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章 皇城中忽传禁城令 杜丫头竟染瘟疫症(二)

    沈轻墨轻咳了几声,将众人的视线都引到自己的上。

    “四弟。”沈天湼虽然容貌偏似女子,但是沈轻墨素来知道他这个四弟心怀大物,行事稳妥且必三思而后行,这般匆忙的模样倒是鲜见。“这么急,所谓何事?”

    沈天湼本来倒是有些着急,可这会儿让这俩人这么一搅和,反倒沉静了下来,坐在椅子上喝了小半杯的茶水,才吐了惊天动地的三个字:“封城了。”

    杜颜羽猛然睁大双眸,心底咔嚓一声,立马沉了三分。

    沈轻墨的脸上亦是一片萧肃之色,他这几天都陪着招待偹牧国的礤祢王子,朝堂之上的事倒是未曾估计,这会儿忽然听闻圣上下了封城令,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惊讶不已。“可知何故?”

    “……瘟疫。”沈天湼难得露出严肃的正经表,但饶是他语气再镇定,瘟疫二字一处,杜颜羽和沈轻墨的脸色都变了又变,俱是白了两分。

    沈天湼脸色难看的继续道,“淮南那边……父皇已经封了好几个村,今早京里南边的贫民窟也死了好几个人,还有几个达官贵人府上也好几个下人出现了几个类似于瘟疫的症状。城里现下已经人心惶惶,很多人都挤在城门口囔囔着要出城,城门那边已经乱成一团了。”

    沈轻墨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件事,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看着沈天湼,“外边这么危险,你还跑我府里来干嘛?”

    “哦,宫里下了令,接下来的几也不上朝,百官有事要奏,只让写了折子交给宫门的侍卫递上去。”沈天湼像是这会而才想起来一般说道,“我出来之前,父皇下了旨,着外边的事,让三哥你全权处理,你先斩后奏。”

    杜颜羽听了暗自翻了个白眼,怪不得时候最是无帝王家。这皇帝害怕被瘟疫传染,所以就让自个的儿子出来顶着?

    不过这瘟疫……杜颜羽忽然想起之前听府里的下人闲聊时,提起淮南以南那边洪水泛滥,冲了好几个村庄,死了不少人,还有不少人流离失所还来了京城……

    都说大灾之后必有瘟疫,难道这次瘟疫就是因为洪水?

    “爷,府门口有卫军求见。”白云忽然在门外道。

    沈轻墨和沈天湼相互对视了一眼,道:“让他进来。”

    白云出了书房,须臾之后,杜颜羽便听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估摸着是因为军人出,来人的脚步声极重,那沉闷的啪啪声在杜颜羽心中震动,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来人终是进了屋子,见了沈轻墨二人,便恭敬的行礼。上金属制成的盔甲发出叮叮当当的响着,莫名的让屋中的众人的心透出一阵凉意。

    待杜颜羽看清眼前的这位卫军,整个人吃了一惊,这……这,卫军是这般模样吗?是大冥太吝啬了,还是卫军的训练很……很“惨不忍睹”?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