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春药是一件很俗的事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赤阳 书名:千爱于身
    银衣男子用轻功抱着晕过去的常乐,几纵几跳的就飞进了一个外面看上去很普通,但里面却很豪华的小院。

    在银衣男抱着常乐进院子的时候我们的常乐同学就悠悠的转醒,只是眼神很迷离,脸颊通红。

    “唔,好。。。。”燥中的常乐同学开始撕扯自己的衣衫,想着脱掉了可能会轻松一点。刚开始银衣男子只当是他真的,就由着他。可是当常乐同学不停的忘自己上蹭的时候,不停的拉扯着两人衣服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某人中药了。银衣男一个眼色,宅子里的手下都低着头回避不去看他怀里已经袒露膛的人儿了。废话,宫主的人,敢多看一眼不是找死么。

    等银衣男把常乐抱到卧室的时候,常乐就脱的只剩下里衣了。连银衣男的衣服也被扯开了,我们的常乐同学像是找到了解的冰块,一下就蹭了过去,缠着就不放,在银衣男口一阵乱啃,让银衣男也呼吸急促起来了。

    “嗯,疼,你轻点,”银衣男一声闷哼,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因为我们的常乐就是调皮,中了药都很可,把人家的口的小果果当冰棍又吸又咬。

    “妻主大人就是要南云服侍,也不要这么心急呀?”银衣男的双眸已经染上了**的色彩,下腹也开始燥起来。

    我们的常乐小朋友哪里管他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全,下腹好像有一团火似的急着想要窜出,上下两除二就脱掉了两人最后的障碍,手脚备用的贴了过去上下其手,是呀,说个毛线,解决问题才是硬道理。

    银衣男的**也越来越高涨,抱起常乐扔到上,翻就压了上去,看着**中的美人,狠狠的吻了下去,然后是脸颊、耳朵、脖颈、又在前种了很多小草莓。。。。。

    “乖,乐儿,就让你的南云夫君第一个来服侍你吧,”看着手脚并用的缠着自己的某人,银衣男也早就是火难耐,但他知道还不行“不要着急,现在要做点准备工作,不然你清醒了过来会埋怨夫君的”说着顺手从头的柜子里翻出了一盒润滑的膏药,往某人的后面抹了过去,并用手指慢慢的探进去坐着准备工作。。。。

    “我的妻主大人,就让南云来做你这里的第一人吧,希望将来还能做你真正的第一人,你醒了可不要不认账噢”说罢早已大汗淋漓的银衣男将自己的早已肿胀的不行的**对准就用力一,进入了我们的常乐同学。

    “嗯”传来了两闷哼,一个是常乐痛苦的哼叫,一个是某银衣男享受的宣泄。

    “放松,乐儿,放松,这样会更痛的,”银衣男一边轻吻着常乐让他放松接受自己,下面也毫不含糊用力一全部进去并开始抽动了起来。

    院子里的男人门听到房里的呻吟声,一个个的都喉头滚动,下腹招惹,可就这样,也没有人敢去关那卧室的房门。可怜的一群娃们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个角落自我解决了。

    房里此起彼伏的呻吟越来越大,常乐也从最初的不适变为了舒爽,毕竟是中了药,两人都似火的耕耘了很久很久,终于在**的极致一起释放了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千爱于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