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第四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当李昂的声音从冷血的耳边响起,冷血知道,他今天栽了。可他想不明白,他到底哪里疏忽了以致于自己被发现。于是,他问道,“你怎么察觉到我的?”

    李昂没有回答,只是用枪顶着冷血的后脑勺,然后一伸手就拿走了他手中的狗腿刀,与此同时口中说道,“你最好别动,否则什么后果你是知道的。”

    “我不会动。”

    狗腿刀被夺,冷血第一反应就是暴起反击,可是冰冷的枪口阻止他的冲动,他压制住内心之中的怒气,语气配合地说道。

    “很好,现在举起双手,别耍花样。”这样的态度让李昂很满意,他再次命令道。

    “你想干什么?”

    然后,冷血很快就明白李昂的企图。因为李昂开始搜他的了。而且搜索得非常专业,一圈下来就把他上的所有的装备都解除了干净。其中包括腰上的七把飞刀和另一把狗腿刀,以及绑在小腿上的一把匕首。

    在搜期间,冷血不是没想过反抗。可是他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敢动,对方的手就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而他,在这种况下只有死。所以,他不敢冒险。

    “现在慢慢转,然后走出房间。我的枪会一直跟着你,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听话,别动歪主意。”

    “你到底想干吗?”冷血忍不住问了。太奇怪了,这种况下不是应该问他是谁派来的吗?这个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嘘!”

    顿时,只听到李昂嘘了一声,示意冷血安静下来,紧接着继续说道,“说话小声点,不要打扰别人睡觉啊。”

    这时,转的一刹那,冷血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李昂的模样。黑暗中,只见少年那对冰冷无物的眼睛让他不自地打了个寒颤。少年甚至还笑了,如同魔鬼的微笑一般。于是一瞬间,冷血控制不住地一阵心惊跳。

    终于,冷血还是按照李昂的吩咐,慢慢走出了秦家。两人路过客厅的时候,睡在沙发上的黑猫睁开眼看向了他俩,然后轻轻喵了一声就闭上眼躺了回去。不久,李昂和冷血走进了秦家房子背后的竹林深处。

    冷血看了看四周环境,正想假装摔倒趁机逃跑。可李昂却像是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一般,突然让他停了下来。

    “你很小心。”冷血笑了笑,半真半假地夸了一句。

    “小心驶得万年船。”李昂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下来。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冷血继续说道。

    “随意。”

    “你是怎么发现我进了你的房间?”冷血又一次抛出了这个问题。

    “无可奉告。”

    说完,李昂又突然说道,“脱衣服。”

    “呃,什么?”冷血愣了一下,不反问道。

    “脱衣服,你听得懂。”李昂话语很平淡地再次说道。

    “我觉得你小心得过头了。你放心吧,我上没有武器了。”

    “快点!”

    “好吧,听你的。”冷血用很无奈的语气说道。他想用这种说话方式放松李昂的警惕,可惜对方好像无动于衷。脱衣之时,冷血暗自思索着接下来他该如何逃脱。

    他穿了一件紧而有弹的夜行衣,当衣服即将从他的脖子滑出脑袋之时,冷血突然听到了一记仿佛弹簧拉紧的声音,他有点奇怪。

    这时,夜空下的竹林深处,当冷血脱衣之时,只见李昂拿出了银针发器,随后走进了对方,一边走一边将银针发器对准了冷血的左腿。当两人相距一米不到之时,李昂猛地按下了大拇指。

    只听到噗得一声响起,就看到银针弹而出,月光下冷光一闪,瞬间钻进了冷血的大腿中。

    “啊,……”冷血惨叫了半声。

    是的,只是半声而已。

    因为在他刚喊出口的一瞬间,李昂已经闪电般出手狠狠握住了他的脖子。

    这时候,只见冷血的头和手此刻都被紧衣束缚住,他难以挣扎。而银针入,让他感到痛入骨髓,可他甚至想大声叫唤都办不到。于是在痛苦和窒息之间,他昏迷了过去。

    昏睡了不知多久之后,冷血痛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四周,这时候李昂的影已经不在了。

    魔鬼,他是魔鬼!

