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章 家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听得很无奈也很伤感,因为曾经的她就是如此;她和江涛想帮张静好的,但是要如何做却要张静好自己拿主意:幸福有很多种样子,可能甲的幸福在乙的眼中就是痛苦,因此他们不能代张静好做决定。

    张静好喝了一口咖啡:“你来这里是江涛的主意?你们认为如此做,我就会原谅他母亲,就能放过你们吗?你们不是小孩子,应该不会这么天真吧?”

    紫姗很认真的看着她:“张姨不想让江涛得到幸福,那么按着您的脾气格,肯定已经有了周详的计划,是吧?那么请张姨说一说吧,您第一步打算怎么做?要在哪里切入,用什么样的方法,有那些人会帮你?”

    张静好脸上闪过一丝狼狈,然后就是恼怒:“我当然有计划,只是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了让你们准备好来应对吗?”

    紫姗微笑:“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计划,只是心中有口气堵得难受所以才会来找江涛的,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破坏江涛和我的婚事,不过是想来问一句江涛是不是拿了他父亲的钱而已。”

    张静好忽然盯着紫姗的眼睛:“你两次都用他父亲这三个字来称呼你的未来公公,是不是太不尊重了些?”

    紫姗淡淡的微笑:“那张姨也应该注意到,我一直称呼你是张姨,就像江涛一样。关于钱的事,我能告诉您的就是江涛是拿了,因为我生病住院的时候边没有亲人,没有钱付治疗及住院一切费用,当时他的积蓄被好朋友占用了,所以他只能向父亲开口。”

    张静好移开了目光:“你在我的话中听到了那么一句,再加上钱数的不对,你们就怀疑真得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可是你们怎么找到她得,我也不是没有留心,但是却无法找到她是哪一个。”

    紫姗沉默了一会儿:“不是我们找到她得。是她找到的江涛。”

    张静好的脸霎间绷紧,开口的时候才略有放松:“她是想要和江涛你们联手?可是她怎么知道……,是江天流!”她的手再次紧紧的握起来:“我想不到……”话没有说完,她住口后站起来来:“我有事先走了。”

    走了两步她停下:“代我谢谢江涛。我知道他不是他母亲那样的人,就算是两不相欠了吧。”说完,她快速的离开,没有再次回过头来看紫姗。

    坐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江涛走了过来,看着窗外缓缓离开的车子:“她,并不是真得来破坏我们的,对吧?我说过。她不是那样的人,就算说得再狠也没有用得。”

    紫姗站起来拉他的手一起坐下:“是不是心里松了大大的一口气,和张姨为敌你的心理压力很大吧?她真得不是那样的人,也就是嘴巴狠一些,还真得做不出什么真正伤害我们的事来。这样的好人,你爸实在是太过份了。”

    江涛抿了抿嘴:“依我的意思,就是让张姨离婚,财产什么都归张姨和几个哥哥姐姐所有;我爸不是追求嘛。给他自由让他去追求吧,他没有了钱看他还能不能找到和他有共鸣的。”

    紫姗拍拍他的手:“你也听到了,张姨放不下你爸。要如何做还是再等等吧;如果张姨不想放开的话,我们就不能做得太狠,只要让你爸明白过来就好。”

    江涛看她一眼:“你为什么会离婚,凤大勇不也是明白了过来?他们这种人是不会改得,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指望他们能改正好好过子,不如指望着母猪能够上树。”他对江天流的所为极为不满,恨得牙根痛心也痛——他的父亲再次背叛婚姻,对他的打击相当的大。

    比起旁人指着他的鼻子骂野/种还要让他难堪,这是极重的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紫姗叹口气:“张姨多大年岁了?有些事。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看法是不同的,顺着她的心意去做才是真得为她好;她知道什么是她要得,这一点她和你有点像。”

    江涛没有再说话,沉默的喝起了咖啡来;并不是张静好不破坏他和紫姗结婚的事,就能让他完全放下心来:他父亲的所为、张静好的受伤,都让他坐立难安。

    “我去找我父亲谈一谈。如果他真得不能改,我以后也没有这样的父亲。”他站起来:“我不做点什么心里难受。你先回去吧,公司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注意不要太累了啊,晚上我去接你的。”

    紫姗没有拦他:“我陪你一起去?”

