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听着耳熟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凤大勇呆呆看着紫姗,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两只眼睛里全是不敢相信与惊喜;他从来没有发现妻子居然如此有——,风

    紫姗因为知道凤大勇在家,所穿得是她新买的家居服而不是睡衣;因为想通了要善待自己,她所买的东西当然是自己看得上的,而不是像原来只是看价钱。说起来,紫姗的眼光是很好的,所以衣服不管是在样式还是在用料、做工都是很不错的。

    说这衣服哪里好?衣服只有一样好,就是非常合适紫姗穿,整个人被衣服提亮了两分;再加上刚刚睡醒的慵懒,紫姗此时看上去相当的人。就好像是那枝头已经熟透的苹果,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咬上几口。

    凤大勇讨厌紫萱很久很久了,早已经忘了当初紫姗在他的眼中是如何的美丽动人;现在他猛得发现紫姗美得让他心跳都加快了:不同于他和紫姗恋那个时候的美,现在的美是成熟的、是优雅的。

    尤其是那双脚,在深色拖鞋中显得那么白嫩,映着晨光仿佛是润滑细腻的豆腐一般;小小的脚趾头上没有任何颜色,却比那些人工弄出来的鲜艳颜色更能引人暇思。

    从头到脚无一不美。尤其是那披下来的半长的、大波浪的头发,趁得紫姗脖颈间更白:因为紫姗从前只知道照顾女儿老公,从来无事不出去闲逛,所以她的皮肤就白的多。只是,原来是苍白,现在却是嫩白,是绝对不相同的。

    应该说,美容院的钱并没有白花。

    凤大勇霎间在脑中闪过了小柳的影子,两个不用比较他也知道紫姗比小柳好看太多了;他的脑中闪过了悔意。不过,终究还是小柳肚中的孩子占了上风,让他清醒不少没有真得做出让他后悔的事来。

    婚,还是要离得;可是,他是真得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生出的那一丝不舍来。

    紫姗微皱眉头:“凤大勇,你不是想让我弄饭给你吃吧?你多年来吃我做得饭菜早吃腻了,我不想难为你;喏,现在你应该没有什么事了吧,九点你还要去公司的,门在哪里自己走吧。”

    凤大勇这才反应过来:“啊,那个……”一时间他有些羞愧,为自己对紫姗生出的色心:“我去做饭,只是不知道你和宝宝想吃什么,又想让你们多睡一会儿才没有去叫你们;你体不好,要多多休息。”

    他站起来,腰间传来了酸痛感让他差点呻吟出来:“紫姗,你想吃什么?”

    紫姗淡淡的道:“宝宝好久没有吃瘦青菜粥了。现在出去买菜,肯定能买到极新鲜的菜,回来把饭做熟也就到了宝宝起的时候;嗯,记得买些虾回来,每个都要活得啊。青菜多买两样,水果也要买新鲜的回来,记得不是当季不要买不好吃的。”

    她说完打个哈欠:“这个时候批发市场那里全是好东东,又便宜,早去早回别误了宝宝上学。我先去睡一会儿。”

    凤大勇看着紫姗把门关上了,忽然感觉这一幕是那么的熟悉:好像从前他就是这样叮嘱紫姗的,只不过去批发市场并不是他的主意,是紫姗发现早早的去那里的东西真得很新鲜很好,还有不少是农家人自己种得东西。

    到了后来他就理所当然了,而且对紫姗买来的东西还要挑三拣四;嗯,每天他说完自己想要吃的东西后就会回去再继续睡,因为现在不过才早上四点多。

    只是今天他和紫姗的位置换了过来,变成了他去批发市场买菜,而紫姗回去再继续睡;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很不舒服:一个大男人去菜市场买菜,还要回来做饭——这哪里是男人做得事

    记得就是他和紫姗在一起做饭的时候被父亲看到,而被训斥了一顿;厨房,那里可不是男人应该进的地方。但是现在他只能忍上一忍了,就算是一个晚上没有睡,为了能让李紫姗答应去省城看病,他也只能拖着子去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里的人还真得不少,不过卖东西的很多,还有很多摊位根本不零售;等到他好不容易买全东西的时候,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而他因为在市场里只能步行,累得满头大汗不说,现在不止是腰酸痛连腿都痛了起来。

    人一累自然心就不太好,凤大勇提着一大包东西回来,可是却无法打开门进去;因为紫姗把锁换掉了,他只能按门铃。门铃按了足足快有二十分钟,不得已其间还打过几次电话,紫姗才懒洋洋的把门打开。

    凤大勇已经是一肚子的火了,刚想开口问紫姗是不是故意的,就看到紫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他指责起来:“按什么按,不知道我在睡吗?”

