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真得没有小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说完看着凤大勇的眼睛,平平静静的迎视着凤大勇的目光,直到凤大勇避开为止;她很平静的说出“我不相信你”,让凤大勇心中这几天在紫姗这里累积的挫败感更多了几分。

    没有怒骂、没有喝斥,没有扫帚拖把对着他扑头盖脸打下来;可是凤大勇感觉面前平静的紫姗所说出来的话,比起那些加一起都厉害三分。霎间,他都几乎找不出话来说——他又发现,只要他和紫姗谈话,这几天紫姗总能说得他哑口无言。

    他有些狼狈,一句“不相信”几乎就把他的伪装给扒了下来。

    “我知道我错了……”话说到这里,在紫姗那安静的注视下,他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原本让紫姗去看病就是为了不再和她谈离婚的事,现在他开口低头岂不是又要重提小柳和他的事

    那一切,还是回到了原点上,和他想要的结果差得太远太远了;他勉强自己把话说下去,只是转了个方向:“你的体不好,怎么说也是跟我这么多年,为我为孩子为这个家劳所致;你就让我赎个罪吧,只要你的体完全好起来,能照顾你自己、能照顾宝宝,到时候你还是要离婚,我、我全由你。”

    紫姗看着他轻轻的抿一口再抿一口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凤大勇在妻子的目光下更加的狼狈:“紫姗,我真得没有恶意;怎么着,你的病也要看得,有什么事等你体好了之后我们再谈成不成?你倒是说句话啊。”

    紫姗淡淡的:“你说完了我再说,说吧。”

    凤大勇看着紫姗心中升起无力感来,不管他费多少心思、说多少动听的话,如果得不到半点回应:不要说是感动连愤怒也没有,他还能再说什么?

    “紫姗,就算是为了宝宝,就让我尽这一次心好不好?”他做着最后的挣扎,一双眼睛满含愧疚的看着紫姗。

    紫姗依然喝茶,眼睛平平的注视着他,没有离开过他的脸可是目光没有半点的变化,平静的就好像是在看无聊的电视剧般。

    凤大勇抱起头来:“紫姗!”

    “说完了?”紫姗淡淡的问了一句。

    凤大勇抬头看着紫姗的眼睛,依然看不到一丝丝的绪,颓然的道:“说完了。紫姗,我真得……”

    “你继续说。”紫姗继续喝茶水,不急不徐、不恼不喜。

    凤大勇看着她:“我说完了,真说完了。”眼前的紫姗让他生出无处下手的感觉来,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达到自己目的;那个被他握在掌里,被他掌控着所有喜怒哀乐的女人已经不见了,眼前的这个他完全看不透。

    原来,紫姗是喜是忧他不看就能知道,想让紫姗哭还是笑都不必动嘴巴说话。他看着紫姗心中生出明悟来:他在她的心里已经死了。

    紫姗看着他:“真说完了?”

    “说完了。”凤大勇老老实实的答了一句。

    紫姗点点头放下了茶杯,杯子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不过她并不想现在去倒水,因为她喝得已经不少,而且现在她有话要说;可是不等她开口,凤大勇看看她的杯子:“我,给你添水。”

    拿起杯子到饮水机前接了满满一杯子的水,再轻轻的放在紫姗面前,凤大勇坐下:“你喜欢喝水,尤其是这两天着急上火的,多喝点水好。”

    紫姗向后微微的仰去:“嗯。还有其它要做得吗?”

    凤大勇看着紫姗不明白她的意思:“啊?”

    “话,你已经说了;我也答了你——我不相信你,所以我的事我会自己安排,不必你来费心。现在水也倒上了,你还有其它的事吗?”紫姗逐客的意思很明显了。

    凤大勇看看紫姗:“那个,我和小柳说清楚了,以后不会再去见她;我、天天会回来住的。”说完不等紫姗说话,他马上站起来:“衣服还没有洗吧?我去洗。这几样菜,我放冰箱里了啊。”他知道紫姗不会答应,所以不能给紫姗拒绝的机会。

    紫姗看着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下巴:“洗衣服?那你要不要顺便把地拖一拖。”

    “啊,我来拖,我来拖。你体不好,在没有动手术前家里的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做。”凤大勇讨好的笑了笑,搓了搓手。

    看病的事是定要说服紫姗的,今天晚上谈不拢就再想法子;反正烈女怕缠郎,他会让李紫姗点头的。因为这是必须的。为了能取得紫姗的好感,他这几天当然要有所表现,家务他就辛苦些吧。

