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章 焕然一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郝淑芬的眼睛都瞪大了:“紫姗,你是说凤大勇也知道杨国英来了,还和她走动的很亲近?”她真得很想尖叫,如果不是李耀旭就在她的面前,她真得要抓狂尖叫着让凤大勇滚过来——凤大勇这个坏胚子,当她是什么?

    紫姗点点头:“杨国英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凤大勇就在,只是我没有让她进屋——你们不要看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之后,凤大勇应该是和杨国英一起离开的。”她看向李耀旭:“凤大勇在替杨国英做事,就是因为她的出现,原本提出离婚且非离不可的凤大勇才会改变主意。”

    郝淑芬的眼珠子都要红了,不过倒底是几十岁的人,在李耀旭开口后马上调整自己的状态,脸上的表很快就平和下来;只是她的眼睛里却带着几分恼怒,显然对杨国英的到来极为不快。

    李耀旭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起伏:“她找凤大勇能有什么事儿?”

    紫姗想了想没有把杨国英来蓝水的目的说出来,因为她不想让郝淑芬高兴起来;现在,她也只是借杨国英来让她的父亲和继母知道,不可以听凤大勇的:凤大勇想利用她的父亲来施压,真得让她自心中生出怒火来。

    她和父亲、继母的关系如何,凤大勇一直是知道的;为了杨国英的钱,他居然毫不理会她的感受、她的处境,去找她的父亲、继母胡说八道。那,好吧,反正事已经乱糟糟的了,也不差她再搅和一下子。

    相信郝淑芬现在恨死了凤大勇,因为杨国英的存在她是绝不会许李耀旭帮凤大勇的,那么家里的压力就解除了;至于其它?那原本就不是她的家,还有其它吗?她离婚之后的打算就是和女儿一起过,也没有奢望过会得到父亲的半点帮助。

    至于杨国英,让她和郝淑芬过招去吧,也免得总来打搅她或是和凤大勇搅风搅雨的。她现在,就是想离婚、想过自己的生活,这些名义上、血脉上是她亲人却一点儿也不关心她和孩子的人,她真得不想多作理会。

    李耀旭看着紫姗:“离婚是凤大勇提出来的?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紫姗想了想道:“他说是我提出来的?哈,是我提出来的吧,反正他和那个小柳打算要结婚了,那天是铁了心要和我离婚的;只不过,那么巧杨国英来了。”看一眼郝淑芬,她轻轻的加了一句:“她,现在很有钱。”

    “打算要结婚?你听谁说得。”李耀旭却追问着凤大勇的事

    紫姗叹了一口气:“父亲,凤大勇也对你们说了一半的真话,那么小柳的存在你们是知道的;我不是要做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儿,只是凤大勇太过自私,真得和他无法再过下去。我想得很清楚,为了我自己好、为了孩子好,这婚是离定了。”

    “你们不要管了。”她看一眼有李耀旭:“多年来我的事都是我做得主,你们也不曾管过什么,现在自然还是我来做主。”

    李耀旭张了张嘴最终化成一声叹息:“你,还是好好想想吧,离婚真得是大事;凤大勇再不堪,他不是认错了吗?你离了婚,会后悔的。”

    郝淑芬的一口气提上来:“什么叫离了婚会后悔,你这是怎么做父亲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你却不为她着想一点半点?那个凤大勇处心积虑的,天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而且,他真得有心来认错,那个什么小柳肚子里就不会再有孩子!流产嘛,去医院住个三五天连体都养得好好的。”

    李耀旭没有想到郝淑芬会和自己唱反调:“淑芬,我们都是吃过离婚的苦……”

    “是啊,是啊。你离婚以后感到后悔了,可是我没有!我嫁给李耀旭就一心一意的过子,认为可算是脱离了苦海找到了岸,哪成想跟得男人还是不和我一心,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说着说着,郝淑芬就哭了起来。

    李耀旭这些年来在家中向来说话不怎么算数的,虽然看起来是他强硬,事实凡事真正拿主意的时候,还是要听从郝淑芬的;现在,郝淑芬一哭他马上叹气:“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这不是来劝紫姗的吗?”

