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章 评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第二天一早,紫姗在公司的路上就忍不住要打电话,因为报纸;但是想到一会儿就能见面了,才忍下了,还是低头把报纸看了又看,然后看向她的司机江涛:“你说对了,沈依依的确是件很称职的武器,对自己下狠手是不遗余力。”

    江涛摇头:“说实话,昨天我看完报纸想到的是,凤大勇和沈依依以后还会上报纸的,但没有想到沈依依的动作这么快。”但是,有谁在意呢?

    紫姗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安平打过来的,所说的当然就是报纸上的事:“凤大勇又被沈依依送进警局了——快看报纸,我再给乜静她们打电话,不第一时间看的话铁定后悔啊。”她也不容紫姗说什么就挂断了。

    接下来就是乜静的电话,说得同一件事,就是紫姗手中报纸上的新闻:前天沈依依指控凤大勇侵犯她,然后又自认罪认罚还和凤大勇在昨天登了订婚的公告,然后呢就在昨天,她把已经是她未婚夫的凤大勇又送进了警局,罪名就是家暴。

    就算是电视上最不靠谱的电视剧都没有这样的事,但是现实中它就活生生的出现了。

    对于沈依依的举止,紫姗他们只当作是茶余饭话的消遣,但是对沈家人来说就不同了,那简直就是一记又一记的耳光,打得沈家人是晕头转向不辩南北:原本一记耳光打过来,他们还没有清醒呢,想不到的是第二记耳光就到了眼前。

    只不过沈家的人想不到的是,第三记耳光紧跟着第二记来到:凤大勇指控沈依依家暴。因为他上有伤啊,见血了,已经做了法医鉴定。相比起沈依依脸上的伤处来,显而易见的是凤大勇上的伤更多一些。

    原因很简单。在大家认出沈依依和凤大勇后,劝说几句也就离开了;而凤大勇是真得怕了她不想再把事弄大,只想赶快回家。但是沈依依却得势不饶人,对凤大勇又进行一轮殴打,把凤大勇的手掌都咬伤了。

    在这种风口浪尖上,沈依依不在家里休息却到医院里来了,自然很快就引来很多的记者;但是她在看到沈志和杨国英的时候,“哇”一声哭着冲进去:“爸,我要离婚!”

    杨国英和沈志见记者们虽然在医院内不拍照。但是相信刚刚那一句话,明天一早的报纸铁定就是沈依依要离婚了:这是一个问题,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要怎么对待沈依依——怎么做都是错啊。

    此时和沈依依断绝关系让她自己去面对,肯定会被人指责他们铁石心肠啊;如果安慰沈依依的话,那就是慈母多败儿的现成例子。

    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打通电话。杨国英也没有来得及教训沈依依,只是叮嘱她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要出来乱逛,但是沈依依偏就是不听,还赶到了医院来。

    沈志看着女儿气得连喘了三口气,叫她来的时候她就是不肯来,不让她来了吧,她又非来不可;现在,他要如何面对媒体?

    想到明天报纸就会登出沈依依要离婚的消息来——自结婚到离婚才两天的功夫啊!他是丢不起这个人的,因此在众记者的眼皮下。他双眼一翻又晕过去了。

    沈志再次进了抢救室:当然不是他想得,但有些事不是他能控制的,比如他的女儿、比如他的体状况。

    看着忙乱的杨国英母子,沈依依知道自己不会得到帮助,说不定还会因为父亲的晕倒被训,便乖乖的坐到一旁去。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她,现在是打定主意要离婚了。

    虽然算计李紫姗很重要,但也不能让自己受委屈不是?像凤大勇那种男人,它是一分钟也忍受不了:离婚后,看她一定让凤大勇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得。

    凤大勇听到沈依依律师的话后笑了:“沈依依以为自己谁,结婚可以听她的、由着她,但是离婚却不能听她的,不能由着她。现在是她家暴,我只是反抗而已,在这种况下我坚持不离婚,法官就不能认为我们感破裂。”

    “想离婚,没有那么容易,让沈依依不要做美梦了。”他撇嘴:“告诉沈依依,我还有她的录音呢,就是她要让我争夺女儿的抚养权,如何利用女儿夺李紫姗小姐财产的录音——她如果执意要离婚的话,嘿,我想你会让她知道是什么后果的。”

