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家的眷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家,家是什么?家是累了倦了可以停靠的宁静港湾,家是一杯淡然却回味悠长的茶,家是彻夜不灭只为等候你的灯火,家是油盐酱醋的琐碎烦扰。有家的人是幸福的,而这就是李昂现在所拥有的幸福。

    由于这一天的天气雨并时断时续下雨的缘故,天色显得特别黑暗,乡村道上那变得泥泞不堪的小路也并不好走,所以李昂在快要接近傍晚的时候才回到了香山村。

    不过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主要还是李昂在离开了跳蚤街之后做了另外一件事,耽搁了他的行程。

    黑街东西南北四条街,东街彼得堡和西街潘家军之间硝烟四起,时时发生火拼事件,尤其近几个月最是严重。而南街斧头帮和北街神枪营同样也是摩擦不断,都想着成为黑街的龙头老大。但总而言之,主要矛盾还是集中在东西之战和南北之战。

    于是李昂添了一把火,到时候,当老彼得发现自己的手下死于斧头帮的手斧之下,说不定东街和南街之间矛盾爆发,继而发生火拼大战!至于能不能如人所愿,这就不是李昂控制得了的。毕竟两条街的老大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脑子总还是有的,他们或许会产生怀疑,亦或许出于大局考虑将此事大事化小最后不了了之。

    不得不说,李昂干了一件蠢事。

    但他终归只是一个战斗力还不错的杀手,不是险狡诈的谋家,所以有些事还是欠考虑了。

    如果马比德逃离了跳蚤街,将这件事告诉了南街老大,这时南街老大先按下怒火质问老彼得,然后发现东街根本没有李昂这个人,那只要不是蠢蛋,都知道这是栽赃陷害。而且,不管李昂是北街派人指使,还是西街派人指使,在这种况下,东南两街是决计打不起来,甚至还能以此为契机结成联盟共同对抗西北两街。但好在马比德和两个打手同伙都被跳蚤街愤怒冲头的人活活打死了,因此至关重要的线索掉了。

    只不过,当时李昂在废了马比德的下半之时,警觉地注意到了人群中敌意的目光,因此他故意用一种似是自言自语却又能让有心之人听见的声音表明他是代表老彼得挑事的,之后更是不理会少年小丁的安危,自顾自地离开了跳蚤街。

    但其实,李昂一直躲在不为注意的角落,悄悄地注意着跳蚤街。所以,当人群中果然出现了马比德的同伙之时,他第一时间就去解决了那个赶去通风报信的打手。随后拿走了其上属于斧头帮特有的飞斧,之后赶去了老彼得的黑街势力范围。不过临走之前,或许是天助,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使得整个跳蚤街看戏的众人一哄而上攻击起了马比德一伙,这下倒是省去了李昂放冷枪的打算。

    随后,看那往死里打的架势,李昂也就放心地离开了。不久之后,他赶到了东街,好巧不巧的是,他碰到了上一次去秦家追讨高利贷的道格一伙。与之一起的还有道格的忠实左右手,霍夫和沃尔。当时,道格一伙三人正在威一个欠债的男人,却发现男人无钱还债而乱刀将其砍死之时,李昂的影出现了。

    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好吧,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就是,李昂原本有三把斧头帮的手斧,等他离开之后,三把手斧已然不见了踪影。

    不久之后,一个醉鬼走进了小巷。当他看到倒在巷子中早已死去多时的道格三人,顿时吓得趴在了地上。

    当天色渐渐黑下来之时,李昂终于回到了秦家。可惜的是,家中并没有人。这让李昂第一时间担心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家中是否出现了什么意外。不过在询问过隔壁邻居之后,这才得知自己太过于紧张,他不由放下了心。

    于是将东西收拾一下之后,李昂就开始像个家庭妇男般准备起了晚餐。秦家并不富裕,早些年还有夏尔的父亲夏明远接济姐妹俩,可自从夏明远走进魔兽山脉再也没有回来之后,秦家的一切的经济来源都源自秦丽芬在村中心医院做护士的收入,因此在这个即便是小村落也基本普及了电的世界,秦家用的依旧是土家灶口,做饭做菜用的都是使用火灶。

    好在李昂也是从小苦子过来,这些对他来并不是什么问题,厨艺虽然说不上饭店大厨水平,可要炒几个家常小菜还是信手拈来。很快,李昂就做好了晚餐。

    闲来无事,他也懒得走动,就不嫌地坐在灶口感受着灶火的余温,然后肚子微微有些饿了便从饭锅蒸架上拿出了一个玉米,不嫌烫手地拿在手里滋滋有味地啃着。黑猫小黑安然地窝在他边的柴禾堆上,眯着眼懒懒地睡着。

    吃完一个玉米,天色更加黑了,雨势从一开始的绵绵雨丝渐渐转变成了瓢泼大雨,期间夹杂着风声呼啸。李昂逗弄着小黑,听着屋外的风雨声,忽然手中一顿醒悟了过来。

    这两姐妹不会都没带伞吧?

