伍佰万元的美梦(4)

    夏七七还在回忆自己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遇上这么狗屎剧的人生,黑色宝马已经在C市郊外的别墅区停下来了。

    趁着父母出门旅游,赶紧安置好一切的场景就等他们回来看戏的李敏浩将夏七七交给管家郭真。

    郭真上下打量了一回夏七七,敲了响指,一班穿着整齐的佣人们用专业的微笑呈队列状迎接她走进洗浴室。

    夏七七虽然摸不清楚他们要搞什么名堂,不过如果不照做按照他们的算法,自己得配上一千万。靠!一千万,她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啊!

    “少爷,还有十五分钟。”

    “嗯。”

    李焕获准出去备车。

    李敏浩侧头,唇角弯起好看的笑容,但只是一瞬,他便冷酷地出了别墅。

    郭真不知道李敏浩的全盘计划,只是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作为全国技能考核第一名的顶级管家,履行自己的职责不问主人的私事,是她的基本职业守。为此,她只能尽所能地帮夏七七找到最美的装扮。

    洗浴室。

    夏七七在莫名其妙地进了这幢别墅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丧尽天良”。相比她那不足10㎡的小窝,这100㎡的集洗浴、按摩、美发、美体于一起的洗浴室真真正正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有钱人。而且听佣人说,这还只是供家人使用的,若是举办PRATY,楼下的400㎡的美容室便会对来宾开放。

    真是……真是……为富不仁啊!

    全国多少有志青年,多少像她这样才出校门的大学生还找不到房子住,有的几个人合租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到了夏天没空调,到了冬天没暖气的。这种生活他们这些富贵人家怎么懂得?

    夏七七一边心里不平地咒骂,一边被佣人引接到了按摩上,被脱掉了鞋。

    “呃,那个……呵呵。”

    动什么都别动她的鞋,因为……

    “咳咳。”

    郭真抵住鼻尖,对那两个已经被熏得有点迷糊了的小女佣说道:“你们去把泡脚的精油拿来。”

    “真不好意思。”夏七七窘迫地立起,对郭真歉意地笑笑:“因为要洗衣服,所以……”

    她赶忙把袜子穿起来。

    郭真抿抿嘴唇,客的语气依旧不变。

    “小姐不必担心,我们使用的精油是国际顶级的。”

    “哦……呵呵,那麻烦了。”

    她坐在上,趁郭真配比精油和水的时候,打量了这间私人私人洗浴室。黑白相间的小正方形琉璃块拼成不规则的花色覆盖墙面,除了进房的一面,其他三面墙都装上了很漂亮的落地长镜。洗漱台是汉白玉砖整块雕砌而成,台面用黑色大理石压制,颜色同整间房子的布置很搭配。但是因为一些很小巧的绿色植物,和柔和的淡黄色灯光,所以即使黑白色也不会显得死气沉沉的。

    夏七七心想,以后只要这么一间房子给自己住也就可以了。这种装修还不错呀,颜色也布置得不错,但是后的话,她觉得还应该要再放些彩色的花卉植物才更好。

    郭真调配好水温之后,帮夏七七把袜子脱了。刚要动手,夏七七一惊,连忙拨开她的手。

    “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要弄脏你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扯掉两只臭袜子,把脚伸进水里。

    “哇,好香啊!是薰衣草么?”

    “这是法国普罗旺斯的顶级薰衣草精油,睡前泡一泡有助于睡眠,也能帮助去除足疾。”郭真见她有点不专业地洗脚方式,还把水溅了一地,专业的素养让她忍不住俯把手伸进了水里。

    “啊啊!你别这样,我自己来。”

    “放心好了,我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郭真微笑道,仔细将她的脚揉搓起来。

    夏七七见她很坚持,而且也不像李敏浩那样难以亲近,也就随郭真了。

    看来是许久没有好好地洗过脚了。这……郭真的目光锁定在夏七七的脚趾上,一块脚指甲让人心悸地缺了一半。

    她想起很久以前,年迈的父亲也是这样。那个时候,她还在偏僻的农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每天就是跟随父亲上山下田。长久泡在农田里的脚比眼前的这双脚还粗糙。

    她也是从农村里出来闯的女孩儿?

    “这里疼吗?”

    “有时候还会疼。”

    “怎么弄成这样的?”

    “哦,去年夏天在学校里不知道被什么咬了,然后肿了好大一块水泡,后来把水泡戳破了结了痂就变成这样了。”

    “以后小心点儿。”

    终究不是素素。

    她收起心里的惆怅和难过,恢复了专业的表。继续为夏七七改头换面。

    两个小时后。

    夏七七焕然一新跟脱了一层皮地立在落地镜的前面。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漂亮。原本已经不卷的长发又被恢复吹成大波搭在两侧,油腻腻的刘海刚好齐眉,露出漂亮的大眼睛,一真丝的白色荷叶边长裙裹住小巧纤瘦的材。

    “好可呀!”

    女佣们的声音或许有点夸张了,可确实是可,看不出一个25岁的大龄女青年居然还能有17岁的长相。

    郭真有些恍惚,她像姐姐一样亲切地拢住夏七七的肩膀,将她带到正厅等李敏浩回来观察后的指示。

    又过了两小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

    郭真让女佣们都下去睡了,自己陪着夏七七等李敏浩。

    响亮的皮鞋声渐行渐近,郭真瞧了一眼早就累得睡着了的夏七七。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叫醒她。

    “少爷。”

    “嘘——”

    李焕扶住李敏浩的肩膀,对郭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少爷喝了很多酒。”

    “那她……”

    郭真闪,将视线投向沙发上的夏七七,自己也有些惊讶了。

    没有她的照看,夏七七那流氓一样的本就暴露出来了。一条腿搭上了沙发背靠,一条腿半边已经伸出了沙发。本来就短的裙子因为这样的动作缩到了大腿根,再乱动一下就曝光了。

    李焕红着脸忙将眼睛撇开。

    李敏浩觉察不对,耷拉在李焕前的脑袋动了动,睁开眼看到一双腿,那头长发垂落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一边。

    松松软软的长发,像某个夏天曾经拂过他面庞的温柔。可那个人却在时间的流逝和社会的阅历中一点一点消失不见……

    “把她……我房里……”

重要声明:小说《彩梦奇缘:我家总裁是骗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