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章 准备好了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这才明白李荣鹏给她换衣服,是为了这样的原因:“李荣鹏,我、我……”她说到这里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因为衣服已经换了下来总不能再换回去吧?而且那件礼服的衣领实在是有些大,穿着那么一件衣服面对李荣鹏实在是太过危险。

    再说现在并不只是换了衣服的问题,她想要对李荣鹏说得话也不是关于衣服的:“我不会放过你,究其一生我都要你得到应该有的惩罚。”她盯着李荣鹏的眼睛:“不管我和江涛会走到哪一步上,但是我今天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李荣鹏微微的一窒,然后移开了目光:“没有想到会得到你这样的回答,我真得很想知道,你倒底要面临什么况才会完全崩溃,如同一个平常女子哭倒在地上?你是女人,学会哄男人就可以,有必要非要让自己硬到如此地步?”

    “如果女人们都这么硬,那这个世界还要男人来做什么?”他说到这里又转回头来,看着紫姗:“不过,你还是对江涛没有了信心是不是?要不然,你为什么要说不论走到哪一步呢?只是,你是容不下江涛昨天晚上和其它女人在一起呢,还是对江涛没有信心,认为他不会容忍你和我——这个除他之外的男人共处一室度过一夜?”

    紫姗咬牙:“和你无关。”李荣鹏足够狠也足够有心计,就算是想破头她也不会料到李荣鹏会如此对付她和江涛;原本,她以为不会有任何事难倒她,因为她有江涛。但是,对手是李荣鹏的话,还真得要另当别论。

    李荣鹏特别的聪明,在小时候紫姗就知道了,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李荣鹏会把聪明如此用!

    重生之前她的人生一蹋糊涂。并没有和李荣鹏再有什么交集,却没有想到重新来得机会不只是带给她希望,还给了她如此大的“惊喜”:原来她看错的人不只一个凤大勇,还有李荣鹏。

    紫姗感觉自己好累。真得很想坐下好好的歇一歇,可是面对李荣鹏她不想示弱,所以才强迫自己站着,说什么也不能让李荣鹏看到她内心深处的软弱。

    李荣鹏先坐下了:“好了,现在我们就等江涛来找你吧,我要亲眼见证所谓的真是什么;紫姗,你如何对江涛也是我要看到的。还是坐下好好的想想清楚吧。只是不要忘了,没有什么如果,昨天晚上一切应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你所要想的就是你和江涛如何走下去,或者说现在就和平分手。”

    紫姗盯着他的眼睛:“李荣鹏,你以为你能得到什么吗?就算我和江涛不能走到一起,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她不会接纳李荣鹏,不仅仅是李荣鹏做过什么。而是因为李荣鹏这人就像只毒蛇,还是有头脑的毒蛇。

    她可不想自己将来被李荣鹏剥皮拆骨吃个干干净净。

    可是,江涛和她要怎么办?她缓缓的坐下。看着茶几上红红的苹果陷入了沉思;她和江涛不是没有想过对策,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过李荣鹏会有这样的手段离间他们,现在不要说是江涛如何想,她自己知道对昨天晚上的事她很在意。

    不只是在意江涛和旁的女人睡在了属于她和江涛的上,她还在意她所遇到及所做的事:好像,她和江涛真得已经走到尽头,误会是根本无法解开的了。

    李荣鹏有成竹:“我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今天的事还不能让你明白吗,紫姗?只要是我想要做的事,就不会没有成功那一说。你会知道我的好,也会嫁给我的;还有世上不只是江涛一个男人肯为了宝宝不再要孩子。我同样也能做到。”

    紫姗没有理他,当他就是个疯子在自言自语: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和李荣鹏在一起,永远不可能;其它的事她不知道,但是此事她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就算李荣鹏有再多的心计,也不可能改变她的心。

    她喜欢的男人只有一个,江涛;就算知道他和其它女人在一起了。可是她依然着他,因为那不是他的错;她的在意只是因为本来就有自私的一面,对那种事又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心无芥蒂呢?

    李荣鹏拿出一瓶红酒来倒了两杯,递给紫姗一杯:“来,喝杯酒吧;予我来说这是庆祝之酒,至于紫姗你嘛,是因为要安抚绪还是要以酒解愁都可以,怎么说都可以喝一杯的,对吧?”

