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章 皇城中忽传禁城令 杜丫头竟染瘟疫症(七)

    接下来的几天,沈轻墨总是早出晚归,更多的是每天每天的夜不归宿。

    每次回来,只是随意的吃上几口饭,便倒在上闷头大睡。

    那双向来清澈透明的墨色双眸布满了血丝,青色的眼圈让杜颜羽心疼不已。更难受的的是,她还要呆在府里时时担心他会不会感染瘟疫。

    京城里感染瘟疫的人数还在不断的攀升,而大夫们直至今都没有找到治疗瘟疫的方法。

    京城里的百姓,由原来的期盼到现在看着边的人一个个染病去世,变得越来越绝望,很多人开始抱着“呆着也是死,闯城也是死,还不如拼了一试,看能不能逃出城”的心态,城门的守卫重新开始受到袭击,为了解决这件事,沈轻墨不知道花了多少不眠之夜。

    只是,无论是什么办法,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罢了,如果不能治愈瘟疫,防治瘟疫的传播,百姓还是会想要出城。

    而且本来城中的贵胄因为注重家世,多少还是听从沈轻墨的指令,但是自从好几个富贵之家相继染病去世之后,这些世家子弟们也开始人心惶惶,更甚着还有小规模组织逃跑的。

    相对于其他世家相继出现疫病,鸾王府倒是还算幸运,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一例染病的患者。

    杜颜羽看着大门口的马车,微微叹了口气,取了火种来,用火燎烟熏沈轻墨每乘坐的车和马具用以消毒防疫。

    这些事,她自从闭城之就一直在做,所以一旁的小厮也见怪不怪,任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熏了个彻底。

    “你在做什么?!”一个清冽的声音忽然在她背后响起,吓得她倒退一步,手上的火把啪的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腾起一阵灰烟。

    “……爷。”杜颜羽一回头,便看见沈轻墨一脸严肃,蹙眉看着她。心中一慌,她反而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就这般哑在哪儿。

    沈轻墨看来车一眼,侧目望着她道:“房里那些青蒿草是你烧的?”

    “……是。”杜颜羽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是你让下人将那些生石灰洒了一地?”

    “是。”杜颜羽心神忐忑的偷偷瞄了沈轻墨一眼,却赫然对上一双漆黑的双眼,让她心神一震。

    沈轻墨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看的她头皮发麻,好久,才缓缓问道:”为什么?”

    “啊?”杜颜羽眨眨眼,不甚明白,良久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她为什么要烧蒿草,洒石灰。

    “因为……我听说这样可以防治疫。”杜颜羽小心翼翼的想着措辞。

    “听说?”沈轻墨步步紧的问:“从哪里听说?”

    “……书上!”她反应极快的接道:“我从书上看到的。”

    “什么书?”沈轻墨亦语气极快的问。

    “是……是……”杜颜羽支支吾吾的侧过脸,她总不能说,这些都是她在另一个世纪,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吧。

    “是哪本?!”沈轻墨不放弃的问。

    “是……哎呀。”杜颜羽狠狠的拍了一下脑袋,然后两手一摆,“奴才真的记不得了,反正就是以前看到的。”

    那耍赖的模样,若不是因为这事牵扯极大,他恐怕真要笑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