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来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五,他从来没有踏足过夜月阁一步,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任何的生活,像是根本不存在她这个人。

    趴在夜月阁的窗台上,纪柔静静的看着月亮,眼睛有些疼痛。

    原来即使只是看着月亮,看久了也会难受。

    屋里很安静,静的连微风偶尔吹过的声音都能听见,没有下人伺候,只是每天三餐都有人带给她,洗澡都要自己亲力亲为,

    偶尔张吉会来看看她,带个口信,关于他的消息,一点点的消息。

    她听说他已经3都没回府,她想他应该很忙,不然怎么会一次都不来看她。

    他会不会偶尔也想到她,像她这样...

    夜月阁虽然偏僻也极小,但是环境确实很清幽舒适,尤其是夜晚,确实是个赏月的绝佳地方,澈,真的喜欢她,不然怎么会按她的喜好安排了这里,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趴在窗台的纪柔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似乎有个人抱着她轻轻的放到了上。

    这个女人,左澈看着她恬静的睡相竟然一时有些难以明状的感觉,明明是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不让她与人聊天,不让她随意出去,根本就是变相的软,还以为会看见她偷偷哭泣的蠢样子,谁知竟然在窗台傻笑着睡过去了。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又是为什么要嫁进来?左澈觉得有些疑惑,只是为了王妃的位子,显然又不太像,难道有什么谋,纪月先是勾yin大哥,然后害死他,再把自己的亲妹妹送进来冲喜,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唔,大哥哥...大哥哥..."

    他在那里,微笑着说,柔儿,我的好妻子...可是他却越来越远。

    “不要走,不要走..."

    不断的梦呓,让铺旁边的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哥哥?她还有个大哥哥?她喜欢那个男人?

    莫名的愤怒让他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唔唔..呼吸变的困难的纪柔突然从梦里惊醒,惊慌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奋力的想要推开他。

    “你是谁,你做什么,救..”没等她说完,刚刚才挣脱一瞬的唇,下一秒又立刻被陌生的男气息霸占。

    恐惧害怕的眼里流出了泪。她哭了?左澈的心没来由的一紧,脸颊是湿润的触感。

    她的味道太美,美得让人不舍离去,竟不知不觉的吻了许久,子也开始发烫,他想要她。

    他要她,左澈的心在疯狂的呐喊,她是他的女人,他当然随时都可以侵入。

    “大哥哥,救我。”突如其来的求救声让左澈瞬间清醒,手的力道也开始加重。

    大哥哥,大哥哥,谁是你的大哥哥。

    失去理智用力的抓住她胡乱挣扎的小手,让上的小人儿倒抽了一口冷气,手腕好痛,纪柔从未像现在这么害怕,手腕好痛,好痛,痛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眼前却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这一定是里屋,不然怎么会没有一丝月光。可是除了用尽全力拼命的挣扎,她无计可施。

    “大哥哥.."手腕突然剧烈地疼痛,让纪柔慢慢的失去知觉,像是短暂的解脱。

    感到怀里的小人慢慢的软了下来,连哭声也没有了,左澈突然开始有些发慌,

    刚才,刚才好像听见“咔”的一声,莫不是手腕被他硬生生的折断了。

    点上烛火,左澈帮纪柔细细查看,晶莹粉嫩的唇此时已经红肿不堪,额上泛着细细的汗珠,手腕软软的搭在上。

    是骨折了,左澈用力的拉直了纪柔的手腕,迅速的接了回去。

    “啊”又是一声痛苦的叫声,玉手的主人就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中。

    左澈也是一头的细汗,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奇怪,他左澈向来洁自好,这样的事断断只有这一次,

    为什么会对这仇人的妹妹如此难以控制,一定有问题。

    那个大哥哥,想到纪柔梦里喃喃而语的那个男人,左澈就觉得愤怒的火焰在体内燃烧,若不是折损了她的手腕,就是现在要了她又如何。

    没关系,来方长,纪柔,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