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章

    空旷的大街。

    这是杜顔羽四天来第一次出了那个四四方方的院子,没有浓浓的药味,也没有刺鼻的消毒味。

    空气似乎格外的清新。

    绿荫鸟啼,让她的心莫名的好。除了……那周布满怒气的墨色影。

    阳光铺天盖地的照下来,他的影被拉的好长,她低着头,忐忑却又出气地踩着他的影子往前走。

    忽然前方黑影放大,待她回过神来,已经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错愕抬头,正好对上他灼灼的墨色双眸。

    眼瞳兀然发大,两秒后,她吓得往后连连退了好了几步。

    沈轻墨手中忽然一空,心中漾起一种微妙的感觉,仿佛是遗憾又好像是失望。

    他眉眼下沉,空气忽然一滞,就连百米开外打算躲掉战火的白云都清楚的感受到空气中紧张的气氛。

    他心中暗自哀嚎。

    都已经走到府门口,他以为这次算是熬过去了,即使以后旧事重提,只要躲得远远地也不怕被战火烧到,可是现在……估计要成为爷怒气下的炮灰了。

    “你……”沈轻墨才沉沉的吐出一个字。

    杜颜羽的心早已经揪起来了,心底一股气直冲喉口,恶心的感觉在胃中排山倒海的涌上喉咙。

    “呕……”她捂住嘴,弯腰干呕起来。

    沈轻墨的话一顿,呆呆的看着她。

    白云从后方跑过来,拍着她的肩膀问出了什么事?

    只是手还没碰到杜颜羽,就被她一把拍开。

    杜颜羽终于开始发现自己的不正常,她挥开白云的手,果断的撕下衣袍的下摆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

    三王府就在眼前,但是她脑中转的飞快,她不能进去,自从她做了沈轻墨的贴小厮,她的房间就搬到了临近沈轻墨卧室的房间。

    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但却是无处可去。她心中凄凉,一时惹不住落下泪来。

    沈轻墨和白云先是因她反常的行为一愣,尔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时心神俱震,脑里一片空白。

    好半天才反应来,赶紧快步追上去,却见杜颜羽一路摇摇晃晃的乱跑,最后竟转进一个荒芜的农居。

    沈轻墨看着被杜颜羽死死抵住的房门,理智慢慢恢复,回头声色俱厉的对白云道:“快去请张太医!”

    白云领命,疾步出了农房。

    沈轻墨环顾四周,这屋子虽然破烂,但是收辍的还算干净。看起来这屋子的主子也是因为这场瘟疫而离去的。

    忽然想起房内,面临相同境遇的杜颜羽,心底忽然冒出死亡的念头,让他心中一痛。

    疾步走到杜颜羽的房门,一只手已推上房门,却听见里面抽抽噎噎的哭泣声,他顿住动作,心如刀绞般的疼痛起来。

    一种无力的感觉在四肢上蔓延开来,他右手握拳,恨恨的砸在面前的墙壁上。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