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沈三爷诞辰吉祥日 杜丫头一夜现人形(四)

    明媚的阳光透着窗户照上,暖洋洋的让人觉得好甚舒适。

    许是昨晚那酒劲还未散去,这宿醉实在是不甚好受,现在不只是头疼和胃里难受了而已,便是头颈肩膀也酸痛起来,四肢仿若千斤般重,抬也懒得抬一下。

    她紧蹙了下眉,手肘撑了,好不容易方翻了个

    面向窗口,一缕缕阳光圈圈点点点的落在她的脸上,迷迷糊糊中她努力的掀开眼睑。逆光望去,隐隐约约之中,好似看见一片雪白的肌肤,那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仿若白玉般耀眼。

    她盯着那白玉无瑕的肌肤,眨眨眼睛,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她浑一颤,整个人仿佛遇见了什么瘟疫一般朝后弹去。

    那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男子长长的睫毛遮盖了眼睑,阳光下在那白玉的肌肤上形成了惑的弧度。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散落在铺上,安静沉睡的他仿若初生的婴儿。安宁寂静的空气里,没有往繁忙的感觉,闭着的眼睛,望不见素里疲惫的眼神和计谋的望不见底的深潭,熟睡的他,便是无害的婴儿,不会让人感觉不安和深沉。

    她的手不知觉得抚上那眼睛下淡淡有些青色的皮肤。

    芊芊手指触碰到那温的肌肤,她轻轻拂过眼下……

    忽然杜颜羽整个人僵住了,瞪大双眸看着那肌肤上的手指,纤长的仿若白葱。

    她僵硬着脖子,低头看去。

    一被子尽数缠在他和她的上,两个人的头发都被下纠结在一起。再往下,他的手随意的搭在她的腰际。

    她不可置信的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思绪几乎陷入混乱。

    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况?她看着自己的手,她……又变成人了?怎么会……难道是昨晚……

    思绪在脑海中极速飞驰,昨晚……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兀然睁大双眸,抬颈,双手早已经抚上脖子周围摸索。

    手心传来一阵温润的感觉,她低头望向前的狐狸形状的玉佩,它正悠悠的散发着和暖的晶透光芒。

    等等,她记得……昨这块玉佩好像是白色才对,怎么今天就成水晶色了?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边的人轻轻发出一声嘤咛的声音,仿若马上就要醒来一半。

    她才想起现在更严重的一个问题,她怎么会和沈轻墨睡在一张上?

    她还来不及给自己一个答案,先慌慌忙忙的移开他的手臂,她慌不择路的从上跳下来。但是等她站在边,她又苦恼起来,现在她变成了人,到时候要怎么更别人解释她的出现?难道说她是狐狸变的不成?

    她正愁眉莫展,后却传来一声声音。

    杜颜羽浑一震,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去,却见沈轻墨皱着眉捂着脑袋,一副醒未醒的模样。

    杜颜羽左右打量的房间,屏住呼吸,慢慢的往门外退去,直到手在背后摸索到门把,她才动作迅速的打开门跳了出去。

    敏捷的关上门,杜颜羽靠在门上深深的吸气。

    待她顺过气,大喊淋漓的直起的时候,逆光中出现的人影,吓得她连连倒退几步,方才稳住形。

重要声明:小说《地府娘子不省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