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浩浩的马车从姚国一路到达京城,带着姚国满满的礼品。

    马上的人已经略显疲惫,整整一个月才说动姚王和本国结盟,若不是抱着必定成功的信念,左澈早就回京城了,一别一个多月,心里竟是对她的思念。是因为愧疚才会经常想起她吗?左澈自嘲的笑了一下。

    是送别时同样的场景,王妃和纪柔都在门口迎接。她虽然站在后面,左澈却是一眼看见她,还是很瘦,只是气色好了很多。也敢偶尔的打量他一下了。看着她想看又只敢偷看的眼神,左澈不由的笑了。看见她竟是那么开心的事。

    穗芝怎么会看不出左澈的表,从刚刚就一直无视自己,却一直都在看着那个女人,她就真的那么好么,让每个男人都难以自拔。

    “澈,屋里备下了酒,快进屋吧。”故意暧昧的挽着他的衣袖,从纪柔边擦过,没有一点停留。

    纪柔跟着他们,不敢太近,也不敢太远。

    穗芝用余光偷偷打量着纪柔走路时飘动的锦帛,慢慢的放慢了脚步,故意毫不知的踩了上去。

    “啊”她有意向前摔,但她也很清楚左澈就在边,她断然不会出任何事。果然左澈迅速的抱住了她。狠狠的瞪向了后面。又是她。左澈的眉微微皱了皱,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第一天回来,真的不想对她做什么。

    后面的小人惊慌失措的站着不敢移步,她不知道为何王妃会踩上自己的锦帛。

    看出左澈想大事化小的表,穗芝自然不会愿意,冒着伤害孩子的危险,怎么能这么容易放过她

    “妹妹,你不是已经知道我腹中孩儿的事吗,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呢,我在前面无法注意到你,你也应该小心点啊。”

    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这个消息却一点都没让左澈感到高兴,只是纪柔有意也好无意也好,自然都要略作惩戒,凡事都要以子嗣为重。

    “让夫人在院中跪一时辰。”面无表的宣判,再没回头。

    她不是有意的绝不是,她也不知道王妃有孕的事。只是她也知道没有人会相信她。不过是一个时辰罢了,对她而言真算是轻的了。

    “澈,这又何必,妹妹只是不小心罢了,我都没有怪她。”

    “她差点伤了你的胎,就该受到惩罚。”

    没有穗芝预想中左澈的高兴,让她有些失望,可是不管他喜不喜欢这个孩子,在这个孩子和纪柔之间,他也作出了选择,不是么。这个孩子果然是应该留下的。

    烈当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那,正厅里是碰杯的声音,这才是第一天,遗忘的记忆不由的跳了出来,已经一个多月

    ,她以为都忘了的事又再一次跳出来提醒她。

    最近子很是异常,经常想要睡觉,无缘无故的呕吐,现在才刚跪了一会,就觉得头昏眼花。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人酒足饭饱,居高临下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她,“起来吧,王妃怀着孕,要格外小心。”语气没有很严厉,但在她脑子里却乱哄哄的,仿佛有人说可以起来了。

    强撑着起来,没想到脚下一软,眼前就突然漆黑一片。

    她也有孕了?左澈从未如此的雀跃过,她的孩子,是她和他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会是怎样的可,活泼。

    穗芝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她竟然也怀孕了,还有2个多月了,竟然在她之前?!她绝对不能忍受,她好不容易保下来的孩子竟然不是长子?怎么可能,那她那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不可以,绝不可以。

    “王爷,真是天大的好事。”穗芝使劲的在脸上拉扯着微笑。左澈没有说话,却是一脸的喜悦。真是天壤的差别,知道自己怀孕就毫不在意,知道她怀孕就开心成这样,就冲你的喜悦,这个孩子也留不得。

    “哎呀,王爷,不对啊”

    “怎么了?”

    “我知道王爷高兴双喜临门,可是也要真的是王爷的孩子才是喜事,妹妹的子细细推算,是那在柴房之中的事。莫非是王爷?”偷偷的打量着他的眼神,虽然穗芝也不敢肯定是别人的,而且极有可能就是王爷的,但她也要试试,不能放弃一点机会。

    是啊,柴房之中,他很清楚是他的孩子没错,可是她不知道。如果承认这个孩子也就是承认他骗了她,不承认,那他亲生的儿子要以怎样的份活在王府,要受到多少不该他忍受的非议。

    “王爷?”见他沉闷不语,穗芝突然觉得有了胜算,难道孩子真的不是王爷的,那就是孽种,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王爷,可要好好想想,万一不是王爷的,那传出去可就不好了。”

    他怎么办,该怎么办,如果告诉纪柔真象,那之前的一切都白做了,她还会怨恨自己这么残忍的对她。一步错,步步错。

    “他,不是我的孩子。”艰难的将这几个字吐出了口,也就宣布了这个孩子的死刑。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