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朋友

    SK是一座伫立在深山中的别墅,以建筑风格优雅出名,且每届参加比赛的前五强都会在这里培训一个星期。

    “森森的,有点恐怖耶!”小丝打了个寒颤,它会这么说也并不是毫无道理,因为现在正值冬季上旬,本来就有些冷,别墅的地理位置有在,(⊙o⊙)…这荒山野岭的,且在这期间,别墅内只有他们十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统统都要他们自己搞定,组办方那边每天都会派指导老师来这里教课,晚上就会离开。

    “也不知道这深山中有没有野兽啊。”端木蓉的低喃让忧叶和亚梦浑僵硬。“组办方不至于那么缺德。”同为女生的峰下秋留下一句话便越过众人第一个走进了别墅。

    “美女们,请让我们为你们效劳。”山本裕太郎从亚梦手中拿过行李。

    “谢,谢谢。”

    SK的地理位置就算在偏远,好歹也是一栋别墅。装修超豪华的。女生们住在二楼,忧叶和亚梦住一间,端木蓉和峰下秋一间。男生们住在三楼,端木锦和松本莫一间,山本裕太郎和野直立(南溪组合成员)一间,上夜佑(南溪组合成员)和预下诺(南溪组合成员)一间。

    因为是第一天,所以没有训练。亚梦和小丝形象改造,做出来的饭菜让男生们大为称赞。大家关系一下子就好了起来,除了峰下秋。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六点众人就被组办方派来的声乐老师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在SK内的每一节练习课都会在歌唱大赛的官方首页播放。

    “好了好了,今天开始第一节课,缓吸缓呼,就是腔自然起,用口、鼻将气息慢慢吸到肺叶下部,横隔膜下降,两肋肌向外扩张(也就是腰围扩张),小腹向内微收。大家要自然一些,放松放松。”

    大家纷纷按照老师说的做了起来,峰下秋却一动不动。

    “峰下同学,你对我的课程有什么不满吗?”声乐老师一脸不爽。

    峰下秋没有任何辩解,只是用实力证明了一切,从她口中发出的声音如黄鹂一般清脆,悦耳。声乐老师摸摸鼻子,咳了一声,又走回去指导众人。毕竟,在他看来,峰下秋已经不需要学这种基础的课程了。

    “好厉害呢。”小兰趁着大家练习的时候飞到了峰下秋面前。“这孩子看不见我们了。”美琪停在了她的头上。“美琪,快下来,这样太无礼了,我们和她并不熟悉啊。”礼西将她拉了下来。“不对啊,礼西,她又看不见我们,是不可能和我们熟悉起来的。”流旭捂嘴偷笑。“说的也是。”流苏突然笑起来,“那么,也就是说,即使偷吃她的饼干也没关系的。”“不行。”一把拍掉流苏伸向那盘饼干的小手,“不可以这样做喔。”小丝说道。

    舞蹈课

    南溪组合是四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容貌出色再加上配合一致的舞步。不仅是舞蹈老师及众人大为称赞,更让他们的人气直线上升。

    傍晚

    “亚梦,你的手艺真是太棒了。”野直立哈哈笑道。

    “谢谢夸奖。‘小丝一脸羞涩的弯弯腰。“⊙o⊙…,小丝,他看不见你的。”久违的天心登场。

    “话说,松本以前是童星吧!”男生八卦起来绝对不比女生差,比如说,山本裕太郎。

    “恩啊,但是十岁的时候因为学业退出娱乐圈了。”

    闹欢乐的氛围中并没有峰下秋的加入,那孩子快速吃完饭就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

    紫色的长发垂下,峰下秋打开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眼前又浮现出那九人欢声笑语的景象,眼眸黯了黯,还是,一个人吧!一个人,就好!

    “今天的服装搭配课结束,一星期后的服装课上,大家要设计出自己心中的服装,这可是作业喔。”

    于是乎,

    奈森亚梦:“怎么设计啊?”

    上夜佑:“唔~~~~~~~~。”

    端木锦:“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端木蓉:“因为是作业啊。”

    山本裕太郎拼命挠头。

    野直立:“裕太郎,一边去,头皮屑全飞我这来了。”

    预下诺:“吵死了。”

    蓝泽忧叶:“峰下呢?”

    松本莫在纸上涂涂画画,:“好像是回房间自己设计了。”

    端木锦:“感觉这个美女不怎么合群呢。”

    端木蓉削铅笔中,:“哥哥,不是不怎么,而是很不合群。”

    奈森亚梦:“话说回来,除了训练,吃饭,峰下一直都是一个人呆着的呢。”

    预下诺一把推开野直立,:“也许还不怎么适应吧,毕竟,大家先开始还是陌生人,却还要朝夕相处一个月。”

    蓝泽忧叶笑出声:“那我们可就是名副其实的自来熟了?”

    上夜佑很是帅气的理理刘海,“自来熟的各位,请多指教罗!”

    九位少男少女挤在一张超大的玻璃桌上,白色的画纸,彩笔,油画棒,橡皮乱糟糟的堆在一起。时不时拌几句嘴,倒真有几分温馨的感觉。

    小染:最近天天做卷子啊,做的都想吐了,那一沓一沓的看的烦人。中考过了小染就有时间码字了,嘻嘻,亲们,求体谅啊!)

重要声明:小说《守护甜心之奇缘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