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做好姐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欢乐的吹奏声,浩浩的队伍从简府赶往左府

    既然许了她婚宴,又要对她进行保护,左澈决定不如就让这京城所有人都知道穗芝是他左澈的女人,是左府将要过门的妃子。

    坐在轿中的穗芝掀开了轿帘,毫不忌讳的让人们看到她的颜。

    醉红楼的歌女又如何,左府的二世子又如何,传闻连纪府都看不上的左二公子,将来的左亲王,还不是一样娶了她入门。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她只要她想,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做不到的事。

    今天左府似乎格外闹,只能呆在夜月阁的纪柔也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工匠们钉木头的东西,下人们喧闹的声音。

    正在纪柔奇怪的时候,经常来给她送饭的下人紫儿突然出现,送饭的时辰似乎还没到...不容纪柔多想,紫儿招呼了其他两个婢女开始给纪柔梳妆打扮起来。

    “是不是府上有什么事?”纪柔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今天是左府恭娶新娘,是大喜事,姑娘不就是来冲喜的吗?”紫儿没有开口,旁边一位粉衣女子没好气的接了话茬,谁都知道纪柔不受左澈待见,又是冲喜新娘,在左府地位还不如一位下人,自然对她不必太客气。

    纪柔丝毫不在意她的嘲讽,只是今天终于能见左澈,心里免不了喜悦。

    只是很简单的打扮了一下纪柔便被她们拉去了门口,王府里张灯结彩,贴满了大红喜字,连大堂都被翻新了一番,谁都看得出王府主人对新娘的重视。

    纪柔甜甜的笑了,就算这几左澈没有见她,但依然很在乎她的,是不是。

    感觉到她的开心,旁边的侍女无一不露出了轻蔑的神,漂亮又如何,还不是地位低下,做不成夫人,只能是个小妾。

    吹打的声音越来越近,迎亲的马车已经可以看见了,马上的新郎英俊拔,不同往的冷淡,却似眉目含

    远远便看见了她,虽然今天也是她的大子,但打扮的极其清秀,几乎没施粉黛,只是晶莹胜雪的肌肤,宛如明月的双眸,丝毫没有让人忽视她的存在,只是今天的她更显纤细,不似前几刚入府的丰腴。

    她的微笑如常,浅浅扬唇,倾国倾城。只是她的笑容让此时左澈觉得似乎被哪里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

    终于等到他下马,纪柔没有像往常一般的听话,而是挣脱了左右侍女,上前迎他。

    “澈,辛苦了。”她低下头小声对他说道,双颊尽是红晕。

    然而,等了半晌都不见他的回应,纪柔缓缓的抬起脑袋,却见他从后面的花轿上牵下了一名女子,艳动人,衣着华丽,浓妆艳裹。

    一时脑中一片空白,纪柔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深款款的一起走到她的面前,

    “这位是妹妹吧,真是漂亮,不施粉黛却依然淡雅脱俗。”穗芝也很惊艳她的出尘美丽,竟然如此的天生丽质,如出水芙蓉,清新宜人。

    “哪有你好。”左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可置信的眼神,面色灰白,他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左澈皱了皱眉,用力的扯住了她的腕,“一个贤德的女子是不会妒恨的,你是在对穗芝不满吗?今后她可是你的主子,也是你的姐姐。”

    痛,很痛,不知是心里的痛还是手腕的痛,纪柔觉得天地都在旋转,体的某个部位痛的让她呼吸都很困难,她不由的想到那个晚上做的梦,梦里的人也是这么狠狠的握着她的手腕,毫不留的扯痛她。

    “是。”纪柔第一次觉察到了自己的份,之前下人的蔑视,毫不尊敬的言语,都未能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开心,但是他简单的几个字,让她才突然记得自己不过是个冲喜的新娘,只是个为了冲喜而来的女人罢了,不是他喜欢的人,也不是王府的半个主子,而轿上那个华贵的女人才是。

    “澈,你该弄痛妹妹了。”觉察他们不同常人的眼神,左澈也许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真的丝毫不在乎她,这种势头自然不能让它扩大。

    穗芝轻轻的推了推左澈,接过了被握的已经红肿的柔夷,“没事吧,妹妹。”纪柔回过神看着穗芝温柔的眸子,轻轻的点了点头。“穗姐姐。”

    “这就是了,今后我们可就是好姐妹了。”穗芝故意用力的握了握已经红肿的手踝,脸上却依然温柔的微笑着。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