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坏事的可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夕空01 书名:异世枪刃
    这时,只见躲闪不及的秦丽芬顿时被得满头满脸都是,一眼望去,不让人感觉起来透着一股**的意味。只看到她整个人似乎愣住了,抬起头眼神呆呆地看向了李昂,随后伸出手指揩了一些白色液体放在了眼前,就那样直愣愣地看着。

    看她这幅怔然的模样,李昂一时间感到了一阵愧疚和尴尬。他竟然控制不住地当面了女人一脸,这可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噗嗤,……”突然,耳边传来了一记轻笑声。

    紧接着,轻笑声越发明显。

    当听到清脆的笑声之时,李昂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秦丽芬抿着嘴轻轻笑着,随即她抬起头看向了李昂,羞无限地翻了一下白眼,语气嗔怪道,“讨厌,阿尔,你刚才怎么也不和我说一下要躲开呀,你看,害得我现在脸上都是了呢!”

    原本听到秦丽芬的笑声,李昂还感到一阵不好意思,这时听到女人的这么一番话,顿时转移了注意力,不由语气满是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芬,我没有忍住。”

    闻言,秦丽芬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话语体贴地安慰道,“阿尔,没关系的,男孩子的第一次都是这样控制不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哦。”

    之所以会说出这番话,是因为秦丽芬认为李昂会为这样的事耿耿于怀。毕竟如果这个时候女人处理不善的话,对一个男人的一生,都会有一定的影响。因此,秦丽芬这才宽慰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随后,秦丽芬便以一个护士的份,将这种事详细地解释了一番,像是处男的兴奋点比较容易受到刺激,一旦稍微刺激到一点就会如何如何什么的,紧接着又向李昂说明了第一次的时间其实不必那么看中,有了经验和锻炼之后,这方面的能力是可以显著提高什么的。

    说着说着,到最后,似乎渐渐有着朝生理构造和心理学方面讲解过去的迹象。

    本来如此意绵绵的事,被解释成生理学上的知识,这种感觉不让人感到十分古怪。但李昂明白了这是秦丽芬的良苦用心,心中不由感到了一阵温暖。

    这个时候,原本强烈的**一经释放,李昂也冷静了许多。虽然说就这样再继续下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李昂没有被人偷窥着还能若无其事的心态,再说了两人的第一次如果发生在浴室里,未免也太过于草率和孟浪。

    想到这点,李昂便向秦丽芬说出了他的想法。闻言,秦丽芬红着脸,眼神妩媚地看着李昂点了点头。

    在离开浴室之前,两人先是沐浴了一番,当然了,其中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行为自然也是不少。

    最后,李昂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秦丽芬,而后者将头靠着他的脖间,随后李昂就这样抱着女人走向了秦丽芬的房间。

    选择秦丽芬的房间是因为虽然说秦丽芬已经完全接受了即将和他发生关系的事,但是在自己的房间中,女人大概也会觉得感更自如和放松一点。

    “阿尔。”一路上,只听到秦丽芬忽然轻轻唤道。

    她抬起头,目光柔似水般看向了李昂。

    听到女人轻唤的声音,李昂一边抱着女人走向二楼,一边口中轻轻应了一声,低头看向了女人疑惑道,“恩,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对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有点害羞,又有点期待呢。”秦丽芬喃喃地低语地说着。

    紧接着,仿佛是对自己说出的这番话有些感到难为,只见秦丽芬红着脸,小声地问道,“呐,阿尔,我这样是不是个坏女人呢?”

    李昂笑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随后,似乎并不是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一般,只听到秦丽芬如同自言自语地说道,“可是,阿尔是人家的未来老公,所以说这样的事本来就是可以的嘛。再说了阿尔也是很喜欢这样的,对吧?”

    “恩。”李昂诚实地点了点头。

    “呜,真是的,不要脸皮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今晚的我是不是坏掉了呢?”

    秦丽芬双手搂着李昂的脖颈,羞红着脸问道。

    “后悔了吗?”李昂嘴角划过了一抹笑意。

    “不是哦,阿尔。”

    闻言,只见秦丽芬微微摇了摇头。

    突然面色红润满含地说道,“后悔什么的,一开始就没有过呢。阿尔,今晚就让我一直坏下去吧。原谅我哦,因为我啊,待会儿要做一个坏女人呢!”

