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左府,未善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既已决定,次便上了左府的轿,没有为她下聘,没有派人迎亲,甚至连新郎都没有出现,只是孤零零的一辆马车,一个马夫,在路边等她,

    姐姐说因为姐夫的事不愿在京城继续呆下去,想要出外散心,完全姐夫的梦想。

    独自一人收拾好简单的行装纪柔便上了左府的轿。但是她却觉得幸福,坐在里面,心里是对将来满满幸福的幻想。

    她终于还是做了他的妻,梦里的景象成为了现实,那么凤冠霞帔,风光体面又如何呢,有什么能比的上她心里惦记了3年的那个人,那个人在树下对着她温柔的微笑,百花绽放。

    “世子妃,到了。”马夫将车停好,下来搀扶纪柔。

    世子妃,姐姐不在左府住,到没有人这么称呼她,她也快忘了姐夫还是亲王世子的份。

    “谢谢。”对马夫甜甜一笑,如风拂面,看的马夫瞬间有些惊艳。

    “进去吧。”纪柔一点都不介意门口没有人接她,只想着一会见了他是怎样的景象,毕竟一晃三年,会不会一切如旧?

    “是,是。”马夫回过神,连忙低头引路去了,院子里很空旷,树木却是长得极好,很是幽静。

    “老夫人被二世子送去了清安寺,为大世子祈福去了,虽然很想和您见见面却不住二世子的劝说。”马夫名唤张吉,是家里管家的侄子,虽说不上什么话,却也为世子妃不值,句句都流露着对世子的不满。

    “这么决定当然是对的,”听出张吉的不满,纪柔自然是要为自己的夫君说话“姐夫的变故,肯定让老夫人备受打击,此时离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必为了我留下来继续伤神。”纪柔温暖的笑容让张吉看的有些呆滞。

    “你就是纪柔?”冷冽的声音像是撕裂了和煦的风图,换上了冬的雪景。

    是他?他竟然在这里等她。纪柔的心忍不住雀跃起来,一别三年,除了更显成熟,他的脸和记忆中的竟不差分毫。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纪柔,根本没有注意到左澈此时的怒气。

    她还敢笑,是他嘲笑他中了她们的圈吗?!她们胆敢害了他哥哥,还拉他下水,这笔账,你以为轻轻送送来享福,那就大错特错了,既然你姐姐逃走了,那你是不是该替你姐姐还账呢?

    本以为故意冷淡的接她会让她十分沮丧,特地在这等着看她一脸丧气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和下人打骂俏起来,这样的笑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让他难看,

    左澈的手不握住了拳,那个笑容,明艳动人,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张吉直直看着她的样子让他觉得十分刺目,

    “澈,”纪柔的脸又立刻红了,轻轻的唤了他的名。

    “皇上已决定赐本王亲王的位分,承袭父亲的爵位,很快就有诏书了,恭喜你了刚入府,就做了王妃。”左澈轻蔑的笑了笑,这女人真是会装,想嫁入左府不就是等着一天么,此刻竟然还没有半点喜悦,怕是不知道在心里憋成什么样子。

    左澈缓步走到纪柔边,一股好闻的男子特有的香味让纪柔的脸越发红润羞涩,只是下一秒一个至寒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本来,是属于哥哥的亲王。”

    不再愿意多说一句,左澈挥了挥手招来了刚才送来她的马夫,“张吉,带她去夜月阁,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还有,”左澈顿了顿,直直的看着王妃清澈如水的眸子

    “王妃,你也不会到处生事的对吗,你会在正式行礼之前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房里,是不是?”表面询问的话语,实则却是近乎命令的语气。

    不明白左澈为何让她觉得有些害怕,但纪柔依然立刻点了点头,有他就好了,能见到他就好了,她不在乎是不是不能出外,也更不会在乎是不是与王府其他人都亲好,只要能时时见到他,那就行了。

    “那就好。”左澈有些意外她的顺从,不过她若能安分守己,那么就还能好好的呆着,相安无事。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