    凤大勇看着律师离开,摸摸口袋里的录音笔喃喃的说了一句:“也不想想,我都结过两次婚了,被紫姗用录音摆过一道的人。”他在离婚中学到了一些东西。

    沈依依是暴跳如雷,没有想到凤大勇不是一块抹布,想扔的时候扔不掉了;只得亲自去找凤大勇谈条件,她可不想被凤大勇捏在手心里一辈子。

    凤大勇的条件很简单:要么不离,那她就和他好好的过下去,首先要安排他到沈氏集团任职,中等以上的职务却要有实权厚薪的;还有,沈依依以后要乖乖的听话,不能再对他大呼小叫,不能再胡乱花钱;最重要的是,要沈依依把所有的钱及财产都交给他来保管。

    或者是离,马上就离婚也可以,但是他要得到一百万元的精神损失费:理由是沈依依玩弄了他的感

    露出獠牙的凤大勇,让沈依依真正的认识到这个男人不是只小猫,根本不可能任由他来摆布;而且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自己把自己坑了,因为不管是离婚与否,她都会有极大的损失。

    “凤大勇,你就是为了钱……”沈依依气急败坏。

    凤大勇皱着眉头:“你以为呢?我认为你开始就知道的,如果你不是有几个钱的话,就算是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也不会有男人看上你;现在摆出这种吃惊的样子来给谁看?”

    沈依依绝望的拖着子再回到医院,在门口被沈杨拦下的时候,她跪倒在地上对着屋里大喊:“救救我,爸,救救我。”

    沈志还真得让她进了病房,也听完了凤大勇的两个条件,更加知道了凤大勇手中有沈依依的短处;他合上了眼睛:“我已经立好遗嘱了,我名下的财产一半归你们母亲,一半分成两份给了沈杨和沈博。”

    沈依依吃惊的抬头:“那我呢,爸,我呢?”

    “你走吧。”沈志翻了个:“你现在所有的就是你的全部,养儿女到你这么大我们也尽到了责任;从此以后你要用你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嗯,说不定我还会向你要赡养费的。”

    沈依依不敢相信听到的,膝行几步巴住:“爸,你不给我一百万我就死定了,我也不会工作啊,爸;我知道错了,你听我说……”

    杨国英过去让她离开,却被沈依依推倒:“滚开,不是你我爸会不给我钱吗?都是你,都怪你,你怎么就没有死呢?如果你死了,至少我现在也会有几百万的家。”

    沈依依的话让沈杨兄弟无法再听下去,直接把人拖了出去。

    凤大勇面对母亲和小妹的劝说,烦燥的起来转了几个圈:“离婚有什么好处,沈依依倒底是沈家的女儿,哪里会有死仇;总有一天我会去沈氏集团的,总有一天……”

    这是凤大勇最后的一根稻草,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也没有那个勇气再去投资创业,而沈氏那么的集团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事业、地位、金钱;只要他有耐心,只要他等一等。

    他不能放弃,他也无法再放弃;因为这次他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得到紫姗,虽然沈依依不是好人,但对他而言这个女人还能带给一丝希望:再找其它女人的话,绝不可能再好过沈依依去。

    天天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天天在做着梦,凤大勇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燥;再加上他不能取得他一直想要的事业和地位,自卑让他更加的大男人主义,面对沈依依的时候尤其如此。

    沈依依呢?她是离不了婚的,因为凤大勇不同意,她也没有了父母的支持,能做得就是和凤大勇打下去、闹下去;只是可惜的是,她的脑子不如凤大勇,力气不如凤大勇,自然是处在下风。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的生活质量是每况愈下,尤其在生下一个女儿之后;她对女儿没有什么感,而且小孩子的哭闹让她心更糟,鬼使神差的她居然要把女儿送给旁人。

    送人也就罢了,她却收了对方八千元钱而被警方带走了,接下来她要面对不仅仅是牢狱之灾,更大的问题是她仅有的家极有可能会落到凤大勇的手中。

    但最让她寝食难安的却是紫姗的子越过越好,在她进了看守所后,在报纸上居然看到紫姗和江涛的定婚公告!那张报纸被她撕掉了,但是她自己很清楚她是撕不破紫姗的幸福,因此她就更为痛苦。

    在决定把孩子重新带到边后,沈依依的处罚就变成了监视居住;凤大勇和她的生活每天都很精彩,不管如何至少他们不会像平常夫妻那么无聊——这是江涛下得评语。(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