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只是抱着她柔弱无骨的单薄子,那夜进入她体的满足感又不由的浮上了记忆。

    微弱的呻吟,无助的挣扎,只是惩罚的行为,却让他的体突然的灼起来。摧毁你的意识还不够,连带你的体,我都要慢慢毁掉。

    一只手毫无预警的探入她的内衣,握住了她的丰盈,肆意的揉捏起来。纪柔被这一动作惊的叫出了声。“王爷,不要。”水汽蒙蒙的大眼睛无助的看着他,很害怕,又不敢躲开,她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这样的姿势令她觉得很难堪。

    “你可以被别人碰,在别人的下承欢,却不愿意给我吗?”故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抽回了手。她虽然瘦弱,但该丰盈的地方竟一点都没让他失望,柔软的触感,一只手握不住的惑,让分已经有了变化。

    大哥哥那么冰冷的看着她,就像一盆冷水无预计的从头淋下,心都被淋湿了一片。

    “不,不,王爷。”她急想证明自己的心意,不知所措的把左澈的手放在了刚才他触碰的地方,看着她不知所措的行为,他却轻蔑的开了口“连青楼的女子都没有这么急不可耐的。”

    心狠狠的抽痛着,木然的看着地,那么想证明他的心,却被他狠狠的踩在地上,狠狠唾弃。可是是她不配,她已然是个残花败柳,还肯要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专注一点。”左澈用力的抬起了她的小脸,不敢看着他,垂下的眼帘,浓密的睫毛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故意用力的拉扯她的伤口,让她的额上不停的流着冷汗,看着她想说不敢说的表,知道自己可以成功的摧毁她。从心到,都变成他的。

    心里的害怕让纪柔无法专心的面对他的抚,没有顾忌她的干涩,左澈突然进入了她的体。伤口再一次被拉开,痛的再也无法忍受。

    “王,王爷,我,我很痛,可不可以今天不要。”只敢小声的乞求他,希望他能看在她还未健全的样子上放过她。

    “你可以在发烧的时候让别的男人随意进入,我救了你,你就这么报答我吗?”故意冰冷的语气只为了彻底摧毁她。

    不,大哥哥,她不想,她也不想,她只想给他一个人,真的只想给他一个人。如果她有清醒的意识,宁愿一死,也决不让别的男人碰她。可是他的轻蔑让她的心都在抽动。

    靠近纪柔的耳朵,致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告诉我,有几个人进入过你?”

    心痛苦的被撕扯,可怕的记忆一一浮现,挥之不去的噩梦一再的被他残忍的提醒。

    她再也没敢求他,默默的低着头,承受他的凌辱,拼命的咬住唇,想要减轻自己的疼痛。

    粗鲁的动作将她本来结疤的伤口又拉的血迹斑斑,雪白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渍,可是下的小人一句呻吟都没有,只是拼命的忍着。不仅是额头,全都在不停的冒着冷汗。

    心里莫名的躁动起来,本来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放大她的愧疚,让她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反驳,可是真的看见她拼命隐忍的样子又让左澈的心里空了一块,究竟这么做,我是不是对了?

    最后的冲刺,让纪柔终于再一次进入无止尽的黑暗。

    又是血迹斑斑的子,虽然换了衣服但新换的衣服上还是难免沾上了血迹。大夫摇了摇头,上的小人又是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的呓语,不停地只有一个词,左王爷就是听见这个词后才愤怒的离开这里,

    可是王爷再怎么不自也不能对她做这种事,旧伤未好,新伤又添了许多,嘴角尽是血迹,应该是默默隐忍的结果。这个纪夫人不是一般的可怜,在这样下去几次,就是他也会无力回天。看惯了生老病死,但这样的场景还是让大夫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竟然还在想别的男人!愤怒的一拳震落了树上的叶。难道刚才的行为还是没有摧毁她的意识吗?还是没能让她心里只有他一个人吗?他到底还要对她怎么做才行?

    让她梦里喊着他的名字,而不是只有‘大哥哥’那三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