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满月酒

    火天说“这个,我要藏着,掖着,等我家九妹长大及笄,要出阁的时候,我再宣布天下,到时候气的他那个老匹夫眼珠子都掉下来!哼!!”火天给了接生婆一笔很乐观的封口费,要是她敢说出去,他火府就要她好看!接生婆也不傻,这个火府的是小姐,还是少爷的,又不关她什么事,这么多钱,她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所以,她也聪明的,拿着钱,连夜就搬家,离开了清文城。她怕火府反悔,到时候钱就没有了!

    这不,亦家就以为火家也生了儿子。

    亦天瞪了一眼发喜饼的家丁,冷哼“有什么了不起,不也生了一个儿子,还比我儿晚出生一个时辰呢。”

    火泪影的满月酒,席开五百桌,喝的是人仰马翻。还有不少是赶场子的,从亦家喝的来的,也有从这边喝了到亦家去喝喜酒的。

    不过,这次,两家人生的老九,一个是正室所出,一个却是侧室所出。

    在这个事上,整个清文城的人都已经亦家输在了这个上面。而不是火家生了千金的原因!

    还有一件事,说来也怪!火泪影满月酒的那天,天空上飞来了无数的喜鹊,叽叽喳喳的,围着那个火家是不愿意离去,黑压压的一片,轰动整个江南。

    亦家亦天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看着那城西满天黑,恨不得拿弹弓全都给下来。

    还有一只喜鹊飞到了火泪影的边,围着她飞了几圈才带领着群雀离开。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的,最后演变成火泪影是雀神投胎!

    望着那满天的喜鹊,红袍男子带着面具的脸上淡淡的扬起了笑意,眼眸中是无尽的意。宝贝,快快长大。

    扬起的红袍转离去,跟着边的黑衣男子紧锁的冷眸,看了一眼那满天的喜鹊,快步的跟了上去。

    火泪影想滴汗的说一声,她是狐狸精,她不是那只破鸟。可是,她无法抗议,她已经变成神乎其神的。

    从那天起,火家的生意是更红火,不仅仅是江南有名的富商了,连着几个读书想出人头地,在官场上走马上任的几位,也都势如破竹般一个接一个的中举。

    这不,秋考的时候,老四,老五,接老六的,一个个的变成秀才,过乡试的。

    寒窗苦读十年,连考三次都没有过,火泪影一出生,家中就一炮三响。

    从此,火泪影在火家众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幸运星。

    在满月酒上,火泪影见到了传说中的八位哥哥,除了八哥有点man之外,老四,老五,老六书生气点,其他的都跟她那个爹一个德行,全都是满的铜臭味。

    再加上那些个哥哥的娶的妻子,纳的妾,还有生的儿子,火泪影感叹,他们这一大家子,人口还不是普通的多啊。可是,让火泪影不怎么理解的是,自己的七哥怎么没有出现?似乎家里也没有人在乎七哥在不在?她出生这么多天了,今天是见齐了七个哥哥,唯独差了七哥这一号人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火泪影有些不解,不过没办法,她现在无法开口问啊!

重要声明:小说《毒步天下之少年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