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朝华外跪满了本该随伺候的宫人,只因今静妃娘娘练舞的时候不慎从华柱上摔下,年代久远的华柱莫名的坍塌,狠狠的砸在了静妃上,吓坏了边陪同的婢女,急忙传召太医医治,辰王听闻也亲自到朝华看望静妃,一宫子的人,没有敢起伺候的,心惊胆战的在宫外跪成了几排。

    “陛下”宫里医术最高明的陈太医小心的看着辰王的脸色,心里虽然害怕,也不敢隐瞒实

    “说。”沉默不语的辰王此时脸上未有任何表,让人无法揣测。

    “回陛下,静妃娘娘的腿...怕是以后再也无法跳舞。腰椎也有严重的变形,恐怕还要休养好一段时间。”

    上昏迷不醒的静妃额上流着细细的汗珠,不停的梦呓着,样子很是可怜。

    “王上,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说。”

    “老臣听说静妃娘娘很快就要被封为未来的王后,老臣不敢随便揣测什么,只是这实在太巧合了。”

    赐了凤凰台就是要封后?辰王的嘴角露出一丝嘲笑之意。辰太王独宠吉辰王后,晚年更是无视其他妃嫔,若不是他是宫里唯一的男孩,王上的位子又岂会是他的。可怜母妃一生恋父王,却连死,他的父王都不肯移驾一步,宁愿守着凤凰台,守着吉辰王后。

    这凤凰台对他而言,岂有如此珍贵。

    “王上,玄贵妃娘娘求见。”

    “传”

    步态翩翩的玄若仟低着头走到了辰王面前,恭敬的行了礼。

    “妃真是多不见。”没有多看她一眼,辰王故意轻抚静妃的额头,忽略心里对她的感觉。

    “请王上封妹妹为后。”

    不轻不重的言语却让辰王不由的皱了俊眉。

    “似乎贵妃并没有资格对本王说这些,就是要表现自己的大度,也要看看先下适不适合。”

    “陛下,现在可是十万火急,本宫辅助陛下管理后宫,就是要后宫和睦,可是刚刚竟然有人对本宫说华柱被人做了手脚,”

    “放肆,谁这么大胆,本王要杀了她!”

    辰王对静妃如此的在乎让若仟心里隐隐作痛,

    “现在不能处罚任何人,别说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这后宫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和前朝的事有关系,现在又是辰国处于战事,陛下要安人心。”

    “哦?你倒是会为本王着想,我却记得你是玄国的公主。”她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处处都在为他着想,只是她是玄国公主,有什么理由要辰国战胜玄国。

    “本宫,是辰国的贵妃。”坚定的抬起头,毫不畏惧的看着辰王,那么的心

    “那本王为何又一定要立静妃。”

    “静妃一直都是后宫传言要做王后的,若是平时也罢了,就因为现在不能再舞了,王上仍不嫌弃,还能立为王后才更为后宫众人佩服,必定对王上的心意更甚从前。若是现在改立他人,那么难免有人会说陛下只看外在,一旦没有用处就弃之糟糠。”

    “好,玄贵妃如此明事理,本王就随了你的意,本王就封静妃为王后!”

    看不出他任何的绪,若仟也害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全然崩溃,立刻请辞回宫。

    王上真的赐了那个人王后!惊讶不已的愉妃久久未能从愤怒的绪中走出,一宫的人全都大气不敢出,从刚刚王上边的侍从宣了旨开始,娘娘就再没有任何动作。暴风雨的前兆都是平静的。

    “巧兰留下,都下去”

    “是”一行宫人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巧兰,让她自作聪明在娘娘面前多话,现在看她还能不能自圆其说。

    “你还有什么话说!”怒不可遏的瞪着巧兰,愉妃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娘娘不必着急,娘娘,您忘了,您还没有修书。”巧兰倒是一副稳胜券的样子。

    “修书有什么用,那个人连舞都不能跳了,王上还要封她,本宫就是修书又有何用!”

    “娘娘,正如您所说,静妃什么都没有了,长相一般,份低微,如今更是没有了任何可以引人注意的资本,还有什么资格做王后娘娘呢。”

    “有没有资格,那是皇上的一句话,又不是本宫说的算的。”

    “可是娘娘就有了理由,现在莫国才能明正言顺的让王上立您,除了您还有谁有资格。”

    “这倒是有几分道理。”刚刚还在怒火中烧的愉妃,下一秒却如久久未遇甘霖的人遇到了救命的水,眉眼间皆是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