    江涛摇摇头:“有些事只有我和他还说一些,他不想看到你,最起码在那种况下他不会想见到你的。就像你说得,张姨丢不下他的话,那我能做得就是劝我父亲回心转意,不要再胡闹下去;大哥二哥的儿子都上幼儿园了,他居然……”

    ****

    紫姗在公司里也定不下心来做事,也是因为没有什么大事儿,常的工作就偏劳了楚香几个人,她只管坐在那里发呆:都一个多小时了,江涛怎么还不打电话来?也不知道他和他父亲谈得怎么样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紫姗还是没有接到江涛的电话,却看到了他的人:“不听你的劝吗?”看到江涛铁青的脸,就知道不会是好消息。

    江涛坐下先喝了一气水:“我根本就没有找到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胖子等人听到都劝了几句,便乱哄哄的说去吃饭,让江涛不要想那么多,吃饱饭大不了所有的人都出去帮他找江天流;大家正说得闹时,紫姗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接听就是谭雅的哭叫声:“李紫姗吗?你快来,妈被打伤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紫姗吓了一跳:“你们在哪里?”她和张静好分开不过三个小时左右,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就会受伤了?听到地址后,她拉起江涛就走:“快点,胖子你们留个人在公司就行,其它的人也跟着来吧——张静好被打伤了,可能要惊动警方,江涛不方便做她的律师,只能是安平”

    江涛的脸黑得如同乌云:“谁打得,江天流?!”

    “不知道。谭雅哭得那个样子,又说张姨受了伤,我便只问了地址哪顾得上问其它?张姨不让打急救电话,带着药箱没有?算了,到前面药店买点白药什么的,况不太好的话只能去医院。”

    赶到宾馆,紫姗在前台报了江天流和张静好的名字,却没有这两个人入住;便又报上谭雅的名字,依然是查无此人。

    江涛厌恶的吐出一个名字来:“范月兰。”此人就是江天顺现在的心尖,他所谓的真之人。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查到了房间号;同时,紫姗那边拨通了谭雅的电话,也问到了房间号:果然是同一间。

    紫姗等人进了电梯:“这不是张姨他们住得宾馆,没有想到那个范月兰居然也跟了来,只是张姨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江涛抿抿唇:“可能是范月兰给张姨打的电话,也可能是张姨跟踪我爸,反正可能很多——我们先去看看况吧。”敲开门看到张静好鼻青脸肿的,好在没有伤到什么要害,除了样子难看些外,倒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张静好看到江涛偏过脸去:“也没有什么大事儿……”

    “张姨,还有什么叫做大事儿,是不是等他们把你打死了才叫大事儿?”江涛感觉自己要被气死了,回头看向谭雅吼:“大嫂,你是干什么吃得,怎么就让张姨吃了这么大的亏?你跟着来做什么,做不了旁得报警也不会?”

    谭雅一愣然后大叫起来:“我可不就是个废物,人人都骂我废物,我老公在外面生了两个女儿了我才知道,质问他两句人跑了到现在都找不到——我不是废物我是什么?可是江家就是这样的家门,上梁不正……”

    紫姗连忙拉住她阻止她再说下去,但是她看向江涛真得不知道要怎么说:江子珉也有外遇?还真就像谭雅说得这是家传之风啊,有其父必有其子。

    张静好没有开口,静静的坐在那里盯着窗外,对谭雅的哭叫仿佛没有听到;而江涛和紫姗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因为谭雅的丈夫就是张静好的大儿子,说重说轻在此时都不合适。

    “我回来想和你爸好好谈一谈,几十年的夫妻了,现在都老了,还说什么离婚不是笑话?我想着他想要胡闹又能胡闹多久,就由着他又如何,最终那个人得不到好处自然会离开他得,到时候他也就会明白过来。”

    张静好的声音很遥远:“没有想到看到他打出租离开了宾馆,一路跟过来居然看到他……,我气不过也想当面谈个清楚,要让那个人知道江家的钱全在我手里,就算她用尽浑解数也弄不到几个钱的。”

    “你们不知道,那是个孩子吧?顶多也就二十,居然看到我不等我开口就拿东西来打我,然后还叫嚷着我打她;而你爸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帮她打我,然后两个人抢了我的包就出去了。”

    *****

    月底求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