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帝孙撮合婚姻事件(四)

    其实凭着仙术,清早就轻而易举的找到了玲珑的所在,迟迟没有找去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去见她罢了。

    玲珑当初就是觉得自己和晋王爷是不可能的,所以才离开,如今他们若是说是替晋王而来,玲珑必定会再次消失。

    他们必须要先说服玲珑,让她觉得和晋王这条路是可能的。只有玲珑自己的想通了,她和晋王之间才有真正的可能。

    而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因为……

    “承蒙众位的陈让厚,让阳念侥幸得了多次的第一,不过,过了这个冬天,阳念就要嫁人了,所以,这次的诗词大会将会是阳念最后一次参加。”

    “什么?今年的诗词大会,阳念不参加!”

    “那本公子来这里有什么意思?”

    “小生就是为了打败阳姑娘才来的,如今阳姑娘不参加了,小生此行还有何意思……”

    以退为进,高招。

    杜颜羽心中暗叹,顺着那阳念的视线,见到二楼中央,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含着笑望着阳念,阳念也回以温软的笑脸,想必那个男子该是她要嫁的那个人吧。

    好甜蜜。杜颜羽歆羡的望着他们,心底的某一处仿佛被撩拨了心弦,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那双清冽深邃的眼睛。

    台下是纷纷扰扰的声音,台上的阳念却清清淡淡的笑着,抬手示意大家安静,“阳念虽然嫁了人,但是对文辞的喜好绝不会停止,所以这次,无论是各项的第一名还是总的第一名,阳念都希望可以和他们好好切磋切磋。”

    此话一出,底下的喧哗声更甚之前了。

    这个阳念的意思,是得到冠军的人可以和她私下交流文辞……换句话说,她只要得到一项冠军就有机会可以接近玲珑!

    她忽然斗志满满起来,直了腰板。

    “好!那小生就先打败其他人,再向阳姑娘请教。”台下一个书生信心满满的说出这句话,人群先是静了一下,继而爆发出哄然的笑声。

    “这小生也狂妄了点。”

    谈笑间,诗词大会已然开始。

    第一场是对联。

    阳念于台上做了一鞠,台下众书生纷纷起,亦回了一个礼,至此,阳念才柔声道:“那小女子不才,便要出这第一题了。”

    “阳姑娘请指教。”台下异口同声的道。

    杜颜羽见了稀罕,正有趣的撑着下巴看着,忽然有个端着书墨的小侍走到她边,恭敬的放下一张白纸和笔。

    她错愣的抬头,才发现大堂内有许多同样的小侍正在分发纸笔。

    而台上,阳念正手执笔墨,思虑片刻,便动作潇洒的写下几个大字。

    待她写完,旁的两个小侍走上前,将那纸举起来,上述,“月上金辉煌挥金赏月”四个大字。

    “好诗。”大堂中小声的响起一声声掌声,尔后就只余下众人思虑抑或叹气的懊恼声。

    “赶紧想啊你!”杜颜羽一回头看见清还在啃那根只剩下一半的糖葫芦,哀怨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我!?”清瞪大了双眼,“这种事,你不是应该比较拿手的吗?”

    “我又没有正统的学过这个,我想不到了啦。”

    “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竟小声争执起来。

    “咚——”一声长响的铜鼓声,引得两人回头。

    原来已经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对联赛有两题,第一题只不过是众人可以参加第二联的入赛劵罢了,并不分好坏,只要对的工整即可。但是倘若下一联有两个难分高下的,这第一联上交的速度及好坏便有影响。

    杜颜羽哀怨的瞄了清一眼,眼眶中似有晶体漾其中。

    清见状,只得举手投降,嘴里却叨叨不停,“我只想一次,就一次……”

    杜颜羽得逞的露出狡黠的笑容,充耳不闻。

    只是这笑容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失。

    “喂,时间快到了啦。你到底想出来没有?”

    清恼怒的挥了挥手,“你不要打扰我的思路好不好?!”

    杜颜羽被呛了一下,顿时不忿的回头,习惯的抬手理了理鬓角。

    “有了。”清看着杜颜羽的动作,眼前一亮。

    双手捻起一抹微淡的光芒,杜颜羽只觉眼前划过一道幻影,定住神时,只见那张白纸上已经显露出一行大字,花间贴鬓角摒贴笺花。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