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幡然悔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 )    “哎呦,这是怎么了,……”当邓医师跑进实验室之后,连连问道。

    “……”这时,邓妙妙抬头看了一眼夏尔,露出了一抹疑惑的表,李昂转头看了一眼向他望来的秦丽芬,嘴角无奈地笑了一下。随后走到了女人边,简略地讲述了一番过程。

    闻言,秦丽芬看向了吴仁心,皱起了眉头。

    紧接着,只见邓医师搭着吴仁心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继而翻开后者的眼皮查看了一下瞳孔,随后探了探鼻息,轻轻摇了一下头说道,“脉象紊乱激烈,瞳孔扩散,呼吸急促,并伴随高烧,这和之前的鼠症状基本一致。”

    “可是鼠病不是已经消失了吗?”一旁的邓妙妙听后,不由问道。原本她还以为是李昂打伤了吴仁心,却没有想到原来其中另有隐,一想到对自己刚才冤枉了李昂,不感到了一阵歉意。

    听到邓妙妙的话后,邓医师瞪了一眼邓妙妙,口气微微带着教训道,“谁告诉你鼠病消失了,先前可能只是潜伏罢了,小吴一直在研究这次鼠病,实验过程中不小心感染了也说不定。”

    “哦。”邓妙妙应了一声,随后急忙说道,“那赶紧挂点滴退烧啊!”

    “既然知道还不赶快去拿退烧药过来,光在这看着干什么?”听着邓妙妙的话,邓医师哼了一声。

    不久,当点滴挂上了之后,吴仁心终于有了一些好转,可依旧还是没有脱离危险。见到这样的况,邓医师沉默了半晌,喃喃自语道,“这似乎是已经进化了的鼠病毒,简单的退烧点滴已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

    “那怎么办?”邓妙妙急问道。

    邓医师没有回答,这时转头看向了李昂,问道,“阿尔,普通的医疗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你用jīng神力探视一下小吴的体,看看究竟还怎么样了?”

    “肌开始萎缩,神经纤维有断裂的迹象,脏器老化严重……”当jīng神力如同x光线一般从吴仁心的上一扫而过之后,李昂语气震惊地说道。

    “这么严重,才打个架而已,就变成了这样了啊?”一听这话,邓妙妙眼神怪异地看向了李昂。

    “看我干什么,我还奇怪这家伙刚才一强横的力量是什么来的,看起来他是用了什么秘法燃烧了生命,才会拥有如此惊人的变化。”李昂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病上此刻气若游丝般的吴仁心,心中不由有些同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如果不是吴仁心过度地使用力量对付他,也许就不会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邓医师看着陷入了昏迷中的吴仁心,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鼠病这个课题,一直是小吴在研究,关于这方面,本来他最为清楚,没想到反倒是他出现了最严重的病。”

    说着,摸了摸吴仁心的额头,随后收了回来,叹道,“现在高烧不止,在这样下去说不定连大脑都会烧坏。”

    “还是把他送到镇上去吧,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以这里的设备和药品是无法有效治疗,或许镇上有特效药也说不定。”看到已经束手无策的邓医师,李昂建议道。

    闻言,邓医师点了点头,神有些无能为力地说道,“只能这样了。”

    见邓医师也同意了这般处理,李昂二话没说,便上前背起了病上的吴仁心。虽然对他来说,吴仁心即使是死了也无足轻重的事,但对方毕竟不是匪徒恶霸之类死不足惜的残渣,李昂犯不着为这种人背上间接杀人的罪名。

    “妙妙,医院就暂时交给你和丽芬了,我和阿尔去镇里。”说着之时,邓医师紧跟着李昂走出了村中心医院。

    当听到邓医师的交待之后,邓妙妙点了点头,不久之后,当看到李昂背着吴仁心的影渐行渐远,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望着李昂背着吴仁心离开的背影,秦丽芬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她有些担心,毕竟如果吴仁心一旦出了意外的话,那不管什么原因,李昂都会背上一定责任。

    似乎看出了秦丽芬脸上担忧的神,邓妙妙走到了女人边,安慰道,“放心吧,丽芬,不会有事的。”

    听到女人的安慰声,秦丽芬缓缓点了点头,轻轻舒了一口气,暗想但愿吧,随后看向了邓妙妙,微微笑了一下。

    “妙妙,其实,小吴他喜欢我。”忽然,秦丽芬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邓妙妙顿时睁大了眼睛,神怔怔地看向了旁的女人。

    秦丽芬之所以会突然说出这话,是她想让邓妙妙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她是未雨绸缪,怕李昂会因为这件事负不该承担的责任。

