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后遗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这并不说李昂没有器量,或者器量不够大。试问谁能够忍受自己的未婚妻子被他人窥视,甚至对方还堂而皇之指名道姓地说你不配拥有这种话。多亏事前秦丽芬关照过,李昂这才能忍得住,否则还真就不客气地再狠狠揍这个吴仁心一顿了。李昂也从来不觉得器量这个词是必须的,对有些人来说,根本不需要有器量。

    对于自己已经下了决心去的女人,如果谁敢染指半分,那李昂可是绝对不会客气!

    不过,因为事前约定过了,所以李昂就算和吴仁心共处一室弄得自己心里再不爽快,也不会明目张胆地主动去挑衅对方,再加上他也不至于是那种看谁不爽就抱以老拳对待的人。

    然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李昂和吴仁心相处得和谐的,但实际上,那也只是在人前的表现罢了。一旦进了实验室,李昂的脸便会瞬间冷了下来。

    甚至,偶尔用那种如同凶兽一般的眼神狠狠注视着吴仁心。是的,他真的很不爽,他非常不爽。但这就是李昂的格,不管是谁,只要碰了他的而那又是别人不该乱碰的东西,他就会去记恨在心,而且轻易不会原谅对方。其实吴仁心对李昂的评价很中肯,李昂就是这么霸道了!

    当然,李昂的这种霸道,只会对像是吴仁心之类某些人而言。而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李昂的这种霸道下掩藏的温柔会有多么的绕指柔肠。

    就这样,子平平淡淡地度过了数天。虽然没有波澜壮阔,但也有看似平静下的一丝丝波诡云谲。

    关于这场看似鼠疫的传染病事件,李昂发现到其中的一些不同寻常之处。一说到鼠疫,想必很多人都会联想到瘟疫这个词。那病会如同蝗灾一般席卷而至,整个村庄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患病,然后患病的人相继死去这样的场景。但事实上,这次的鼠病事件很是特殊。

    虽然基本上村中心医院每天都会治疗数起这样的病例,但在数量上,最多的时候来治疗鼠病的患病人数也没有超出过十人。而且每个人在经过输液退烧处理之后,很快变回恢复如初,甚至体素质方面还会不太明显地强壮许多。

    李昂是在之后几天内从不少因为相互打架而受伤来医院接受治疗的人上发现到的这个现象。因为这些人打架受伤的伤者中,基本上会有一到两个曾经得过鼠病的人。但他不是很确定两者之间到底存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倒也没有第一时间下这个结论。

    这一天,村中心医院里依旧如同往常。

    临近中午的时候,当邓妙妙给一个确诊是患了鼠病的村里人打了一支退烧针之后,她抬起头看向了医院外,忽然看到此时有两个浑布满了鲜血的人在一个妇人的陪同下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李大哥,李大伯,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流了怎么多血?”等到她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顿时跑了出去帮着妇人搀扶受伤的父子俩,与此同时,满脸疑惑地问道。

    听邓妙妙这么问,李大妈一边搀扶着李大伯走进医院,一边怨声说道,“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两人本来还好好的,后来不知怎么的,说会话之后,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都把对方往死里打,真是造孽啊!”

    闻言,邓妙妙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毕竟这涉及到了人家的家务事,她一个外人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她将两人带到了外伤室的长凳上坐了下来,随后说道,“阿姨,先别伤心了,还是先给李大哥和大伯的伤口止血要紧。”

    看着两人浑上下一副血淋淋的模样,邓妙妙忍不住暗中叹了一口气。说着之时,顿时手脚麻利地处理起了两人上正流着鲜血的伤口。

    正在这时,因为和吴仁心老是呆在一起而感到不爽的李昂出来透口气,刚走出实验室没几步,路过外伤室,一眼便从门外看到了邓妙妙和正在接受治疗的李家三人。

    他一见李家父子俩浑鲜血淋漓的惨样,推门而进,口中不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伤得怎么严重?”

    邓妙妙见到李昂,急忙说道,“夏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炼制一点医疗绷带,看李大哥和李大伯的伤势,恐怕医院里现存的医疗绷带不够用了。”

    “恩,好。”李昂应了一声,随后从药柜上取了一些消毒酒精、止血粉、体力散等材料,经过一番炼制之后,便将炼制成功的医疗绷带交给邓妙妙。

    他也没有闲着,紧接着便帮着邓妙妙清洗包扎起了李石头的伤口。李石头是李大同的儿子,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关系,所以李昂基本上都认识。

    这个时候,李大妈将之前与邓妙妙说过的话和李昂重复了一遍。不过倒是具体了许多,絮絮叨叨的话语中,大意是说这父子俩本来就因为李大伯觉得儿子不争气弄得两父子有矛盾,以前虽然也时常口角发生,但也没像今天这么不分轻重地打了起来,而且打起来简直要把对方打死才肯罢休似的。

