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赤阳 书名:千爱于身
    李常乐一口气冲上了醉花楼的二楼,我们的常乐同学急的是满头大汗,因为每个房间都有人,他再不想个地方躲起来,这次估计就跑不掉了。直到跑到走廊的尽头,才发现一个空房间,立即躲了进去关上门。这里看上去应该是姑娘的闺房,房子中间由一道珠帘隔着,里面是就寝的具,柜子什么的,的千前面还有一架古筝。珠帘的外面有一个圆桌,桌上放着茶水,应该是客人喝茶听曲的地方,常乐一摸桌上的茶水,还是温的,逛了那么久的街刚才又跑的很急,口渴的常乐同学抱着茶壶就喝了起来。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赶紧把茶壶放回原位,躲到珠帘里面的箱子里去了。

    话说这赛梅香在上次刘慕星走后很是后悔没有抓住机会,气愤的把所有旧的珠花都扔了。所以这次听说刘慕星要再来,把自己从里到外的都换了新的,连家具摆设也都换成了新的,自己还准备亲自去外面迎接。临出去前想起妈妈嘱咐的话,男人来这种地方都是图个乐子的,光靠弹几个小曲是留不住的,只有让他们的心都愉悦到了,这以后的恩泽呀,才会源源不断。想到这里,赛梅香从袖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妈妈给的小纸包,把里面的东西小心的倒进茶壶里,把茶壶里的水摇均匀了,这才出去。

    。。。。。。

    经过这几天的修正,刘慕星脖子上被常乐掉出来的伤痕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们的刘同学的心绪也平复了很多。所以今天又想起来自己包下来的花魁,就过来看看了。赛梅香把刘慕星迎进自己的屋子,不折痕迹的给刘慕星倒了一杯茶水递到手边。

    “公子一路过来辛苦了,先喝杯茶解解渴吧”看着刘慕星端着茶赛梅香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到嗓子眼儿上了。其实刘慕星同学十二岁就开始接手家业走南闯北的,这点东西一闻就知道了,可这会子我们的刘同学看到摆饰品的桌子上一对陶瓷的鲤鱼,看到鱼呢,就想到钓鱼,想到钓鱼呢就想到自己被某人的鱼钩钓了脖子,一阵烦闷顺手就将手里的一杯子水全部喝下去了。

    看着喝了茶水的刘慕星,赛梅香心里一阵窃喜,又给刘慕星倒了第二杯,这时有人推开了房门,来人正是纠结了半天才进来找人的越风保镖。看着里面你我浓的两人,越风头也不敢抬的连声道歉说走错了红着脸退了出去。

    刘慕星端起茶水准备再喝的时候眉头一皱,把茶水放了回去,狠狠的看着塞梅香冷哼一声“哼,你居然给本公子下药?”

    赛梅香下的脸色变了又变,突然一阵磬香传来,赛梅香直接晕了过去,刘慕星腿脚发软的倒在了椅子上。

    “何方神圣,竟敢暗算我刘慕星”已经全无力的刘慕星警惕的看着四周。

    “嘿嘿,本大侠对天下第一富的刘公子不感兴趣,只对美人感兴趣”采花贼花惜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一边说话一边把赛梅香的脸翻过来看了一眼“长的一般嘛,还花魁呢,看在那可的小娘子推荐你的份上本大侠就勉强把你收了”说着抱起赛梅香就要离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走了回来,把赛梅香放在一边,走过去就把刘慕星的腰带解了把人往上拉。

    “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不要碰本公子,不然你会后悔的”刘慕星脸色苍白,无力的挣扎着。

    “放心,本大侠说了对你不感兴趣,本大侠就像看看中了药又解不了的话会是什么结果”说着就用刘慕星的腰带把他拴在栏上后抱着美人就走了。

    在箱子里的常乐同学觉得自己越来越都快透不过气来了,终于外面没声了,赶紧打开箱子爬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了两只手被绑在上的刘慕星,便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千爱于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