    李昂一想到着,不由急忙起跑到了门口玄关处的雨伞桶一看,桶中果然还放在三把伞。碰到这事还能怎么办?作为新好男人的李昂告诉你,妥妥的赶紧去送伞吧!

    不久之后。

    在红枫镇通往香山村的乡下路上,某棵大树下。

    “阿嚏!”

    忽然,一记喷嚏声传进了雨幕之中,随即女孩的嘀咕声喃喃说道,“讨厌死了,怎么又开始下大了,这还让我怎么回家啊!”

    透过雨幕,只见大树下站着一个少女的影。由于风雨太大的缘故,少女上又只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因此感到了凉意而抱着双臂。此时她那初显美人胚子的俏脸上微微翘着嘴,轻轻挤着眉头的模样,显得既可又有些哀怨。

    “不管了,不管了,就算全湿透了也要跑回家,不然等下天完全黑了,我就更惨了!”

    这时,正当秦可亲豁出去了打算不计后果地冲入大雨之中,只见视线中,一个撑着伞让她感到颇为熟悉的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起先她还有些怀疑,直到来人越来越靠近,隐约分辨得出是李昂之时,秦可亲顿时兴奋地挥手大喊了起来,“哎,哎,在这呢,在这呢!”

    风雨虽大,李昂还是听到了秦可亲的喊声,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随后走近了女孩的边。当来到了女孩的前,嘴角微微笑了一下,关心地说道,“这么大雨,心里急坏了吧?”

    “恩恩!”

    秦可亲连连点头,随即疑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知道我没有带伞?”

    “刚回来,看家里的雨伞桶里一把雨伞都没少,就猜到你们姐妹俩都没有带伞。好了,快走吧,你姐姐还等着伞呢。”说着,李昂递出了手中的伞。

    “哦。”秦可亲点头应了一声。随后接过伞打开,跨进了雨幕之中,随后便和李昂肩并肩一同走了回去。

    “姐姐说你给别人做向导,去香山森林深处了?”

    “恩,是有这回事。”

    “那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都十天多了,害得我和姐姐担心死你了,还以为你和叔叔一样再也回不来了呢!”

    “乌鸦嘴,这不是回来了吗,又没有发生什么事,有什么好担心的。”

    “哼!”

    “怎么了?”

    “生气啊!你看不出来吗?”

    “好端端怎么生气了?”

    “什么好端端的,人家当然是有原因才生气的啊,哼!”

    “再哼就是猪鼻子了。”

    “你才是猪鼻子呢!哼!”

    “你看这还不是猪鼻子?”

    “哼哼哼哼!”

    “好了好了,你哼就哼吧。”

    “笨蛋夏尔!”

    “嗨,死丫头!给你送伞,你还敢说我笨蛋!真是有没有良心啊你!”

    “我就哼了啊,哼哼哼哼哼!跑出去那么久都不回来,一点音讯都没有,姐姐都担心得睡不着觉呢!你这个臭人!我不理你了!”

    “好吧,不要理我好了,我还不想理你呢。”

    “哼!气死我了!”

    “你又气什么?我不做向导,哪来的钱啊?傻丫头,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我会不知道?做向导有什么好,香山森林深处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运气碰到厉害的魔物,你不就危险了。我是在担心你啊,笨蛋!”

    “哦。”

    “就一个哦?”

    “那你还想怎么样?”

    “保证啦!保证你以后再也不做什么向导了,不要随随便便离开了那么久一点音信也没有啊!”

    “没空和你斗嘴,要保证的保证是最没有保证的,你不知道?”

    “真是,你这个臭人,再也不理你了!”

    “哦。”

    “哼!”

    “……”

    “哼!”

    “……”

    “夏尔,你这个坏蛋!”

    “反正没你坏啊,你这么霸道。做什么是每个人的自由,旁人是没有权利干涉的,懂不,小丫头。”

    “我要把你这句话告诉姐姐,说你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心里。哼!姐姐和我都白担心你了!我告诉她,让她不理你!你认错了才理你!”

    “你姐姐才不会像你一样刁蛮无理的,她不会听你的哦。”

    “她会的!”

    “不会。”

    “会,肯定会!”

    “好吧好吧,顶多不理我一会儿,而且那也是因为你挑拨离间的缘故。啧,真是一见萝莉,诸事不顺啊。”

    就这样,两人相互斗着嘴,不急不缓地向着村中心医院走了过去。

    “对了,你姐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除了担心你的安全之外,就是医院里的那些事呗。”

    “恩。”

    “哦,对了,最近好像得鼠病的人特别多,村中心医院都已经治了十多个人了。”

    “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啊。姐姐说现在村中心医院来了一个传染病方面的专家,他会不会就是因为这里有鼠病才会过来的啊?”

    两人聊着聊着,李昂终于来到了村中心医院。然而,当走进医院之时,一件意外的事映入了李昂的视线,这让他不由愣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