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的一幕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你竟敢走?”惊讶她对自己的反抗,左澈更加的怒火中烧。

    纪柔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径直的走向门外,她什么都听不见,她只想着离开,这种惩罚太过残忍,她不愿意面对,这比鞭打还要难受。

    “你竟敢!”他一点都无法忍受她对他的漠视和忤逆,胆敢他还没开口就敢离开!她是第一次彻底的忤逆他。

    突然被放开的穗芝也变了神,这个男人对她的,不是因为药力,不是因为她的魅惑,更不是他自的**,而只是因为对纪柔的恼怒。他真有这么在乎她吗?

    风口浪尖,穗芝也不敢多话,生怕一个不小心,那个冷冽的男人会将怒火转移到她的上,倒不如顺着他,静观其变。

    已是暴怒的左澈扯住纪柔的手臂再一次摔倒冰凉的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我再说一次,你给我好好的抬起头看个够,以后不许在偷窥王妃,听清楚了吗?”

    还想着简文墨的话,不想真正的对她发火,若是她聪明,现在乖乖的听他的话,他也不想在这里对她做些什么。

    谁知一向温顺的纪柔竟然看着他拼命的摇头,

    “不要,我不要看,你让我走,我求求你让我走。”

    很好,她再一次胆大包天的忤逆他,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倔强的小人,独自从冰冷的地上企图爬起来离开,谁知刚刚才站起来,就被人生硬的拉住了脚踝。

    “我再和你说一次,你给我好好呆着。”三番四次的容忍,已经快要达到极限,若不是真的不想伤害她,左澈可能早就对她做出了惩罚。

    “我不要,我不要看你和别的女人...啊!”还没等说出亲那两个字,脚上就传来了刺骨的疼痛,他竟然用力的扯断了她的脚踝。

    她再一次的受到了教训,记忆并没有因为她刚才的反抗而忘怀,反而刚才被严重的提醒了。

    痛的说不出话,她又缩到了角落,不敢呻吟,不敢说话。

    她又露出了害怕的表,左澈皱了皱眉。明明不想这么对她,却还是这么做了。既然做了就一定要你印象深刻,从今往后再不敢忤逆。

    再一次的抱住了穗芝,手指轻柔的抚她的子,虽然材曼妙,但却不似纪柔绸缎般的光滑。

    只是轻缓的抚,穗芝却极想燃起他的**,故意放大了声音,她不在乎是不是在纪柔面前,只要能得到她想要的,那就可以了。

    他那么温柔的对王妃,却残忍的扯断她的脚。他相信王妃的话,却给了她一记耳光。心,好痛。这是多少次的疼痛?会不会疼着疼着就麻木了?

    男人在上加快了速度,上的女人大声放肆的喘着。两个人竟然这么赤‘的在她面前做那种事。

    这才是真正的夫妻之礼吧,时而温柔,时而狂

    而她不配,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像穗芝这样被温柔的对待过,她没有过,也不配有。脚上的疼痛竟比不上心里的苦。

    忽视地上小人和自己的内心,一味的发泄着,没有真正的快感,折磨别人也是在折磨自己。

    终于可以结束这一切了,直觉上左澈不想在穗芝的体内留下什么,正出来,却被穗芝看出,拼命的盘住他的腰,让他在里面洒下种子。既然已经做了,自然要得到自己最想要的。

    纪柔愣愣的看着他们,看着他在她体里激的那一幕,忘记了疼痛。

    她不想看,这一幕,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他那么温柔看着王妃的神,轻缓柔和的动作。与对待她是天壤之别。

    若不再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

    忘记吧,忘记这一切。

    左澈的心里是无尽的空虚感,她听话的把这一幕全都看了下去,眼神里的委屈痛苦,到最后竟只剩下呆滞。

    他突然感到异常后悔,心很是烦躁

    “你看够了,就滚吧。”像是发泄似的冲她吼叫。

    地上的小人闻声,只是默默的爬起来,一只脚根本就无法行走,可她却像毫不在意一般,拖着那只脚,偶尔还用上力,加重了她的伤势。

    疼痛也没能让她发出一点声音,也许她隐忍的习惯了,也知道,这里没有任何人会关心她,保护她。

    上的那个她着的男人,只会折磨她,羞辱她。

    转过,她突然就笑了,梦想与现实真的差的太遥远,幸福于她,越来越遥不可及。

    眼角的泪,落到她弯起的嘴角,那么苦涩。

    左澈曾想过去抱她回青鸾帮她接回骨头,给她的惩罚也够了。却被王妃缠绵的抱住,只能看着她独自离开。

    一个人拖着破烂不堪的子慢慢的渡回去,像是做了一场噩梦,面色苍白的异常。

    黑暗的夜晚,竟没有一颗星星。

    再也不想动了,她就近走到了花园,四周了无人迹,无法再移动的纪柔随便趴在一个冰凉的石头上就睡了过去。

    她好累,好累,她的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远。

    ps:真心的求收藏~~希望友友们可以给我一点鼓励。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