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章 旧事重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自郝淑芬嫁给父亲后,就渐渐的对父亲生出怨气来,慢慢的积累成恨意;后来她上大学搬到了学校去住,就难得再回家了。因为那里不是她的家,因为那里只有郝淑芬母子、母女的欢笑声,她所拥用的只有冷漠与伤痛。

    她一直以为自己恨父亲,多年来她一直这样认为的;多么自以为是的认为,居然蒙骗了她许多年,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她是她父亲的,有多么的恨就有多么的:她,不能失去他;就算他最的儿女不是她。

    愧疚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自重新醒过来她还是第一次后悔离婚:如果她的父亲因为她的离婚而心脏病发的话,她不能原谅自己;如果她不离婚能换取父亲健康的体,她真得可以答应父亲,只要凤大勇不提离婚她也绝不会再提。

    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人民医院,她在车中不能自制的哭泣,眼前晃动的全是父亲的脸;她知道,郝淑芬的电话只要打过来,不是父亲无事了就是父亲……。她痛苦的抱住了头,不敢去想医院里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

    跳下车子奔进医院,她却不知道应该去那里找父亲;偌大的医院门前广场上全是来来往往的人,就如同世界上挤满了人一样:不管世界上有多少人,都和她李紫姗没有关系,只有那个李耀旭才是她的至亲。

    她在原地转来转去,直到大大的急诊楼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如梦方醒的奔向急诊楼:父亲应该在哪里,如果不在也应该有医生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

    急诊楼里有几个人哭倒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撕心裂肺的声音让紫姗头晕目眩,她在心里一遍遍的叫着:父亲,你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

    她撞到了好几个人可是全无知觉,只知道往前冲,只知道她要找到她的父亲;直到一个被她撞到墙上的人拉住她:“你干嘛,疯了啊?”

    紫姗用力抽手同时回头,忽然一把抓住那人的手:“李荣轩,爸……”

    “紫姗,你怎么来了?”李耀旭的声音自后传来,虽然带着疲惫可是声音很清晰,完全不像是个重病的病人。

    紫姗猛得回头,几乎把自己的脖子扭到:“爸?爸!”她差一点扑过去抱住李耀旭,因为李荣轩抓着她才让她立在了原地。

    李耀旭揉揉额头坐到墙边的椅子上:“你来不来得也帮不上什么忙,宝宝那里也要人照顾的。”他看到紫姗的脸上的泪:“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凤大勇那个东西对你……”

    紫姗把脸上的泪水抹了去,虽然泪痕还在可是她已经恢复成平常的她,因为李耀旭好端端的在她面前,所有的担心都不翼而飞:“没有,他去公司了;我去家里却没有人,听到有人说你们在医院里才赶过来的。”

    李耀旭也没有多想,主要是他现在的精神很不济:“唉。”他摇摇头没有再说话,反而低头发起呆来。

    紫姗看看父亲看看李荣轩:“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荣轩,你妈呢?”她看李荣轩和父亲的样子以为是郝淑芬出了什么事

    李荣轩看她一眼:“你装什么啊,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知道了再问有什么意思。我妈去取钱了,我在这里照顾爸,他的心脏刚刚痛了一阵,刚吃过药。”

    紫姗皱起眉头看盯着李荣轩:“你再给我说一遍。”她的声音不是很高,可是李荣轩那里马上转过了头去:“荣琪,自杀了,正在抢救呢。”

    紫姗一下子听完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是她不肯相信,也可能是刚刚太过担心父亲、现在看到父亲好好的在眼前,脑子里的有些混乱;反正她又追问了一句:“你说,谁自杀了?”

    李耀旭抬起头来:“荣琪,是荣琪自杀了;割了手腕,割了很深、割了很多道。”

    紫姗回头看着父亲半晌才道:“你们怎么会没有发现?”

    “她不在家里,她去同学那里了。”李耀旭的声音低低的:“我现在不想说,你问荣轩吧。”

    在李荣轩的叙说下,紫姗才知道了原委。

    荣琪昨天去了同学那里说要在那里住一个晚上,是她高中时候的同学,如今已经在打工赚钱了;今天一早她的同学就去上班了——在一个私营的服装商店打工,住的也是老板提供的宿舍。人都走了,就只剩下荣琪一个人。

    荣琪的同学到了店里因为忘了东西只能再回去取,这才发现了已经害脉昏迷的荣琪;她被吓得不轻,马上给老板打了电话,是她的老板打得急救电话。

    紫姗想到那天见到荣琪的样子:“为了什么,知道吗?那天,荣琪和爸你们来的时候,我看她的绪就不对劲儿。”