    紫姗没有动,她从来不喝酒;从前的时候她不会喝,后来和凤大勇纠缠了多年,致使女儿死去——其间也的确是学会了喝酒,但是她在重生后已经决定不喝了;苦与痛喝再多的酒也不会消散,而且事也不会解决。

    她早已经学会,在最为困难的时候更应该有更大的勇气让自己坚持,而不是去麻醉自己;酒,她是不会喝得,越是想一醉解千愁的时候越要忍得住。

    管得住自己才能做一番事业,如果连自己也管不住,那你根本就做不好半点事;再说,她也没有和李荣鹏一起喝酒的兴致。

    本来,她认为自己昨天会和江涛喝上一杯,说是交杯酒也好、说是解乏也罢,反正和江涛在一起的夜晚,喝上一杯红酒只会让她更开心。

    “喝红酒尤其是要看人的,人不对酒是无论如何也对不了的。”紫姗冷冷和答了他一句:“就凭你,再好的酒也不会有好的滋味儿。”

    李荣鹏一口饮尽了红酒:“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不服输的劲头儿,但是紫姗你会明白的,这个世界就是男人的世界,你始终会败在一个男人的手上——那个男人就是我。”他再倒上一杯酒:“越是有能力的女人,越会上一个打败她的男人,因为女人注定就是要被征服的。”

    紫姗懒得理会他的胡说八道,侧耳听到外面好像有响声,她再次认真的听了听,还真得好像有敲门声传来;她忍不住站起来要去打开门,却被李荣鹏一把拉住:“紫姗,游戏的规则就是你在这里等,江涛要来找。”

    “公主嘛就是等着被救的,只是现在已经不流行那种童话,公主不会嫁给来救她的白马王子,因为她上的是恶龙。”李荣鹏的笑容怎么看都是很可恶:“你,要等着江涛来找你,而不是你离开去找他,遵守规矩。”

    紫姗推开他却没有回到沙发那里坐下,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响,这次她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敲门声儿;不只是她听到了,李荣鹏也听到了。

    李荣鹏看了紫姗一眼再瞧瞧表:“时间差不多了,想不到来得还快嘛。”他看着紫姗:“你是出去呢,还是留在这里?我想可能是你想见的那人来了,要不要去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嗯,我想他可能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吧?如果是的话,上面应该还有另外某个女人的味道。”

    紫姗心头一紧,看着李荣鹏的目光她退了两步:“你不想我出去就直说。”

    李荣鹏笑起来:“对,我不想你现在出去,因为不合规矩;我说过了公主只能在高塔里等着,怎么可以去迎王子呢?哦,说不定王子还会给你一个吻,可惜的是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吻了某个女人多少次,你不恶心?我可以和你打赌,江涛肯定没有刷牙就出来找你了。”

    紫姗恨恨的盯着他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不能否认她的心是真得被影响到了;但,也没有李荣鹏想要的那么多。

    李荣鹏指了指沙发:“你自己坐回去呢,还是我让人进来看着你?我要亲自去开门迎接来救你的王子,这也是规矩呢,恶龙不就是要亲自和王子过招的吗?很好,”他看着坐下的紫姗很高兴:“这就对了,乖乖的坐着,既然你不想让那两个进来。”

    紫姗的心有些乱,霎间想到的事太多,反而没有心思和李荣鹏多做纠缠,因此对他的话根本不想回应。

    李荣鹏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紫姗的头发,硬是把她绑好的头发扯开了;紫姗一惊猛得推他:“你做什么?!”

    “不做什么,”李荣鹏拿起酒瓶喝了一大口酒,回头对着紫姗就喷了过去,弄得紫姗从头到脚都是酒气;然后他居然还趁着紫姗咳的时候,伸手把紫姗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这样,就有个样子了。”

    紫姗忍无可忍的一脚踹过去,却被李荣鹏捉住了腿;看着紫姗的眼睛,李荣鹏的眼神古怪起来,他张开嘴露出牙齿来:“万一你真得不会归我所有呢?要不要我在你腿上留个记念?”看到紫姗吓了一跳的表,他哈哈大笑着放开紫姗的腿。

    “准备好了吗?要有心理准备,江涛如果看到你大受打击,认为自己戴了顶帽子绝而去,或是说几句什么伤人心的话,你可要得住才成,紫姗。”他拍拍自己的肩膀:“记住,我这里随时可以借给你哭一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