    郝淑芬却不依不饶:“明里是说紫姗,暗里还不是在说你后悔当年离婚;你后悔正好,人家也来了,你去找吧。到时候我和你离婚,成全你和她,让你们破镜重圆。”说完她起来抓起她的包,拉着刚刚神游回来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李荣琪就冲出了门口。

    李耀旭叹了几口气:“真是得,这都是哪跟哪。”然后站起来看看紫姗:“你要不要离,爸呢只希望你能想清楚些;至于杨国英那里,其实——”他沉默了一会儿:“不是坏人。当初她把你丢在法院,其实只是想让你缠住我,免得我再找个人结婚。”

    “当年的事,是我们大人的;我和她都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不过她真得不是有意要抛弃你。既然她有心来了,你,还是给她个机会弥补吧。”他自裤袋中掏出一沓钱来:“不管最终离还是不离,眼下你不再方便找凤大勇要钱用;钱不多,二千元你省着花。”

    他说完咳了两声:“我、我也只有这么多,再也没有了。离婚的事很麻烦的,不是几个月就能了事的,你再需要钱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这些,还是她不知道的,真得是一分钱也没有了。”

    紫姗看着那二千元钱,真得很想很想拿起钱来砸到父亲的脸上;多少年来、多少次了,他总是这个样子!这不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而是给个甜枣再狠狠的打上几巴掌——不要说是感动了,反而会被他后面的话伤得心中鲜血淋漓。

    给钱当然是李耀旭还是有她这个女儿的,可是却要说出撇清的话来,生怕她来再找他要钱般的警告:就这些了,以后你就是饿死也不要再来找我,我是一分钱也没有了。

    她倒底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了,所以长长吸口气后能平静的把钱推回去:“不用了,我有钱。你,留着用吧。”

    李耀旭看看紫姗:“你的钱,够花?”

    “够了。”紫姗点头:“我存了一些钱的,再说过几天我也打算去上班。”她心脏的事一个字也没有提及,因为看着这样的父亲,她就算是有一肚子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也真得不想说、无力说。

    李耀旭把手收回来,钱又放回了裤袋中:“你用不着,那我就收起来吧。这些钱,正好可以给小琪交……”他住嘴没有说下去:“嗯,那我就先走了。”

    紫姗也只能说:“爸,你慢点。”除了这句客气的话,她还真得不知道要说什么;在她得知有心脏病的时候发生婚变,不管她把凤大勇看得多么透彻,此事依然让她心痛、真得很想找个亲人哭上一哭。

    哭一哭她逝去的近十年的时光,哭一哭她付出去的感……,总之她需要发泄,需要有人轻轻的拥着她说: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虽然她不需要谁扶着她走一程,虽然她能自己一人带着孩子走下去,可是如果有人能心疼她、知道她的辛苦、痛苦,她至少会心里暖暖的,不会是硬咬牙自己着。

    可是,没有这样一个人。李耀旭的怀抱不是她能扑进去痛快哭一声的地方,她,终究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就如同多年之前,屋里是李耀旭他们一家人开心的子,屋外是她无助悲凉的生活——她和他是父女,却不是一家人。

    李耀旭不知道紫姗心中的伤痛,转就向外走去,踏出屋门的时候他忽然又低低的问了一句:“她,好吗?”

    紫姗因为李耀旭的话而正在伤心中,所以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什么?”

    李耀旭喃喃的说了一句:“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我走了。”他就这样急匆匆的离开了,丢下紫姗一个人立在屋门口。

    “我老爸好像是问杨国英现在好不好?”紫姗皱皱眉头看看冲进电梯的李耀旭:“不会吧?应该是我听错了。”如果李耀旭对杨国英真有感,又怎么会当真离了婚?又怎么可能再娶郝淑芬那么一个女子?是她想多了。

    凤大勇为了杨国英的钱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卑鄙无耻已经无法形容他的手段。紫姗黑着脸拿出手机来,可是拨了几个号后又把手机放下了:等着凤大勇来找自己吧,相信很快他就会知道自己起诉离婚的事

    紫姗有些气闷不想再待在家中,便换了衣服梳了梳头,决定去做个美容;弄完正好可以去接宝宝回家,母女两个人在家她也就不会去想东想西的净生气了。

    做完美容之后,听着美容师的奉承自己的皮肤好只是笑笑;的确,镜中的她看上去实在是年轻了一些,也就答应了美容师所推荐的一个疗程。

    离开美容院的她直接就打车去幼儿园接女儿,却没有看到美容院的停车场里的车上刚刚下来的两个人:凤大勇和柳云。

    凤大勇看到紫姗的时候有些错愕,不自的问边的柳云:“刚刚那个是李紫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上穿着新衣服、脸上化着淡妆,一文雅气质的漂亮女子是他家中的黄脸婆?

    柳云看到紫姗的样子也很吃惊,可是在听到凤大勇的话后,回头在车的后视镜中看到自己因为怀孕而胖了一大圈的脸,心就猛得一沉。

    ******

    亲们记的投下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