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章 看得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430章看得破

    江涛没有回头,双手又用力的握了握栏杆:“我给张静好打了电话,她说知道事不能算到我上,但是我妈已经不在了,所以她只能说抱歉。”

    这些话倒是跟张静好和紫姗所说得话差不多,紫姗轻轻一叹:“她有她的苦处,我们总有办法应对的;再说我看她那个人,也不是能下狠手的人,就算说得再狠到时候可能不会真得拿我们怎么样?”

    “解铃还需系铃人,江涛。”她轻轻的抚上江涛的大手:“我的手麻了,你给我揉揉吧。”

    江涛转过头来看她,轻轻把她拥进怀里:“我没有事儿,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太过生气了,又不想让孩子们看到,所以才会在阳台上站一会儿。有你呢,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商量的,我怎么可能会气坏呢?不会的。”

    紫姗轻轻的点头:“你记得还有我、还有宝宝就好;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一个家的,对不对?有什么生气的事说出来吧,看看我们能不能想出办法来解决;就算眼下我们找不到办法解决,说出来也会舒服点儿。”

    江涛叹气:“我给爸打电话,想好好的问问他倒底瞒了我什么,又做了什么让张姨那么生气?说实在的,在这个世界上,他再也不会找到比张姨更好的女人了,因为只有张姨最合适他,也最他。”

    紫姗抚着他的后背:“没有打通电话就生这么大的气?事我们还不清楚呢,这可不像你的为人;你总说人要冷静,越要处理事的时候越要冷静。”

    江涛抱着紫姗没有说话,他抱得越来越用力,感受着紫姗给他带来的温暖,可以驱走他心里、他上的寒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拿出手机来给紫姗:“你自己看吧。”

    紫姗有些疑惑:“让我看什么?”

    江涛把手机接过去打开,点开收件箱给她看一条短信:“你看看吧,我真想现在就去找我爸。”他狠狠的一拳打在墙上。丝毫不觉得痛又打了一拳。

    短信上的话并不复杂,但是提到的关系就复杂了:你好,我知道你是江天流江哥的私生子,我是江哥现在最的女人;我知道张静好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要去找你算帐。我想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紫姗把手机关上,忽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看着江涛脸上的愤怒,真得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平静下来;事实上,她也很生气,只不过因为对方不是自己的父亲,所以她的生气和江涛是不能相比的。

    江涛看着紫姗:“不只是发了一个短信过来。她还打过电话来了;问我奇怪不奇怪怎么会知道我的号码和份,问我奇不奇怪在我见过张静好后不久她就能发短信,和打过电话来?!她笑得那个得意,说我爸刚刚给打了电话,所以她才知道应该在这个时候给我通个信儿。”

    紫姗瞪起眼睛来:“她还给你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原来,她认为遇上的小柳已经足够脸皮厚了,没有想到厚脸皮的祖师爷在这里。

    江涛点头:“她的意思是,张静好是我的仇人也是她的仇人。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她多么伟大,提到孩子还哭了起来,说什么不能让她的孩子像我一样。所以想和我一起联手对付张静好。”

    紫姗沉默了好一会儿:“你骂她了?”

    “没有。”江涛恨恨的说:“我从头到尾只说了三句话,一句‘喂”一句‘你是谁”一句‘我考虑一下’。我怎么会笨到在电话中指责她?那样想再找到这个人就难了,因为电话号码可以马上就注销的。”

    紫姗点点头:“你想好怎么做了?”她以为江涛已经被气坏了,想不到他的脑子还在转,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江涛摇摇头再摇摇头:“我现在昏乱的很,哪里会想到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依着工作习惯,想着先稳住她比让她有戒心要好得多已。我倒底也只是个普通的人,想不到自己也有气到如此的时候。”

    紫姗握住他的手:“也没有什么不好。平常你太过内敛了,有什么事习惯藏起来,不和人说不和人商量,永远一张笑脸迎人——那不是你;谁都有心不好的时候,谁也有不能控制自己脾气的时候,这都是正常的。”

    “我给你拿杯红酒来。好不好?”她不需要总是劝江涛,因为这个男人永远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现在的怒气也只是一时,接下来他肯定会让自己冷静下来:事,总需要解决的,他不会等在这里动也不动。

    看到江涛点头同意,紫姗便进了屋倒了一杯红酒,对投过关心目光的楚香摇了摇头:“他们到了的话,你们就先吃;我要和江涛说一会儿话,没有什么大事你们不用担心,等我们回到屋里,自然会对大家说得。我们是一家人,有烦恼不告诉你们告诉谁呢?”

