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章 争斗之艰难成亲路(十六)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

    湖泊上的一座花船甲板上,并排躺着两个人,一个墨黑,一个淡绿,相映成辉。

    天气真好,杜颜羽静静的躺在甲板上,感受微风带来清凉的海风,天地间似乎都是幸福的味道。

    收紧和他十指相握的左手,真的好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船悠悠的在水中飘,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和她两个。

    当时子影带来清的消息,说鼎天元帅离开了九重天,极有可能是下了凡间,让她留心注意的消息。

    对了,鼎天元帅是凉宸现在的封号,自从三次击退魔界来袭之后,他就被上界尊为鼎天元帅。

    杜颜羽得了消息之后,自然非常担心他会突然出现,阻止婚礼。

    本来她是打算在婚礼之前找到凉宸,和他好好谈谈。

    但是清听子影传达的意思之后,立刻就着子影来,表示他的反对。

    他认为凉宸既然在明知道她喜欢沈轻墨的况还向天帝请旨娶她,必然是下定决心要得到她的。

    如果她现在去找凉宸,很可能不但没有说服他,还和自投罗网无异。

    清认为她与其冒险去说服他,还不如先斩后奏的成亲,让他死心,或是让他放手。

    她决定要听清的话,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凉宸真要找她,绝对可以找得到,他手下有个溪奇,她可是见识过他无人能及的千里追踪术。

    她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竟然没有努力修行仙术。

    所有要阻止凉宸来找她没有办法……只能拖。

    她故意装作要在府里办的模样,但其实那只是一个假象,到时候就算凉宸到了府里,也只会看见一个空无人的喜堂。

    她则和沈轻墨在船上举行婚礼。

    一是让人意料不及,二则是因为湖面的不规则动可以造成气息不稳,就算凉宸果真让溪奇来找她,她也可以借由这个来增加溪奇寻找的时间。

    然后最最重要的是清让影子去了魔界,引暂时休战的魔界发起攻击。

    她本来不如此,但是清保证不会这次攻击不会对九重天造成伤害。而且,说她也可以借此来试试凉宸。

    清说如果凉宸没有去九重天,而是来找她,虽然破坏了她的婚礼,但是看在凉宸如此她的份上,她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才对。

    而如果凉宸没有来,那么她不但可以顺利完成婚礼,而且也说明凉宸对她的喜欢不过尔尔。

    结果,他没有来。

    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他没有来。

    杜颜羽终于松了口气。

    他还有比她更重要的,是他的抱负。

    这样也好,对他,她不必那么愧疚难过。

    长长的吐纳了一口,侧的人被她惊动了一下,睁开豁然的双眸,“怎么了?”

    杜颜羽笑着摇摇头,侧枕着他的手臂,眼光闪烁着调皮的颜色,“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是什么时候上我的?”

    沈轻墨闻言,微微一愣,然后轻笑了一声,倾向前,“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我才对。”

    没想到他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微微挑眉,“嗯哼,所以你要告诉我正确答案吗?”

    他轻笑不语,只是缓缓的缓缓地低下头,慢慢的慢慢的靠近她的唇。

    近到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轻柔的扑打在她的鼻梁上。

    他的上传来淡淡的海风的味道,令她不仅有些陶醉,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只是等了良久,都没有见他有什么反应,她不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

    却见沈轻墨抿着嘴,却也遮不住唇边那笑弯了的弧度。

    杜颜羽蹭的红了脸,沈轻墨却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有些脱力的将脸靠在她的额头上。

    杜颜羽气鼓鼓的侧过脸,一把推开他,坐起来。

    沈轻墨见状,赶紧忍了笑,从后抱住她,喟叹一声,“你的反应还是那么可……我想,我就是这样上你的。”

    我想,我就是这样上你的……

    没有任何精美的修饰,不是什么动人的话,只是这样直白,但是却透着深深的诚挚和深,让她的心不快速的跳动几下。

    记忆忽然如泉水般涌来,那次疫病的时候,沈轻墨带她出城,在马车上,他曾今也有这有过这样的举动,难道……

    她兀然抬起眼眸,里面亮晶晶的闪着光芒。

    沈轻墨撩起她耳边的垂发,点点头。

    这回,轮到杜颜羽扑哧笑了出声,“哈哈哈,我那个时候还是个太监诶,你断袖啊……哈哈哈……”

    望着她不顾形象笑的前翻后仰的模样,沈轻墨却愉悦的勾起嘴角,这辈子只要能一直看到她肆无忌惮的笑容,他便觉得一生无憾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