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已是深秋时节,夜晚的风还是透着少许寒气。已经在书房外等了2个时辰的纪柔感到微微有些凉意,莫不是今晚又留宿了王妃那...纪柔这么想着,却也万万不敢打扰他们,那的苦头,她不想再有第二次。

    始终王妃都是他真正着的人,无论孰对孰错,都是她的不是。

    默默的转准备离开,却见到一双清澈温润的眸子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是,那的大夫?纪柔小心翼翼的做了个揖,对那在夜月阁的无理很是愧疚。

    “这么晚了,在等澈吗?”含笑的眸子似乎没有一点介意她那的无理,反而看上去心极好。

    清素的小脸没有一点多余的修饰,反而更显清新脱俗,这华丽的王府倒像极了她的陪衬。衣服不再是前几退了色的模样,虽没有色彩绚丽,但也是极为雅致,清新宜人,这样的夜晚,纪柔一白色锦裙,裙角绣着浅浅的白菊,借着灯笼的微光,隐隐可显。

    “王爷今晚似乎不在...您也来找王爷吗?"纪柔的话语极为谦和,似乎有意与简文墨保持距离。

    不喜欢她刻意的疏远,简文墨离她更近了些,不容她退后,他轻轻的附在她的耳边说“你可以叫我文墨。”

    陌生男子的气息让纪柔红了脸,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不想看着温文尔雅的白面公子却突然抱住了她。惊的纪柔一时失了神。

    早就想抱她在怀里,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美好,柔弱无骨的子透着淡淡的体香,让人心旷神怡,再也舍不得放手。

    “你这是做什么,大夫,请你放开我!”纪柔惊慌失措的想把他推开,却发现他的怀抱坚如磐石,她微小的力气根本不能撼动他。原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却不想竟是这样一个轻薄的小人。

    “你们在做什么?”不寒而栗的声音不早不晚的正好响起,像极了蓄谋已久的谋。

    趁简文墨一时的分神,急忙逃出来的纪柔,下一秒却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一边的脸颊迅速红肿,嘴角流出少量的血迹。

    左澈问都没问就把责任完全怪在了她的上,纪柔的心猛烈的抽痛着。

    “不关她的事,是我一时不自。”简文墨心疼的看着纪柔红肿的脸颊,手指的印记清晰可见。

    不自?简文墨竟敢对他的女人不自?左澈的拳头不由的紧紧握起。刚刚从朝中回来就在自己的书房前看到这么一幕不堪的画面,让他的颜面何在?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抱在怀中,左澈恨不得想要杀人。

    “真不愧是怀了孽种的女人,果然特别的水杨花。”故意在外人的面前侮辱她,看着她血色尽退的小脸,却没有让自己的心好一些。

    “左澈,我都说了是我的错,你就是要处罚也要明辨是非!”简文墨怒不可遏的对他吼了起来,用那种言语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子,实在可恶。

    “简文墨,我的家事,你最好别管。”从来没有对简文墨如此冷淡的左澈,现在的样子不是一般的可怕。他很讨厌刚刚的一幕,看着她无助的被别人抱在怀里,无法挣脱的样子,惹人怜惜,又引人遐想,而她却是他的女人!

    “左澈”看不惯左澈的偏执,简文墨忍不住对左澈出了手,看似儒雅的简文墨动起手来竟一点也不含糊,招招进取,丝毫不给左澈喘息的机会。左澈熟识简文墨的武功,但即使手中有剑,也始终未曾拔出,为的是兄弟的意。谁知简文墨却越越狠,招招都像在对他发泄。

    “够了!”气急的左澈猛的用力击中了简文墨的左肩,简文墨却趁机拔出了左澈的剑。

    一剑在手,果然将对方的步步相退。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一旁的纪柔再也无法旁观下去,大声的对两个红了眼的好朋友极力劝阻着。

    “不打了,”听到纪柔的话,简文墨丢开了剑,看着一脸怒气的左澈,白了白眼。

    “该死!”被自己视为兄弟的人为了一个女人而大大出手,让左澈的意识完全被怒火占据。

    “来人,拿箭。”

    下人们已经看的战战兢兢,现在突然听到拿箭,都楞住了。

    “家法第52条,张管家!”左澈几乎是死死盯着纪柔这个罪魁祸首。

    “是是,”颤颤巍巍的张管家赶忙从围观的下人中走了出来,大声的宣读左亲王家的家规“家法第52条,王府女眷,若有红杏出墙者,皆受万箭穿心之苦。”

    万箭穿心?简文墨完全被刚才的话所震惊,不过是他一时的不自尽然给纪柔招来了这么严重的祸事。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