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有事好好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第049章:有事好好说

    ------------

    当李昂离开之后,震惊的众人才慢慢回过了神。一时间,只听到各种议论声不停地响起。

    “太狠了,太狠了,这一枪下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嘿,这狠劲!妈的,太带感了,这小子!”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忍不住感叹道。

    “不仅格上够狠,而且还有狠的实力。真的不错。”闻言,红色板寸头嘴角一扯,颇为冷淡地笑了笑,随后回道。

    “这才叫不错?”

    小胡子听完红色板寸头这话,不由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马比德,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们是真的老了,跟不上时代了。现在的年轻人,个顶个得出手歹毒啊。不亏是混黑的!”

    “哼,跟着老彼得那老家伙可没有什么好下场,这老家伙现在可是被北街潘家军打得不可开交,现在还来招惹南街的斧头帮,我看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红色板寸头顿时嗤笑了一声。

    “再乱也不关我们这种民的事啊,只要不打到跳蚤街,管他们是死是活。”

    两人正说着之时,只见看戏的人群中有三个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其中一个退出了人群,然后不知去向了哪里,而另外两个人一个走向了马比德,一个走向了少年小丁。

    这时,眼看着浑无法动弹的少年小丁就要被马比德的同伙带走,忽然从原本看戏的人群中跑出了一个青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卖假翡翠的青年。他的名字叫江华。

    “放下那个孩子。”江华毫无顾忌地拦在了拎起少年小丁就离开的男人。他不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他将与整个南街为敌。可他做不到袖手旁观。尽管他不知道小丁被带回去之后会怎么样,但他可以想象得出那绝对是没有好结果的。但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少年小丁就这样被带走,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冲了出来。

    后果自然就是,他被打了,被两个虎背熊腰的打手狠狠地揍趴到了地上。尽管他一次又一次地站起,然而即使他的精神有多么顽强,他的体格却实在瘦弱,于是一次又一次地被狠狠按倒在地一通暴打。

    至于那些围观的人,对这种生冷漠的人来说,不过就是看完了一场戏,然后接着看另外一场戏而已。

    “大哥哥,不要再站起来了,你是打不过他们的,不要救我了,……”小丁哭着喊着。

    江华擦拭一下嘴角的鲜血,闻言安慰般地朝小丁笑了一下。可他和小丁一样,已然被打得面目全非,上布满了青淤和伤痕,脸上甚至有好多肿块,一块青一块紫的,这一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他摇晃着体再次硬着站了起来,再度拦在了打手的前,虚弱地说道,“你们别想带走这个孩子,除非,除非踏着我尸体过去!”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打手顿时嗤笑了一声,毫不留地嘲笑了起来,“就凭你!识相的就给我快点滚开,否则我打得你下半生不能自理,你信不信!”

    “你们斧头帮一群大男人,靠着孩子偷东西发财,现在还想伤害这个无辜的孩子,你们还有没有羞耻心了?而且还想仗着人多势众欺负到我们跳蚤街!不要以为我们跳蚤街是你们斧头帮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有本事你打死我,否则就给我把孩子放下!”

    说着之时,江华环顾了四周一眼,突然大声吼道,“跳蚤街的各位,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可怜的孩子被斧头帮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带走吗?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孩子面临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会被活生生打断手脚,变成乞丐!就像红枫镇到处可见的乞丐孩子!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看到的残疾孩子,没有一个是天生的残废!那都是被斧头帮这群狗娘养的故意打断的!你们忍心看到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断手断脚吗?你们的良心呢,你们的义气呢,你们的血呢?就是因为你们的冷漠,黑街的势力越来越大,现在都已经欺负到我们跳蚤街上来了,将来这里还有我们的容之地吗?不,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你们是愿意蝇营狗苟苟且偷生,眼看跳蚤街并入黑街的势力范围,还是团结起来把这些该千刀万剐的杂种轰出跳蚤街!”

    一口气喊完,江华却悲哀地发现围观的众人竟然没有一个胆敢站出来。

    “说完了?”这时,看着哀莫大于心死的江华,打手脸上狰狞地笑一下,捏了捏手指,猛地一拳挥向了江华的肚子。

    砰!

