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章 遗落在民间的公主(三)

    沈轻墨!

    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人影便是沈轻墨。

    为了支开晴衣,她将晴衣留在大使馆照顾清。

    自己则寻到大使馆的前院。

    听说,沈轻墨便在那里。

    只是等她过去,前院的下人却说沈轻墨方才,刚刚带着麝月离开。

    她只好又朝门口追去,想着当时和麝月约好要一起回府,她心中多少有些安心。

    沈轻墨知道麝月和她约好,必定会等她的。只是她心中着急,也顾不得许多,拼命朝门口跑去,就像是要追赶一根随时都会逝去的救命稻草。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她扶着门喘了好几口气,也顾不上旁的侍卫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便探出头四处寻找沈轻墨的影。

    只是此刻,大使馆的门口却空无一人,只有一辆孤零零的马车停在路中央,车夫靠着车打盹,马儿却有些不安的踢着蹄子,低低的喷气。

    看着空旷的门口,她愣了一会儿,才低低的道,“马车。”

    她缓缓的往马车走去,看着毫无动静的车厢,她忽然好想回头,越是靠近马车,她越是想要回到大使馆。

    不要再往前走了!

    心有有个声音一直在心中叫嚣着,离马车只剩下一步之遥时,她突然停住脚步,猛然回头。

    回去吧!如果回去,她至少还可以安慰自己,他就在里面。

    她咬牙往回走去,只是还没来得及跨出第一步,就听见后的马夫殷勤的声音,“郡主,你怎么只有一个人?晴衣姑娘呢?”

    心中有个东西猛的往下沉了下去,可她却还要强颜欢笑的回头,“嗯。”

    “郡主是要回府么?”马夫一边扶着杜颜羽上了马车,一边问道。

    杜颜羽只能看着马夫利索的在她眼前,撩开车帘,露出空无一人的车厢。

    “刚才麝月姑娘已经遣人来和小人说过了,她和爷先行回去了。”

    闻言,杜颜羽体僵了僵,才努力抬起沉重的腿,弯腰进了车厢,直到车夫替她放下车帘。

    眼眶中的泪终于忍不住的滑落。

    她努力的仰高头,却止不住眼泪滑落。

    天,有多可笑。

    她,几乎忘记了,当时,她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竟然那么的笃定认为,沈轻墨一定会等她。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的信任沈轻墨对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她,到底是因了什么?竟然会自作多的以为自己会是他的唯一。

    她忘了,最是无帝王家,他,亦是于帝王家,逢场作戏对于他,应该是信手拈来。她怎么就信了他说的“夙愿”两个字。

    她忘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只娶她一人。她怎么就忘了。他于的这个时代,一夫多妻才是平常。

    她忘了,她不该忘了,她的姻缘还没到,他,不是她的良人。

    “沈。轻。墨。”她在手心来来回回的写着这三个字,似是要将这三个字刻进手心。

    直到手心红的发疼,她才终于抑制不住的,将流满眼泪的脸深深的埋进手心中,喉咙底下发出压抑的破碎的哭声。

    沈轻墨,好想恨你。

    但是最后却发现,我,恨不起你。

    心中所有的,不过是埋怨自己,埋怨自己当时为什么逃的不够快,为什么要知道,你,并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在乎我。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