    当邓妙妙看向她时,秦丽芬便将之前傍晚下午吴仁心向她告白,甚至强抱她,之后被及时出现的李昂发现,并阻止吴仁心的不轨企图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不得不说,秦丽芬这个女人是真的只为夏尔考虑。李昂能够得到这样的未婚妻,确实是一种福气。

    好在事并不是很糟糕,因为及时送到红枫镇的中心医院,吴仁心在得到一番抢救之后,终于退去了高烧,体也渐渐平复了下来。但因为过度燃烧了生命力,整个人似乎都虚弱了下来,甚至寿命也会相应减少。

    不久之后,当吴仁心躺在病之上幽幽醒来之时,病房之中并没有人,邓医师和主治医师站在病房外交谈着。

    “超人病毒,果然还是失败了吗?”这时,感受到虚弱的体,吴仁心内心之中感到了一片死灰。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了强者,但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空而已。

    忽然,病房的房门推了开来,只见李昂走了进来。

    “醒了?没想到你竟然敢拿自己做实验,还能活着,真是命大啊!”李昂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病边,走到前,随手搬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之后上上下下打量了后者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你就尽奚落我吧。”吴仁心冷冷地瞥了一眼李昂。

    闻言,李昂耸了耸肩,直截了当道,“你就这么想要得到所谓的力量,甚至感染病毒也在所不惜?”

    似乎是死里逃生了一回,吴仁心这时已没有了和李昂针锋相对的心,但或许就是看不惯李昂脸sè平淡的模样,脸上一片苦涩,不甘地怒道,“你懂什么,这世上谁不希望可以得到力量,你是炼金师,你可以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你根本不了解像我这种弱者的痛苦!”

    一听这话,李昂顿时嘴角一弯,讥讽道,“哈,真是笑话,我为什么要了解你的痛苦?你以为世界是围着你转吗,全天下人都要来知道你的痛苦?”

    说着,李昂忽地嗤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这世上谁没有痛苦,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痛苦?真是想要力量想疯了,竟然不管不顾就给自己注shè病毒。要不是抢救及时,你以为你还能活着。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死了,你的父母会如何?”

    随后,看着不言不语的吴仁心,李昂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丽芬才想要变强。但是就算你能够打败我,你也一样得不到丽芬的心。不是什么都可以用力量获取的,至少我和丽芬之间的不可以,所以你又是何苦呢。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样做,到底值得吗?”

    说完,李昂重新站了起来,转走出了病房,随后关上了房门。

    李昂和吴仁心之间的恩恩怨怨,说起来两人最多不过就是敌而已,谈不上有多大仇怨,因此对于吴仁心,李昂并不会向对待如同黑街道格之类的社会败类一般,可以毫不留地铲草除根。

    随着房门紧闭,病房之中,吴仁心抬头望着白sè的天花板,眼神发呆,陷入了久久的无言之中。他的双手,握紧松开,松开又握紧,直到许久之后,彻底松了开来。忽然吐出了一口浊气,伸出一只手捂住了眼睛,喃喃低语道,“我真的错了吗?”

    在李昂背着他一路跑来镇中心医院的过程中,他虽然一直昏迷着,但意识中能够感觉到,是李昂一直在背着他飞奔。

    如果不是李昂,他的体或许早就因为来不及救治而崩溃了。如今仔细想来,他对李昂的憎恶,完全是出于一种畸形的嫉妒。一旦认真反省之后,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可笑!

    “我可真是个天下第一傻子啊。”捂住自己的眼睛,吴仁心低声说道。忽然,只见被手掌捂住的脸颊上滑落了一滴苦涩的泪水。

    虽然因为差点死而复生而想通了许多,但是是一种令人伤感的东西,特别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初恋。

    就这样,捂住自己的眼睛,吴仁心压抑住哽咽的嗓音,轻轻哭泣了起来。说到底,吴仁心终归还是个单纯又可怜的人。

    至于李昂,既然吴仁心的命能够保住,接下来也就没有他的什么事。随后和邓医师说明了一下况之后,他便告辞了镇中心医院。离开医院之时,突然想到,如果他和丽芬要去海边的话,好像两边路途还蛮远的样子,于是为此略微感到有些发愁。

    “有了,陆地神行者……”啪的一打响指,李昂想到了米勒的那辆三轮挎斗。

    与此同时,红枫镇某片贵族聚集区的某个jīng致华美的房间中,正在弹着《小夜曲》的米勒突然打了喷嚏,弹着钢琴的手指不由自主停了下来,心中暗道一声奇怪。

    随着他手中的动作停止,只见他的旁,数个衣着jīng美的男男女女却依旧沉浸在美妙的幻境之中,直到许久,才蓦然清醒。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