    伴随着一声重响,只见打手碗大的拳头狠狠砸中了江华的腹部。与此同时,江华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体不由自主地弓了起来。

    一刹那间,江华只觉得天旋地转,再强的意志力也抵抗不住剧痛的侵袭,意识不由陷入了昏迷。

    “我到底为了什么啊,做什么好人啊,这冷漠的世界,各人自扫门前雪还来不及,那还管他人瓦上霜啊,……”在倒下地面之时,江华心中想道,嘴角划过了一抹凄然的苦笑。

    这时,打手一拳刚落,紧跟着一记踢腿狠狠踩向了倒在了地上的江华,而且正对江华的脸。如果这一脚踩实了,江华就算不死也得落个毁容的后果。

    千钧一发之时,一只意外的手出现了。这是一只中年男人粗糙的手,手掌十分宽大,手指粗长有力。正是这么一只手,将打手踩向了江华脸上的脚抓住定在了半空之中。顺着手看去,可以看到手的主人是一个拥有红色板寸头的中年男人。

    “年轻人,话虽然说得不够煽动,但是勇气可嘉,你很不错啊。”紧接着,只听到红色板寸头对倒在地上的江华微微笑了一下,语气淡淡地说道。

    “呵,……”闻言,江华笑了一下,再也支撑不住昏倒了过去。

    这时,眼看自己的脚被人抓在手中,打手心中顿时怒起,冷笑道,“老家伙,你也想多管闲事?嫌命长了?敢惹我们斧头帮!”

    “不敢不敢,这位斧头帮的兄弟,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肝火,您看这小兄弟已经被您打得快没有气了,您消消气,息怒息怒,……”红色板寸头连连赔笑着说道。

    可打手哪会买账,一用力便将自己的腿从红色板寸头的手中抽了回去,口中怒道,“我息你妈息怒,敢惹我们斧头帮,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抬起一脚就狠狠踢向了红色板寸头。劲力之大,甚至连踢腿划过的风声都可以清晰听到。然而,这一腿却被红色板寸头接了下来。

    只见红色板寸头半蹲在地丝毫未动,抬起左臂硬生生挡住了打手的腿。随后反向一推,猛地将打手推了出去。

    这一刻,打手没有想到自己本以为势在必得的一脚竟然被对方轻松挡住,而且还将他推了出去,一时间感到颜面受损,顿时怒吼了一声,拔出了随携带的斧头,冲上前挥起斧子就劈向红色板寸头。

    “有话好好说,兄弟,兵器无眼,……”红色板寸头一见这形,急忙站起来,举起双手,一边摇摆一边息事宁人地说道。

    “砍得就是你!”打手疾步追了上去,只见他双目一瞪,手中的斧头自上而下猛地一个下劈砍向了红色板寸头。

    铿锵!

    刹那间,只听到一记冷兵器相交的声音忽地响起。出乎意料的是,原本还握在打手手中的斧头从半空中一闪而过,随后不知飞向了何处。

    “再商量商量,有事好好说,好好说,……”这时,红色板寸头再次一副小心翼翼地陪笑道。只见他的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柄片刀,刀的形状就像是最普通的西瓜刀,如同一把带柄的尺。唯一不同是,红色板寸头的这把片刀就和他的红发颜色一般,呈现出一种暗红如血的颜色。

    打手愣了一下,他转头看向了自己的手,愕然地发现自己的斧头竟然不见了!还好,斧头帮的成员每个人都拥有两把斧头,于是他拔出另一把斧头。

    一见这个形,红色板寸头收敛起了赔笑的表,神极是认真地问道,“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

    “我商量你妈啊!”打手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再一次挥起斧头劈向了红色板寸头。

    然而前一次红色板寸头都能够在手无寸铁的况下突然变出一把片刀劈飞掉打手的斧头,这一次打手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不过,这一次红色板寸头再也没有手下留,手中的片刀红芒一闪,只一刀就砍掉了打手握着斧头的手腕。

    紧接着,杀猪般的惨叫顿时响彻了跳蚤街。另一个打手眼看事不对,连忙从怀中摸出一支响箭,大有一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架势。只可惜打手还未点燃响箭,一支飞箭便穿了他的手臂。

    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红色板寸头交谈的小胡子中年人。这时,只见他的手中端着一架制作精良的精钢弩弓,弩弓的上方连着一个放置飞箭的铁盒,看其模样应该是一架连弩。

    “跳蚤街的所有人,是该重振我们男人雄风的时候了!今天就拿斧头帮这两个狗娘养的畜生开开杀戒,是带把的男人就给我狠狠打啊!”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蓦地,原本只是看戏的人纷纷逮着机会痛打起了落水狗。

    曾经嚣张不可一世的斧头帮打手如同过街老鼠一般,满脸狼狈不堪地四处躲避着挨打。一时间,整个跳蚤街变得喧闹无比。这时没有人注意到,某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李昂的脚步悄无声息地走过,然后脚步一停,随即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斧头,再之后一转眼消失不见了影。

    与此同时,镜头一换,我们可以看到,在角落的影处,躺着一个早已死去多时的男人。而他,就是之前斧头帮打手中的其中一个离开去通风报信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