    冷血心中抑制不住地骂道。从头到尾都在玩弄他,这个人简直就是魔鬼!他一边大骂着,一边费劲了力气将夜行衣重新穿了回去,然后他看了看四周,李昂不见了。

    冷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他是一个杀手,他想杀李昂。当然并不一定会杀,这要看李昂到底合不合作了。可是他失败了,然而对方却什么问题都没有向他提问。他现在在哪里?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已经不管他了吗?想着想着,冷血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冷。

    这时差不多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空气里的温度下降了很多。可外界的低温,哪有冷血心中的寒意刺骨。

    任务失败了,他必须赶快离开这里。

    一想到这,冷血挣扎着爬了起来。体刚动,左腿顿时传来了一阵苦不堪言的痛楚。

    “啊!该死!”痛苦让冷血忍不住骂了出来。

    他看向了大腿,足足有手指长的银针只留下小小的一个尾端。如果不拔出来,他根本无法走路。于是他开始拔针。可是该死的他颤抖的手指根本捏不住银针,更使不出半点力量。所以他开始用牙齿咬,终于被他咬了出来。最后,他连皮带满嘴鲜血地吐掉了口中的银针。

    不久之后,冷血瘸着腿离开了竹林。可他不知道,夜幕下,一个等候已久的影悄悄地跟上了他。

    他是谁?他是李昂。

    其实冷血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想到,他会被李昂跟踪。可他太痛苦了,他无暇顾及到这些。

    冷血从来没有觉得路会那样漫长,他的左脚只要一使劲就会控制不住地颤抖。不过,他还是走回了红枫镇。他没有去老彼得的红玫瑰酒吧,因为他这时也已经想到了李昂或许会跟踪他。

    他是一个杀手,他有他的职业道德。他知道他自己惹了瘟神,可他不会给老彼得惹麻烦。于是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个家寒酸破落。因为他很少住在这里,更多时候,他是睡在美女们的大腿和部之间。

    冷血急急忙忙地收拾起了行囊,因为他要不告而别,他要尽管离开这个鬼地方。一个失败的杀手,他的出路只有逃离。

    他从铺的暗格里掏出了那本杀手潜行术《影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行李之中。这是本了不起的秘籍,因为这本秘籍,他的任务每次完成得都很精彩。可惜今天,他的好运到头了。

    可是只要他离开之后,他还会东山再起的,他要报复李昂,冷血这样想着。然后,他仔仔细细地环顾了一眼房间之后,转走了出去。

    然而,刚打开门的一刹那,冷血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冰窟。因为,一个他心中早已预料到但却始终不愿相信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之中,如同魔鬼一般魂不散。

    “哟,赶着去哪?”李昂靠在房门边的墙壁上,歪过头望着冷血戏谑地问道。只见他的双手放在前,其中右手握着的左轮手枪正对着已然踏出门外的冷血。

    听到这仿佛催命般的声音,冷血不吞了吞口水,冷汗瞬间冒出,顺着额头流淌而下。

    “我差点忘了问你,到底是谁派你杀我呢。说吧,是谁指使你干的?”李昂忽然问道。

    话音刚落,只见冷血猛地抽后退缩回了房间。可是他快,李昂更快!更不用说冷血的一条腿已经残了,根本跑不过李昂,所以他只不过是在负隅顽抗而已。

    李昂紧跟着冷血冲进了房间,与此同时,左轮手枪毫不犹豫地砰得开了一枪。这下冷血的两腿都废了,他顿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啊啊,魔鬼,你这个魔鬼,……”冷血倒在地上仍旧不断地向后爬去,口中惊恐地大喊大叫道。

    听到这话,李昂不由挠了挠脑袋。心中暗想,好像还没怎么样呢,就说我魔鬼,你对魔鬼的定义太肤浅了点吧。

    接下来就是一番少儿不宜的拷打审问过程,任凭冷血的职业守有多高,以李昂掌握的审问酷刑,还是从冷血的嘴巴里撬出了幕后指使者。其实他心里也想到会是彼得,毕竟远无怨近无仇的,唯一值得怀疑的对象也就是他了。

    等到一切搞定了之后,凌晨五点一刻,李昂回到了香山村。洗洗干净之后,他抓紧时间补了一觉。

    至于冷血?他死了。当然,李昂没有杀他,他是被李昂说的酷刑吓死的。冷血的死让李昂感觉自己很无辜,明明他什么都没干。好吧,这话说出去也没几个人相信就是了。

    冷血的死很快被老彼得知道了,他有怀疑过李昂,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因为李昂制造了一定的假象,而假象只会让人怀疑是冷血得罪了什么人遭到报复才死的。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