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个人第一次见面(三)

    杜颜羽抱起那个浑已经冰冷的婴儿,心底冰凉。

    沈轻墨就是为了他,才深陷险境,却依旧没能救回他的命。

    她脱下上的外衣,再为他裹了一层,现在没有办法带他回去,唯一能做得的,就是让他死的稍微好些。

    许是裹的有些紧,压到了婴儿,他竟然发出轻声的嘤咛声。

    她吓了一跳,赶紧将衣服松了松,这才发现这小婴儿竟然还有些微弱的气息。

    她简直不敢置信,沈轻墨毕竟是个成人,知道如何保持体力,而且他自小习武,算得上是强体壮。而这个婴儿……她真的不敢置信的沈轻墨这几天是如何过得,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保全自己,也要救起这个婴儿。

    痛惜的望了一眼沈轻墨,后者依旧深陷昏迷。她努力将他架起来,却因为太用力,站的位置,竟然塌了一块,她猛地跪在地上,破碎的木板狠狠的插入她的小腿,血顺着雪白的肌肤渗透了衣摆。

    小腿的疼痛让她站不起来,不得不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等着小腿的知觉回来,她才慢慢的站起来,

    上巨大的重力,压得她迈不开脚步。门口就在眼前,只要出了这道门槛,再走过19层的阶梯,她和沈轻墨就可以离开这里,只要二十几步而已,只有二十几步而已。

    咬紧牙关,即使脆弱的粉唇渗出了鲜血,都没有松开。有一个信念一直在她的心底支持着她。

    她就救他,一定要救他!

    一步、二步、三步……

    六步、七步……

    马上,马上就要出这道门槛了。

    她抬头从门口望出去,天空漆黑一片,世界仿佛都是寂静无声。

    压下心中的不安,她咬着牙继续往前。

    吱——

    忽然脚下的木板发出巨大的响声,在沉寂的空中回旋。

    心中的不安不停的扩大,她圈过沈轻墨的手,指甲掐入中,却浑然不觉得疼痛。脚下的步伐更加快速起来,但是她才跨过那道门槛,便听见后屋子塌陷的声音,脚下的腐木也抖动起来。

    她越是想要加快速度,脚上就越无力。

    脚下木板的一端忽然裂开,她整个人一震,滑到在地。整个人倾斜着要滑下那个断开的一角。她吓得随手乱抓,堪堪抓住木板的一角,参差不平的木齿刺穿她的细嫩的手掌,鲜血染了一地。她却浑然不觉疼痛,只是用力的将沈轻墨的体往上架住。

    她凄恻的回头看了屋内一眼,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任何东西,亦看不见那个婴儿的现况。

    巨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迅雷他们,一抬头,就看见杜颜羽下的木板摇摇坠,整个几乎就要马上掉下去。沈轻墨靠在木板的里面,况稍霁。

    迅雷想要使用轻功,却发现没有借力落脚的地方。

    一下子他没法带下两个人,但是如果救了王爷,他如果在那木板上借力,那木板一定能会塌陷……

    正犹豫间,就听见杜颜羽斥道,“不用管我!若是王爷有个万一,只怕死的人会更多!”

    迅雷还要犹豫,却听见杜颜羽下的木板又裂开了一些。

    事不宜迟,他施展轻功,将沈轻墨揽住,脚方点地,木板果然不出所料,哄然倒塌了下去,杜颜羽闭上眼睛,等待着体坠落。

    啪,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她错愣回头,竟然对上沈轻墨涣散的瞳孔,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沈轻墨淡淡一笑,朱唇起合。

    这些显然出乎迅雷的意料之外,他本来就没法带两个人,如今又是毫无心理准备,竟然就这般被两个人带着掉了下去。

    下方是支离破碎的木屑,板块,若是这般掉下去,只怕不死也残。

    他只好使劲将沈轻墨往上推,然后挥掌将沈轻墨和杜颜羽一同推了出去,自己则是直线坠了下去。掉到水里总比掉到这些木屑板块上好些。

    下方的士兵,早就做好了准备,看见迅雷将沈轻墨和杜颜羽推了出去,立刻纵下水。

    咕噜——

    咕噜——

    杜颜羽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水覆没,窒息的喘过气来。

    左手上的厚实的触感,却让她心里却好似填满了温暖,嘴角弯弯翘起漂亮的弧度。

    活,一起活,死,亦不分开。

    想起沈轻墨朱唇起合吐出的话,便是就这般死去,其实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的。

    缓缓的展开手与他十指相扣,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浅笑嫣兮的闭上眼睛。只可惜和你一起的子这般短暂,我是真的好想好想再和你一起看看这个世界。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闭上眼睛之后,她的周逐渐泛起金色的光芒,一阵阵的泡泡在她的周围凝聚,逐渐合成一个两人大的气泡,将她和沈轻墨包围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