    楚香点头看着紫姗离开,很担心的喃喃:“江涛可不是没有担当的人,现在居然这个样子,说没有什么大事怎么可能?”她马上拿起手机来依次给众人打电话,通知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的赶过来——现在,相信紫姗和江涛是最需要他们的时候。

    紫姗也很无奈,想不到江涛的父亲真得又有了外遇,听江涛的意思对方的年龄应该比他们两个要小的多:嘿,这不是做孽吗?

    把红酒递过去后,她看着江涛:“想到了什么?”

    江涛已经不再那么激动:“我刚刚以江天流的律师为名,打电话去查了他近期大的资金流向,很快就会就结果的。”他一口就把红酒喝了下去:“我希望,那个结果和我料想的不同。”有时候,你明明已经知道了那个结果,却真得很希望是自己错了。

    紫姗接过江涛手里的酒杯:“倒底是多少钱?”

    “六十多万元。”江涛看向紫姗:“这是我知道的数字,事实上是不是如此要查过才知道;这么大笔的资金,再加上那个第三者出现,有些事是呼之出的。我只是,不想被他骗;钱是另外一回事儿,真得只是无法接受他对我的欺骗。”

    紫姗把酒杯放下,在后面环住他的腰;除了拥抱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才能减轻江涛的痛苦,更加不明白江天流是不是本如此,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对不起张静好。

    也怪不得张静好无法再容忍,就算是个泥人儿现在也被怒火烧成石心了,怎么可能不做点伤人又伤己的事来:她之所以看得透彻并不是她遇事后看得开,而是做错过才知道如何做才是对得。

    江涛转过来抱住了紫姗,在夜风中两个紧紧的相拥谁也没有再开口;不需要说什么,他们都知道对方可以为自己付出所有的,有这样的一份支持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呢?

    ****

    张静好看着坐在对面的紫姗,真得很好奇这个女子为什么要约自己;她开口了,带着几分紫姗所做之事很好笑的意思:“你认为你能够说服我,还是你认为你能够改变我?你哪里来得信心呢?或者,是你的已经让你变得低智商了,在做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紫姗看着她:“张姨,你还是着江涛的父亲,对吧?”

    张静好脸上的笑意一敛:“你来找我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我还有不少事要忙,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和你胡闹。”她真得不喜欢紫姗,却和紫姗是个什么样的人无关,只因为紫姗上的那个人是江涛。

    紫姗低下头:“张姨,你不是一般的女,你的出、你的学识修养,最为主要的是你的人生阅历,绝不是一般女可以相比的;我想,有很多事如果你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的话,就知道应该如何做才是对的。”

    她把玩着*啡勺:“我们,知道了你说得那个人,她的确存在;经过一个晚上的考虑与商量,我们决定还是把此事告诉给你。”

    张静好的手一抖,*啡洒了不少出来,溅到了她的衣服上,在她米白的衣裙上绽开了一朵朵并不漂亮的huā儿;她并不在意那些洒出来的*啡,只是直直的盯着紫姗,眼睛一眨也不眨。

    紫姗也有些紧张,因为谁也不知道张静好听到此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所以也就不能确定这么做倒底是对还是错。

    张静好终于合了合眼睛,子软软的靠在椅背上,招手叫了服务生过来收拾桌面;现在的她是一脸的疲惫,就好像也昨天不是坐车来到蓝水,而是一路步行刚刚到达的样子:累得她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一个字也不想说。

    紫姗等到服务生走了后,想了想还是开口:“张姨,我虽然年纪不如您,但也算是个过来人,有几句话想对你说,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不要生气;这样的事无非就是两种结果……”

    “要么离婚,要么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张静好睁开了眼睛,看着紫姗苦笑了几下:“早在我知道江涛母亲存在的时候,就不知道考虑过多少次要离婚,就想过多少回离与不离应该如何把子经营下去。”

    她叹口气:“我不如你,我做不到,我承认我离不开他;虽然我恨极,虽然我伤透了心,可是就是难以割舍。所以,苦是自己找得,真得怨不得谁。”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