    话刚说完,她就感觉一声风吹过来,“啪”的一声,她就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得耳朵“嗡嗡”直响。全无防备之下,再加上紫姗的注意力全在父亲的上,根本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冲过来打她,所以挨得结结实实,一时间头都有些发晕。

    是谁打自己?她真得不是喜欢与人结怨的人,一般的事向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不可能会有人对她大打出手的。她还没有抬头,就听到了来人的骂声,便知道打她的人是谁了。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对我们说,看到荣琪不对劲你还任由她去,眼巴巴的看着她去死;你果然看我们母子几个不顺眼,恨不得我们都死绝了是不是?”郝淑芬打了一掌还不算,一边骂着一边又扬起手要打向紫姗。

    李耀旭连忙起去拦,却被郝淑芬推倒在椅子上;郝淑芬依然是恨恨的盯着紫姗:“你害得荣琪生死不明,现在你高兴了?她有个万一,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紫姗看着她莫名其妙的很,实在是不知道郝淑芬在发什么疯:“关我什么事,你……”如此挨了打就是泥人也有土儿啊,她当然不会好声好气的说话了。

    郝淑芬却大叫着打断了她的话,指着紫姗的鼻子大叫:“你还敢说不关你的事,你明明知道荣琪要寻死可是却不对我们说一声,害得她现在生死不知,你还是人吗?你还有良心吗?你也不怕做恶梦。”

    她第一次在李耀旭面前露出了她的真面目,不管不顾的撒起泼来;不止是叫骂,她更是对紫姗不依不饶的打、抓,拼着老命的样子就好像要把紫姗活活打死在她的面前。

    幸亏是李耀旭拦下了她,让她如何用力也打不到紫姗;此时李耀旭也转过头来:“你真得知道荣琪不对劲儿?”他是最疼这个小女儿的,就如同是他的眼珠子一样,现在他也是心如刀绞。

    紫姗皱起眉头来:“父亲,你这是什么意思?”她很不快。

    李荣轩却一拳打在紫姗的后背上,使她撞在自己父亲的上:“你真得看着妹妹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紫姗大怒回头,举起手中的包就向李荣轩的上就要招呼过去,可是却被李耀旭伸手捉住:“紫姗,有话好好说……”

    她的父亲拦住了她,可是却没有人拦住李荣轩,一记耳光再次重重的落在紫姗的脸上,使得她原本被郝淑芬打肿的脸更加的肿涨起来。可是,要打她的人却不是只有一个李荣轩,还有一个郝淑芬呢。

    郝淑芬一脚踹中了紫姗的肚子:“你给我去死,去死!”她从来就看紫姗不顺眼,就算是把紫姗自家中挤了出去,就算挑拨的他们父女不和,可是她依然无法让李紫姗不存在。

    这个讨厌的人却害得她小女儿几乎死掉,她现在如果有刀子的话一定会狠狠的捅进紫姗的体,亲手杀了她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紫姗疼得弯下了腰,可是李荣轩的脚又到了,她只来得用包把自己的头护起来;而她的父亲重新抱住了郝淑芬,大声喝斥着李荣轩住手。

    这个景让她的心痛起来,一幕往事那么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原来,她以为自己忘了,因为她真得没有再想起此事过。

    那个时候她还只是刚刚小学毕业的孩子,而她李荣轩也只是四五岁的小男孩,就像现在宝宝这般大;应该说五岁的孩子是没有危险的,可是这样小的孩子也已经会伤人了——虽然有极大的可能他是无心、无意的。

    记得,那是李耀旭买了电视机,一家人兴奋的围在厅里看电视;不管那个电视上演得是什么,只要有人、有声音就足够让人新奇的高兴老半天。紫姗也是个孩子,她看到电视机当然也一样高兴。

    李荣轩挨着她,小刀的刀尖刺中她的胳膊,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可是的的确确的弄疼了她;下意识的她抬高胳膊去看她的伤口,另一只手很自然的去推李荣轩:完全是下意识的,根本就不是她仔细想过——她当时想都没有来得及想。

    可是李耀旭却拦住她的手,另一只大手去接李荣轩并把他扶起来;郝淑芬大叫了一声,过去拉扯紫姗,就好像紫姗是要去打李荣轩一样。

    李耀旭推紫姗的手很用力,紫姗的子直直的向后摔去,而李荣轩手中的小刀再次划过了她的手背,一阵疼痛传来让她的眼中涌出泪水来;那只受伤的胳膊很自然的挣扎着抬高,带起的那些飞扬的血珠,在阳光下闪映着异常刺眼的鲜红。

    C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