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爱莫离 书名:冷君蚀情
    京城

    繁华的街市中心突然浩浩闯入了一队送亲迎娶的车马,好不壮观

    许久未见新鲜事的百姓连忙围观了起来,争先恐后的想看清新娘的相貌,马上的新郎官淡淡一笑,对边的红衣护卫说道“长夜,路边的百姓每个人都给上喜钱,糖果,她会喜欢。”

    “是”唤名长夜的红衣护卫立刻向左右吩咐了下去。“谢谢大爷,谢谢大爷”百姓们无不高兴,拍手称快。

    “这是谁家娶亲?这么大的排场。”一个小厮正捡钱捡的高兴,不由的好奇起来。

    “这可是堂堂左亲王的长子左郁与纪府大小姐纪月的婚事,能不排场大。”旁边的人也为今天的收获感到兴奋。

    “可是我听说纪老爷与夫人离开京城之后纪府的生意就开始衰落了,似乎也不如从前一般,为何堂堂左大公子还愿意娶她?”

    “这你就不懂了,这京城谁不知道这纪家两位小姐的容貌赛过西施貂蝉,普通男子只见一眼就无法忘怀了,这左家份再显赫,也抵不过这红颜一笑。”

    “哦哦,原来如此,嘿嘿,反正咱今天是赚够了,又可以偷懒好几了。”小厮勒紧了腰带,又急着追马车去了,说不定这后面还有打赏,万万不可现在就中途回去。

    喜字高挂,左府好不喜庆

    “我出去一下,跟老夫人说一声”

    “可是少爷。。。”一旁的家丁不知如何回报,这么大喜的子,二世子竟然还要出门,这要是回报给老夫人,非得到一顿臭骂不可,说不一定还会赏上几棍。

    “阻止不了大哥娶不喜欢的大嫂进门,难道不想见都不行吗?”剑眉星目的男子有些不快,俊朗的脸上挂上了嫌恶的表

    “如实报吧”他本不是喜欢难为下人的人,却也断断不喜欢自己的决定遭到质疑。策马飞奔,只想远远的离开这个是非地。

    “左澈”马上的新郎一眼就看到了急离开的弟弟“你这是要去哪?”似是不巧出门便被撞见

    “本想和大哥一同去郊外散心,可惜大哥有事在”左澈面无表,似乎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

    “连大哥的喜酒都不喝了?”左郁的脸开始沉,这个弟弟太过自我,一点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他倒是习惯了,可是让他的小月怎么去想。“这杯酒一定要喝!不然可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左郁故意说的很严重,这弟弟很是专断目中无人,倘若不严重些,怕是根本劝不回去。

    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左澈的拳头微微握起,调转马头一言不发的向左府奔去。

    大厅宾客满至,贺喜之声此起彼伏,左撤却觉得坐如针扎,无心假意庆贺一个人离开了宴席

    “可恶”左澈狠狠的在院里的树上击出一拳,这门婚事,他从来就没同意过,不过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罢了,家里又是做生意的,纵使家财万贯又如何,份照样低微,堂堂左府大世子,却低人一等的娶她,又为了她威胁自己。

    “实在可恶”又是狠狠一击,,满树的叶纷纷落下,铺成了毯。愤怒之余,背后竟然隐约传来了抽泣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个13岁左右的女娃娃,粉雕玉琢,惹人怜。正看着他努力的吸鼻子,抹眼泪。

    “怎么了”他不知所措的开了口,眼前的小娃娃长的很是精致,陶瓷般的小脸,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拉出伤痕。

    “大哥哥在生气吗?”小女娃一边轻声抽泣一边开了口,清脆的声音很是好听,左澈听的有些出神,似乎什么怒气都没有了,

    “没有,我在练功。”他温柔的笑笑,对她很是喜

    “真的吗?”女娃立刻笑了,直直的看着他,以为他在伤害自己的时候心里那么难过,难过到不知不觉的哭了,原来是虚惊一场,心里的难过一下就不见了。

    小小的纪柔看着他俊逸的脸突然像被火烧一样,双颊烫的厉害,“大哥哥,家里人可能在找我了,我先走了。”纪柔使劲的挥了挥手,一转眼就消失在他的面前。

    是哪家的孩子?左澈有些晃神,不愿意真的去酒席喝酒,连是哪家的孩子都不知道,只是奇怪自己为何没有反感她的打扰,反而还安慰她。

重要声明:小说《冷君蚀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