    李昂听着李大妈满含疲惫和痛苦的话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妇人,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动作十分专业地包扎着李石头上的伤口。随后处理干净了一道伤口之后,目光看向了李石头,说道,“你们父子俩也打得真够狠的啊,不知的人还以为你被魔兽袭击了呢。”

    “谁说不是呢,平时瘦不拉几一个臭老头,没想到动起来手,简直就是一头人形凶兽,天知道他都老骨头一把了,哪来那么强的力量。”李石头呲牙咧嘴地发出嘶嘶的声响,语气中透着心有余悸地说道。

    听着李石头这么说,李大伯顿时火冒三丈,吼道,“混账东西,儿子竟敢打老子,你小心天打雷劈!”

    说着之时,似乎是吼的时候动作过大,牵扯到了嘴巴上的伤口,不由发出了一声痛哼。

    “到底是谁先动手打人的啊,你好好跟我说话要死啊!”李石头顿时也火了,大声吼了起来。

    一看两人又有开打的趋势,一旁的李大妈终于听不下去了,大吼一声道,“够了没有,都到医院了还想闹不成,都不嫌丢脸啊!”

    李大妈河东狮吼了,这下父子俩才终于老老实实了起来。

    不一会儿,邓妙妙和李昂先后将李家父子俩包扎完毕。之后,邓妙妙配了一些预防伤口感染的药物交给了两人。随后,在李大妈的沿途教训声中,李家父子俩耷拉着脑袋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医院。

    望着三人远去的影,邓妙妙叹了一口气,似是感叹般地轻轻说道,“都是一家人啊,何必闹到这种地步,父子俩打成这样,其实不都是伤害到自己。”

    听着邓妙妙的感叹,李昂笑了一下,说道,“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毕竟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就算是一家人,也同样会因为想法不同而产生矛盾。本来大家一起生活,就是因为相互迁就才能融洽。但总会出现迁就不下去的事,当口角变成争吵,吵着吵着就升级成打架。最为恩的夫妻都会因为一些芝麻蒜皮的小事闹离婚,更何况父子本来就有是前世仇人这种说法呢。”

    当李昂刚说完,邓妙妙转过头看向了他,目光中透着一种很意外的神,颇为惊奇地说道,“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这方面倒是也知道一些。”

    “瞎说的而已,你可别因为这样就崇拜我哦!”说着,李昂露出了一抹调侃的微笑。

    “去,少臭美了。”

    一边说着,邓妙妙向李昂媚地翻了一下白眼。

    李昂沉默了一下。

    忽然,邓妙妙问道,“你是怎么回事,我发现你和小吴之间似乎不太和谐啊,你们俩是不是闹矛盾了?”

    “你多想了。”

    “我多想?你说这话的语气就已经很有问题了好吧!”听着李昂的回答,邓妙妙顿时说道。随后,又问道,“到底是什么矛盾,要不要聪明可善良温柔的妙妙姐帮你们俩调解一下?”

    “你真多想了。”李昂淡淡地说道。

    关于他和吴仁心之间的矛盾,李昂不想多说什么。毕竟一方面,他不想因为自己个人的绪影响到邓妙妙对他人的看法。另一方面,这种事说出来也确实没有什么意思,因而也懒得说这种事

    邓妙妙看了李昂的侧脸好一会儿,发现李昂真的没有透露的意思,便也不再好奇心过剩地追问下去,只是提醒了一句说道,“算了,不说也无所谓。不过,夏尔,你和小吴有矛盾归有矛盾,可别到最后弄到打起来的地步啊。”

    李昂笑了笑,没有作声。

    这时,邓妙妙自顾自地说道,“总觉得你这个家伙不太老实,小吴这个人又腼腆得过了头,你不会是看人家好欺负,所以逗他,弄得人家生气了吧?”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只要他不来惹我就已经很好了。”

    “这么说,是小吴先惹你生气的哦?”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我话吗?

    “啊呀呀,原来被看穿了啊。”说着,只见邓妙妙微微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脸可的表

    李昂顿时做了一个受不了的表,说道,“喂喂,别把舌头吐得这么可啊,这么大年纪了,卖萌自重啊,大婶!”

    “什么嘛,人家只是习惯动作罢了,哪是卖萌啊,再说人家也很年轻呀,什么大婶,平白无故把我说得那么老!”一边说着,邓妙妙伸出手轻轻在李昂的口拍了一下。

    突然,这个动作被刚巧路过的吴仁心看在了眼里。只是他看了一眼之后,便快速地走向了厕所。

    李昂和邓妙妙聊得正欢,倒是没有注意到,当吴仁心低头的一刹那间,对方眼底闪过了一丝嫉恨的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