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章 翩翩公子浊世佳人(七)

    迷迷糊糊的走出太妃,回到太医院,恍恍惚惚的,仿佛有人说了什么,但是有仿佛并没有人说什么……

    时间打了个秋,待她有点精神,回过神时,只看见所有人都收拾自己的东西,打算打道回府了。

    她微微有些懵,什么也没做,就一天过去了么?

    正想着,许阜累红了一张脸,抱着一堆的东西从她面前走过。

    她神奇的侧了侧头,“每次见到你,你都抱着一堆东西……有这么多东西要搬吗?”

    许阜闻言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复又回头看看自己手中抱着那叠医术,神色异常的又瞄了她一眼。

    杜颜羽低头看了看自己,茫然不解道:“怎么了吗?”

    见状,许阜苦笑了一声道,“杜大人,这些都是张大人要你看的医书啊!本来是要你自己去张大人的药房去搬的。但是刚才怎么叫你,你都只是应和着不做,我看不下去才帮你去搬?如今你怎么说这般的话……”

    “啊——”杜颜羽顿了一下,尴尬的笑了两声,上前接过他手中的书籍,不停的道谢。

    一转,看见自己未来工作位子上叠的如山般高的书籍,嘴角仍不住抽搐起来。

    独自一人,好不容易整理完那些医书,出了宫,径直来到那游玩的郊区,满目看去,绿绿葱葱,显得颇为幽静,闲雅。

    方才踏进草坪,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她循香而入,少时,便看见一个着宝蓝色衣衫的男孩屈膝坐在河边,怔怔的看着激流而下的河水。

    她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极不客气的拍了他一下,“让你不要吹风,你还吹!”

    季彬回头嘻嘻一笑,“我觉得这风暖和的。”

    “狡辩。”她横了他一眼,在他对面坐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不作声。

    倒是季彬先顶不住了,顾左右而言他的胡扯着:“我们默契还不错吧。你一说起麦冬,我就想起那我们在这看见那田稻谷壮观的景象……”

    杜颜羽抬头亦看着湖对面,因是傍晚,那金光灿灿仿若军队演习的景象不复见,却是夕阳红打在那些随风而动的金穗儿上,尽显姣美。

    她微微叹了口气,心中软了下来,也不再灼灼相对,只轻问了一句:“你……当时怎么会在汇流书院?又如何会发生那般的事?”

    季彬知道她是问他为什么会将书带出汇流书院的事。他本来就不瞒她,如今不想失了这个朋友,自然更是实言以告。

    “那时我初来冥国,虽然之前了解过冥语,但是真正用起来却是十分生疏。那原也是因为我喜极了那本书,之前又不曾听闻汇流书院竟是有这些规矩的。我开始只是想借那书,但是那书馆员见我人小且是异国的,态度实在顽劣的紧,我一时恼了,才想霸了书算了。”季彬说的中肯,杜颜羽也不好再说他什么,季彬见她态度稍软,赶紧随棍而上,“之后就遇见了你们,我唯恐你们介怀我的份,才隐去未说,好姐姐,你不会因此怪我的吧?!”

    除了上次求她救他那次,他便不曾叫她姐姐,如今着声软软甜甜的唤声,倒是把她给逗乐了。

    食指做势在他额上点了点,“你可是小王子,我区区小太医,如何敢怪你?!”

    话一出,就见季彬的脸黑了一点,她才抿着唇笑道:“不过~,你刚才可是叫我姐姐了,就冲这句,你可休想我对你有什么颜面!”

    季彬一听,这才再次露出笑来。

    杜颜羽也相视而笑,只是此刻她还不知道,将来她将会因为这个“弟弟”而麻烦丛生。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