    从前,在刚结婚的时候他还是帮着紫姗做家务的,可是后来渐渐他的应酬越来越多,所以家务就变成了紫姗一个人的;而他在外面奔波一天回来累了,洗个澡就懒得动。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紫姗那个时候也劳累了一天,却还是把家收拾的整整齐齐,还记得给他把洗澡水放好。

    凤大勇现在担心的不是做家务累,而是担心紫姗不让他做;现在紫姗的子可不像从前了,凡事很有她自己的主意。

    紫姗笑了笑:“你确定你要洗衣服、拖地?是不是厨房里你也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擦洗一遍,嗯,说起来真得应该清理了;只是这几天我心不好,才没有认真的清理。家里,实在是应该大扫除的。”

    “我来,我来。”凤大勇看到紫姗笑了心里微微一松,女人嘛很好哄的;从前,他也就是待紫姗好一些,她还不是感动的认定了他?任凭家里人怎么反对还是嫁给了他,现在紫姗的子就是变了一些,但她还是女人。

    他把茶水向紫姗推了推:“你喝点水看看电视吧,嗯,正是你看得的那个什么什么阳光开演的时候;体不好,家里的事你就不用心了。只要你养好子,对宝宝来说就是天大的幸福。”他很有自知之明,没有说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紫姗没有喝水反而站起子来:“不喝水了,我想吃个苹果。你忙吧,我去削苹果。”

    凤大勇听完心中忽然生出疑心来——李紫姗不是在耍自己吧?可是想到杨国英,想到小柳肚中的孩子,他还是笑了:“你坐吧,我去拿、我削皮。”

    紫姗没有坐下:“不用了,我自己去吧。而且,你也不知道要切成多大的块,还是我自己来吧。”她扬声叫宝宝:“吃不吃苹果?”不能让孩子一个人太久,反正看凤大勇今天的样子是不会和她争吵的。

    宝宝跑出来:“我要吃香瓜,要吃小兔子、小猫、小狗、大狮子的香瓜。”

    紫姗抱住她狠狠的亲了一口,果然是自己的女儿啊,什么叫母女心意相通?看,她都不用暗示、不用提醒,女儿就自己说出来要小兔子什么的香瓜来;真是死宝宝了,不行,她还要再亲一口。

    凤大勇很清楚自己想要再住进来不会那么容易的,所以才会如此的殷勤;听到女儿的话,他虽然有些心中发苦,不过女儿是他心头上的此事答应的倒有几分心甘愿:“行,我的小宝贝儿,你就是要吃大象的香瓜,爸也削给你。”

    他伸手轻轻的按向紫姗的肩膀:“你坐吧,我来。”他又揉一揉女儿的头,就向厨房走去:“香瓜和苹果,稍待,马上就到;谢绝小费哦。”

    紫姗霎间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多年之前,那个时候的凤大勇还没有钱,而他们依然在租住房子;房子很小,厨房很小,什么都很简陋,可是那个时候他们却过得很开心,非常的开心。

    就是在那个时候,凤大勇下班后会买一些水果回来,都是人家卖剩下的;他进门就会向紫姗开玩笑的说:“客官,小店有精品水果,包洗包削还包喂,全部免费还谢绝小费——您要不要点一份?”

    紫姗微微的合了合眼,眼中有些温润:为了,凤大勇曾经灿烂、温暖的笑容;也为了,那些过去温馨而甜蜜的时光。

    她再睁开眼时便恢复了平静,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她要分得清才不会再做错事;过去的时光再美好也已经过去了,那个曾经让她倚靠的男人、那个曾经发誓要保护她的男人已经——死了。

    凤大勇几年不做这样的事,水果弄出来用了很长的时间;不过紫姗和宝宝在沙发看电视玩闹并没有无聊,接下来她们母女吃水果玩游戏,而凤大勇就开始了洗衣服、拖地和收拾厨房。

    洗衣服有洗衣机倒不算什么,可是拖地和把厨房整个清扫一遍却要凤大勇亲力亲为了;多年不做事还真让他累得满头大汗。

    宝宝很快就去睡了,而凤大勇收拾干净后直起腰来发现,天居然快亮了!他揉着自己的老腰:真要命啊。不过,他是苦过来的孩子,心志不是一般的坚定,所以这点困难他还真得不放在心上。

    他刚在沙发上坐下,紫姗就推开房门走出来:“你还没有走?”回头看到厨房一尘不染,她笑了笑:“哦,你才收拾完啊?做习惯就不会这么慢了,我通常一周就会收拾一次的,却没有晚上不睡过。”

    “嗯,按你的说法,这早饭——?”就仿佛没有看到凤大勇的疲累,紫姗拉长了声音看着凤大勇等他开口;她要让凤大勇知道,她真得没有打算给“小费”。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