    “有多坏?”李昂坏笑着问道。

    这时,李昂已经抱着秦丽芬来到了女人的房门前。

    当两人驻足门前,秦丽芬忽然吻了一下李昂的嘴角,随即唇分之后对后者抛了一个感的媚眼,在后者坏笑的眼神注视下,微微咬了咬嘴唇,伸出一根手指在李昂的嘴角轻轻划着,语带惑道,“那阿尔想要我有多坏,人家就可以有多坏啦。”

    听到这样含和露骨的话语,李昂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不感到了一阵激动。他确实没有想到,秦丽芬平时一副温柔小女人的形象,甚至还有点天然呆的迹象,但原来也是个知趣的妙人啊!

    发现到了这一点,李昂不由期待了起来。待会儿秦丽芬会变成怎么样的一个坏女人呢?刚才在浴室里就已经够大胆了,那接下来会不会?吼吼,真是想想都激动万分啊!

    可是,上天似乎注定要开李昂一个巨大的玩笑。

    正当李昂抱着秦丽芬,刚要打开女人房间的房门之时,二楼另一边属于秦可亲的房门忽然推了开来,紧接着就看到穿着粉红色睡衣的秦可亲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李昂和被李昂抱着的秦丽芬之时,脸上的神微愣,随即歪了一下脑袋,口气疑问道,“呃,你们?”

    看到女孩这番故作疑惑的动作,李昂真想说,喂,死丫头,你什么意思啊,刚才都被你偷窥了是不是还觉得不够啊,你都被我发现了,丫头你竟然还敢出来搅事,难道你都不知道脸红两个字怎么写得吗?

    秦可亲并不知道李昂此刻心中的想法,只见她看了一眼听到她说话之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的李昂,并没有对他多加理会,而是转头看向了被李昂抱着的秦丽芬,再次疑惑道,“姐姐,为什么阿尔抱着你啊?”

    “啊,这个,这个……”

    要知道,秦丽芬并不知道她刚才和李昂两人在浴室里的行为早已经被秦可亲看了整个过程。这时,仿佛偷被当场抓住了似的,秦丽芬忍不住羞红着脸,一时间言语支吾了起来。

    突然脑海中灵机一动,找了一个借口说道,“那个,刚才在浴室里摔了一跤崴到了脚,阿尔正要抱我回房间里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闻言,秦可亲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的表仿佛信了这样的话。

    看到了女孩似乎听信的样子,秦丽芬不无舒了一口气,却不想这时秦可亲又说道,“恩,确实呢,浴室里的地面倒是真的有些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不过姐姐你也太不注意了,明明都已经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摔倒崴到脚呢。”

    说着之时,她走到了李昂边,面露关心地问道,“是哪只脚呢?现在好些了吗?”

    “恩,左脚,已经好多了,今晚休息一下之后,明天大概就可以了。”面对妹妹的追问,无奈之下,秦丽芬只得继续扯谎。

    这个时候,如果李昂的手能够空闲下来,怕是早已捂住了自己的脸庞。此时他心中不由暗叹起来,我的小姑,你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然而,秦可亲到底是闹哪样,这只要女孩自己才能知道。李昂不会读心术,自然是不知道秦可亲恰好在这个节骨眼出来坏事到底是抱了什么样的想法。

    接下来,因为有了秦可亲这个坏事的家伙,李昂不得不帮着秦丽芬圆起了谎言。于是打开房门后抱着女人走进了房间,再接下来假装着替女人查看了一下左脚,一番装模作样之后,见秦可亲一直在旁虎视眈眈地看着,饶是李昂脸皮再厚,也经受不住了,只好嘱咐了一下秦丽芬小心,随即便走出了房间。

    秦丽芬偷偷对李昂露出了一个歉意的表,李昂同样偷偷回了一个安慰的笑意。

    不久之后,秦可亲见李昂终于走出了房间,她暗暗吐了一口气,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都无法直视对方,要不是心里一直憋着,怕是早已无地自容了。

    她并不知道,其实李昂早已经发现她偷窥的事了。

    这时,只见她一边轻轻揉着秦丽芬的右脚,一边貌似无心地问道,“还痛吗,姐姐?”

    秦丽芬躺在上,因为女孩的存在,使得她和李昂之间再也无法单独相处,心里有些烦闷,但是因为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生不出气,只是对秦可亲的行为感到有些苦恼,这时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多了,可亲,已经没事了,你也回去早点睡吧。”

    “哦。”秦可亲点了点头,原本揉着秦丽芬右脚腕的手突然转向了后者的脚心,突然之间出人意料地轻轻挠了一下。

    秦丽芬吃不起痒痒,右脚猛地一缩。直到这时,脑海中才忽地意识到,之前她和可亲说的崴到的是左脚,而自从她被李昂抱着躺回上之时,秦可亲却是一直都是揉着她的右脚。

    也就是说……

    “姐姐,还装呐,其实我都已经知道了哦。”与此同时,只听到秦可亲的话轻轻响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枪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