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第一份工作是药剂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这时,当李昂拿出医疗绷带,秦丽芬的表愣了一下。她先是看了看李昂手中的医疗绷带,紧接着转头看向了李昂。突然间,眼泪就啪啦啪啦地掉了下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李昂原本还微微笑着的脸上的表顿时有点措手不及,就那样保持着僵硬的笑容。

    这是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哭了?

    正当李昂想不明白之时,只见此刻刚要走上楼梯的秦可亲一个掉头转了回来,一脸气势汹汹地奔向了李昂,抬起手就是一下脑瓜子敲向李昂。

    李昂怎么可能被她敲到,一个撇头就躲了开来。秦可亲没敲到李昂的头,气得牙痒痒地骂道,“臭阿尔,谁让你又用炼金术了?你还嫌你伤得不够啊!臭混蛋,我和姐姐才离开半天,你就胡作非为。你真是想气死我们啊!”

    说着,要又捏起拳头来打李昂。但以李昂的个,哪能吃这种亏啊。就算事是他做错了,但也犯不着挨打吧。于是,他急忙站了起来,躲开了秦可亲的拳头。

    “喂喂,你这丫头。真是没大没小啊,竟敢敲我脑袋!”

    然而秦可亲看起来真的很生气,依旧不依不饶地扑了上来,“臭阿尔,你还有理了!”

    李昂大声反驳,“我怎么就理亏了?不就是用炼金术制作医疗绷带而已,这又不危险。我又没碰子弹。”

    “你,你,你,臭阿尔,你混蛋!”秦可亲瞪着眼睛,看着四处躲躲闪闪的李昂,恨恨地伸出手指着他,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看起来一副泫然泣的模样。

    好吧,才一会儿两个女人都被自己弄哭了。李昂倒是才感到愧疚了,不由说道,“我说你们两个,不要这么容易就流眼泪啊。我又没怎么样,这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吗?”

    一说这话,秦丽芬的眼泪就流得更加大了。她抿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李昂,眼神中满是痛苦和哀伤。

    李昂愣了愣,继而就想到自己现在这幅惨样就是拜炼金所赐。所谓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当然他无所谓,但是不代表秦家姐妹不担心。万一他再出个好赖,还让不让这姐妹俩活了。

    想通了这点,李昂有些讪讪然。可是,他主要是觉得自己每天无所事事,再加上现在家里的条件又这么拮据,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然后又发现自己的炼金术有点用处,因而想要共同分担一份压力。却不想,反而勾起了两姐妹的担忧之

    对于带给别人困恼,李昂向来能够及时改正,于是他连忙歉意地说道,“呃,这个,丽芬,对不起,我只是见家里的经济这么紧张,所以很想帮帮忙。你别哭了,是我错了。”

    “错哪里了?”秦丽芬流着泪,抬手擦了一下,却止不住流得更多了。

    闻言,李昂愣了愣。他这是权宜之计,之所以会认错,只是为了让女人不再哭泣罢了。他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了。一颗颗像是珍珠似的,多让人心疼。没想到,秦丽芬竟然让他做起了自我检讨。

    这不让李昂想起了上辈子在孤儿院的时候,当他犯错了之后,老师严肃地坐在椅子上板着个脸问他你自己说错在哪里。明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偏偏还要让他说一遍。好像这样,他对于错误的认识就要深刻一点。

    以前觉得这老师真无聊,后来孤儿院失火,老师为了救孩子,不幸被大火吞噬。每每回忆起老师,李昂都分外想她。人啊,只有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却又已经为时已晚。

    可是,秦丽芬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再说了,李昂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喜欢玩泥巴的调皮捣蛋孩子。而且,他有错吗?李昂觉得自己没错。

    其实炼金并不是一件危险的事,只有错误的炼金才会发生危险。就像夏尔,用水属的炼金之火去做子弹,虽然说这样不是不可以,但是不合适。

    水属的炼金之火,因为属温和,不阳刚,不霸道,所以不适合炼制爆发力十足的子弹,但是却适合炼制药剂用品这些东西。

    然而,秦丽芬说他错了。好吧,他有错,他大大的有错。

    “我错在不该趁你们不在,就胡作非为。”

    “具体点。”秦丽芬又发言了,眨着大眼睛巴巴地望着李昂。她一边哭着,一边翘着嘴吧,一副老大不开心的模样。

    这一刻,看着她气鼓鼓的脸蛋,李昂怦然心动。老婆,你不能这么犯规啊。你哭起来的样子这么可,我以后会忍不住欺负你的。

    “呃,我错在不该用炼金术。”李昂勉为其难地承认了错误。

    “哼,你也知道。”

    秦丽芬吸了吸鼻子,然后又说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写一份八百字的检讨。”李昂下意识地把上辈子的惩罚说了出来。

    说完,才蓦地醒悟过来。心中暗叹,童年影啊。

    听到这话,秦丽芬却是一愣,然后皱了皱鼻子。

    李昂一看苗头不对,似乎有中雨转到暴雨的倾向,于是急忙说道,“好了,好了,你说怎么办吧?”

