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

    无数个坏蛋挤在一个玻璃储存器中。

    “我要做什么?”久堂美奈子自是看不见这些。

    “很简单,滴三滴血在这里面。”社长指着玻璃储存器旁的一个小盘子。

    “什么?很疼的啊!”从小到大,除了打针,她可从来没流过血。

    “自己选择,到底要不要守护甜心?”

    咬咬牙,用折刀划破手指,鲜血流了出来。

    很好!社长满意的点点头。按下一个按钮。玻璃储存器猛烈震动起来,黑色气流外泄,围绕在两人边。坏蛋一个接着一个破裂,心灵的哀鸣声回在房间中。

    片刻后,坏蛋消失,出现在玻璃储存器中的是一个甜心,黑色空洞的眼眸,两个长长的麻花辫,灰色的衣裙。

    “成功了!它是你的了。”社长转,重新坐到真皮椅上。

    “真棒啊!我还要。”她要更多的甜心,更多更多。

    “我不是说过吗?不要太贪心,这个实验的危险度和成本都很高,不仅需要大量的坏蛋,还需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当然,这种况不会再出现第二次。快带着它走吧!别让九十九,三条由佳里她们知道你的存在。”

    “切,本小姐为什么要藏着捏着啊?知道了又怎么样啊!”虽在嘴上逞强,但还是小心的扭开门把,“喂,我说那个小不点,还不快跟上。”

    眸中无任何色彩,麻木的跟上久堂美奈子的脚步。

    机场

    “为什么要来接他?”蓝泽忧名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这个蓝泽伟,父亲母亲还未过世时就开始打起了爵位及财产的主意了。

    “别那么在意啊!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二叔,而且,以你的份,如果不去的话,免不了那些记者又会乱写什么?”剥了颗糖放入忧名嘴里,眼光落在了几处。蓝泽忧名顺势望了去,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正躲在那里。

    “忧名少爷,忧叶小姐,需要我去解决吗?”阿关上前一步。

    “不用,让他们拍好了,以此来增加NS的知名度也不错。”蓝泽忧叶淡淡一笑。

    “__嘻嘻……,忧叶,你说,他来了之后,要不要我揍他几拳。”流苏兴致勃勃的比划了一两下。

    “笨蛋,为贵族,怎可出手打人!”礼西郑重。

    蓝泽忧叶点头赞同。

    然后礼西又道:“就算要打,我们也应该下手狠一点。干脆,找个工具来好了,反正他也看不见我们。哇哈哈哈!”

    蓝泽忧叶黑线。

    “有道理,值得考虑。”蓝泽忧名摸摸下巴。

    “哥哥,你不要跟着起哄。”忧叶无奈,突然,脑海中传来一阵哀伤的悲鸣,这是什么?单纯的听着,就让人觉得无限痛苦。然而,悲鸣只持续了一会儿便消失了。揉揉太阳,是最近太累了吗

    这一对外貌出色的兄妹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从英国飞来的XXXX班机已到达,从英国飞来的XXXX班机已到达。”乘务员甜美的声音回在机场大厅里。

    “啊咧啊咧,飞机居然没出事啊!”语气中怎么听怎么感觉带了一点遗憾。阿关扶额:“少爷,多少掩饰一下自己的绪。”一听这话,蓝泽忧名咳了两声。

    “不好意思,我已经听到了。”高大的影停在两人面前。“好久不见了,忧名,忧叶。”

    “哥哥。以后要说的时候,记得找个没人的地方。这就和做坏事是一样的道理。”忧叶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守护甜心之奇缘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