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生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左澈丝毫没有在乎这件衣服究竟是不是偷的,而是她如此清素,让他很是不舒服。

    “既然是别人的,那就还回去吧,我另让人给你送衣服。”他不冷不的出了声,一眼都没有正视那个绿衣丫头。

    他果然还是不相信她,明明早已知道他对自己向来如此,心里还是不由的感到寒冷。

    不想再招惹事非,纪柔顺从的应了左澈“是。”

    之前的李妈妈也说会给她送衣服,可是再也不见她来过这里。

    纪柔也无所谓衣着款式,她本也不愿再踏出夜月阁,再见到他。

    那深深的恋,随着孩子的离去,也消逝了许多。

    看到他,就会想起自己可怜的孩子,无法再向从前一般的恋他。

    话语中只是对待陌生人的语气,左澈很是不快,不仅没有责罚她偷盗之罪,反而还答应赏给她华服,她竟然没有半点喜悦的表

    纪柔不清楚左澈的心思,绿衣丫头可听出来了,王爷这是变相的赏赐纪柔呐。王爷不是一向厌恶夫人的吗,怎么今天反而待她这么好?

    心里郁闷着,嘴上也绝不留“不知那来看夫人的是什么人,下手竟这么重。虽然奴婢份卑微,但好歹也是王府的人,这打狗也要看主人,王爷,您说是不是?”

    故意贬低自己,只是为了博得王爷的同罢了。绿衣丫头的心机倒是颇深。

    左澈原本不想追究,毕竟紫儿也没对他说到这件事,就算是真的,看在纪柔子还这么柔弱的份上,他也不想再计较。能随意出入王府的人,肯定是熟识的人,事闹大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如今他正在气恼纪柔的态度,绿衣丫头又重新拿来说,不由的让左澈的心更坏。你故意这么陌生的对我,就是因为有了新的靠山吗?

    用力的提起她的小脸,让她看着他的眼睛。

    “他是谁?”

    “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知怎的左澈却突然想到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来王府,又没有太多人认识,又来过夜月阁的人。除了他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

    放开了她,左澈知道她没有说谎,紫儿曾经详细的说过简文墨来夜月阁的事,她并不知道他的份也有可能。

    王爷就这么饶了她?绿衣丫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难道府里的传闻不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她也绝不能白白挨着一下。

    “王爷也在?”

    不知何时王妃竟然也来了。

    平里无人关心的夜月阁,今天倒是颇为闹。

    穗芝听说左澈去了夜月阁,已经被冷落多的她心里虽然有怨,但也很清楚在王府中只有依附王爷才会有未来。

    极不愿过来这个狭小的地方占了晦气,还是不得不为了见王爷而来。

    “王妃怎么来了?,子可还好?”左澈看着穗芝的眼神极其温和,一边拉住了她的手。

    “妹妹丧子,我这个做姐姐的就算着肚子也要来看看妹妹不是吗,宋秋,还不快把我给妹妹准备的东西拿来。”

    穗芝后的丫头提着颇有分量的篮子走了过来,精致的竹篮里整齐的放着金银纸钱,小巧的纸衣纸裤,满满的放了一篮。

    “王爷千万不要怪罪穗芝,我只是觉得妹妹的孩子虽然不是王爷的,但好歹都是做母亲的,我能理解妹妹的伤心,故此特意表一表哀思。”

    他的王妃竟然这么善良懂事,左澈突然间对穗芝的份不再那么介怀。当初不是不介怀穗芝的事,只不过为了国家利益,穗芝知道不少内幕,若将她纳为门下,后必定有所益处。而如今,他是真的开始不再那么介怀,更何况她还为他有了孩子。

    “多谢姐姐体恤。”纪柔前去相接,她从心里感谢王妃,若不是王妃,她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金银纸钱,更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祭奠自己的孩子。

    纪柔却没想到这个篮子这么沉,足足是像压着石头似的。出乎预想的轻重,子不小心倾斜了一下,手中的竹篮掉落地上,撒了一地的祭品。

    担心会弄脏给孩子的祭品慌忙去拾捡的纪柔没有注意旁边的男人已经表凝重。

    她是故意的吗?明明是大小刚好的竹篮真的有这么重吗?莫不是对他的怨恨发泄到穗芝的上?连自己孩子的祭品也不顾?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