    “那我说,你都听我的吗?”许是哭了太久了,秦丽芬哽咽了一下。

    不听,肯定不听啦,打死都不听的啊。

    “听,肯定听!”李昂满脸真诚地说道,用力地点着头。

    “那我要你不许碰炼金术,你也听吗?”一听到这话,秦丽芬暂时不哭了,目光将信将疑地问道。

    “这个嘛,……”李昂顿了顿。

    然后,他突然看到秦丽芬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眼泪,又要转大雨,不由忙不及地点头答应道,“听,肯定听,这是必须的。”

    “那好,你记得答应过我的。男人应当重承诺,否则就是小狗狗。”说完,秦丽芬不哭了。抬手擦干净了眼泪,然后望着目瞪口呆的李昂得意地笑了起来。

    “呃,不是,你不能这样,丽芬,……”李昂愣了好一会儿,才蓦然醒悟过来。

    “骗人的是小狗狗,阿尔想做小狗狗吗?”然而,还没等李昂说出些什么,秦丽芬伸出了手,捏住了李昂的脸蛋拉扯起来。

    而且手下一点都不留,一边拉扯,一边口中后怕地说道,“阿尔,不要碰炼金术了,好吗?”

    如果说,李昂一开始还想和秦丽芬计较计较,责问她为什么用眼泪糊弄自己。但是,当他听到女人这时诉说的话语之时,感受着这番简单话语中所包含着的浓浓担忧之,原本还有所苦恼的心思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知道,秦丽芬的眼泪绝不是为了骗他而流。

    “好吧,好吧,我不碰炼金术了,你先松开手。”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昂的嘴巴有些漏风。没办法,秦丽芬似乎扯他的脸皮扯上瘾了。而且掐住之后拉扯的力度也颇大,弄得他都感到有些疼了。

    李昂甩了甩头,想要甩掉女人的手,但秦丽芬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甚至一只手还不够,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捏住了李昂的另一半的脸颊。两只手一起用力向两边拉啊拉啊,拉得李昂整排前牙都露了出来。

    “哈哈,好玩,我也要玩,……”这时,秦可亲看着姐姐欺负着李昂,于是也想趁机过来略施小惩。

    可李昂哪能给她占便宜,被老婆惩罚那是的体现,被小姨子打那不叫,那叫抖M。所以他连忙一用力,将自己的脸从秦丽芬的手指中挣脱了出来。

    “站住,臭阿尔,你给我站住,……”秦可亲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却不想对方这么讨厌,还没让她敲到一下脑袋就跑了,顿时心有不甘地大喊道。

    你谁啊你,叫我站住就站住,你脸面可真大。李昂心中暗暗想到,脚步灵活跑位,就是不让秦可亲碰到他。两人追追躲躲,倒是一时间忘了旁边的秦丽芬。

    秦丽芬看着两人胡闹的两人,忽然笑了笑。虽然眼中犹有忧虑,但像是放下了很大一块心石般舒了一口气。看了一会儿,她看到李昂被秦可亲一推,猛地一下扑倒在了沙发上。紧接着秦可亲一个饿虎扑食,飞快地骑上了李昂的腰。紧接着正要用力去敲李昂的脑袋,但不想还没敲到,反而被对方挠起了痒痒,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噗通一下从沙发上掉了下去。看到这,秦丽芬不由噗嗤一笑。

    第二天,秦丽芬去村中心医院的时候,还是问了问邓医师需不需要药剂师。其实不用问,她也是知道答案的。随后当面对邓医师的疑惑之时,她犹豫了一下。然后便说出了李昂的想法,还拿出了李昂制作的那块医疗绷带。

    邓医师查看了一下医疗绷带,随后推了推老花眼镜,很感慨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阿尔这孩子终于还是想通了啊,水属的炼金之火,他不做药剂师,那真是浪费了才华啊。”

    就这样,李昂在这个异世大陆的第一份工作算是敲定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