    “你换了锁,我哪里来得钥匙。”凤大勇的气不打一处来啊;他自昨天晚上忙到天亮,歇都没有歇口气就要出去买菜,回来没有钥匙按个门铃还要被李紫姗骂——真当他凤大勇不是一盘菜了。

    紫姗皱着眉头:“没有钥匙?不会出去的时候问我要吗,你有没有长脑子啊,凤大勇,是个人都知道出门要带钥匙的!你还叫,叫什么叫,还不快去做饭,一会儿宝宝醒了没有吃得怎么办?还有,做饭前先给沏上茶。”

    凤大勇一时间气得没有说上话来,半晌才挤出:“李紫姗,你说得这叫人话吗?你想耍……”

    紫姗看着他忽然脸色一整,所有的不耐烦、所有的恼意都不见了,脸上只有平静:“你不觉得那些话很耳熟吗?你也知道那不是人话啊,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呢。我不过是让你等了快二十分钟,而你呢?让我等上半个小时都是常事吧?我,不过是忘了带钥匙而已。”

    “家里有孩子,宝宝总是喜欢玩我包里的东西你也知道;平常出门我都会检查一下,可是早上出去买东西时间太紧,又怕耽搁孩子上学、又怕耽搁你上班,又想要让你们父女吃得好、吃得饱,所以出的时候总是急匆匆的。”

    “再说,有那么几次是你拿了我的钥匙,用上面挂着的指甲剪,可是却不曾知会我一声;而我在宝宝上后检查后以为钥匙在包里,早上就急冲冲的出去了,回来却进不了家门。按门铃,你开门的时候是怎么对我吼叫的?”

    紫姗看着他还是平静的脸色、平静的语气:“我以为你在卧室里听不到门铃声,给你打手机你都不接不理会;今天,我知道在卧室是能听到门铃声的,开不开门只在于愿意不愿意了。说起来,我今天不过是有些不耐烦,并没有向你喊叫呢。”

    “还有,虽然是同样的话,可是你说出来的语气比我恶劣多少倍?你不会不记得你曾经对我大吼大叫,且会一直发脾气到饭桌上,有的时候甚至是一整天都不给我一个好脸色。”紫姗转过去伸个懒腰:“你,今天运气好多了。”

    凤大勇的火气再也发不出来了,喃喃的说了一句:“我、我真得说过那些混帐话?”他是真得说过,可是现在怎么好承认呢?

    紫姗没有回头:“的确是不完全一样,因为你吼叫发脾气的时候,让我给你磨的是咖啡;你向来喜欢喝现磨的咖啡,说起来我喜欢喝茶,今天早上你还真是轻松了不少。”她向厕所走去:“快点吧,不然宝宝要饿着肚子去幼儿园了。她,不吃那里的早饭。”

    凤大勇黑着脸进了厨房,洗菜、切,忙了足有近一个小时才把米粥煮好;然后也不等紫姗说什么,盛好放在餐桌上。

    正好看到宝宝洗完脸出来,他让自己脸上布满了笑意:“来,爸爸的小公主,来尝尝爸爸给你亲手煮的饭好不好吃?你喜欢的瘦青菜粥,快过来。”

    宝宝有些怀疑的看看他,还是由着凤大勇把她抱到餐椅上坐好;这个时候紫姗也走了过来坐下,看着宝宝说:“来,吃吃看。”

    “不好吃,不如妈妈做得好吃。”宝宝皱起了眉毛来:“一点儿也不香。”

    紫姗的眉头就挑了起来:“凤大勇,你说你能做什么,连个粥也煮不好!粥里不放盐怎么能提味儿,还站着看,看什么看,还不会去拿盐来!孩子如果因为营养不好发育不良,哼,看你怎么好意思让孩子喊你一声爸。”

    凤大勇的脸胀成了猪肝色:“李紫姗,你不要太过份……”

    “我过份吗?”紫姗看向宝宝:“你告诉爸爸,妈妈的话过份吗?”

    宝宝抬起头来,两只大眼睛里全是纯真:“爸,这是从前你常常骂妈妈的话;不止妈妈会说,宝宝也会一个字不漏的说出来——李紫姗,你真是让人受不了,连个饭也不会做……”她学凤大勇的话连语气都像三分。

    “从前你骂了妈妈后走了,我就和妈妈用这些话来逗笑。”宝宝看着他:“妈妈这样说是不对,只要再添盐就可以了;可是妈妈要道歉之前,你不应该先向妈妈道歉吗?你骂妈妈的次数可要多得多。”

    紫姗看着他:“我和宝宝拿你的话来玩,只为了不让孩子被吓到而已。”

    ******

    新的一周求各种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