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章 生活中的戏剧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407章生活中的戏剧

    凤大勇的脑子有些混乱,他看到上的人后笑不出来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的说:“还好,还好,这是在做梦。”

    在梦中能这么清晰的想着现实中的事,还真是少见的,不知道会不会有研究的价值——不过凤大勇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奇怪,只是瞪着边人的脸发愣,然后转过脸来又喃喃了句:“人,其实真得很漂亮嘛,尤其是皮肤很细滑。”

    他看向天花板皱着眉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如此奇怪的梦,在眼下他和紫姗复合的大好子里,怎么会做如此奇怪的梦吗?可能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晚上又睡不好,心神一松才做出来的怪梦吧。

    然后他又感到一点奇怪,那就是他没有一点感觉:和紫姗在一起了,为什么他回想不起来了呢:可能是做梦的关系?他有点疑惑的再去看向边的人,并且同时坐了起来。

    因为他的动作动了起来,那个陶瓷的台灯向最底洼处的凤大勇滚动过来,让他感觉到一丝凉意;他伸手拿起台灯来有些讨厌,想也不想的就扔了出去:做梦嘛,还用得着担心会摔坏?

    但是事的发展却大大的出乎凤大勇的预料,台灯落在地板上发出不小的响声,然后——它就碎了!很符合科学道理的碎成一地的瓷片,让他瞪大眼睛有些不能相信。

    他可是听得很清楚也看得很明白,下意识的回头看一眼上的另外一人,发现她还在熟睡中,就不自的以为肯定是在梦里;不然,那么大的响声谁还能熟睡如故?

    凤大勇不知道为什么就站了起来,伸手去拿一片瓷片的时候就割伤了手!血流了出来,他低低的咒骂一声甩了甩手,可是血却一直流个不停,焦急之下就用单先包住了手指。

    现在他清醒了不少。虽然脑袋还有些晕晕沉沉的,但是能确定他不是在做梦:痛啊,他割伤的手指很痛很痛。

    凤大勇再次看向边的人,看着沈依依睡熟的面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她在一张上;想到自己今天的计划,他摇了摇头站起来想先找块创可贴之类的:药显然让他的脑子不能思考了,现在他想得不是离开而是要包扎。

    他翻找头柜的时候,没有找到创可贴却看到了几张存单,加一起足有十几万元!这让他不自的又抬头看了一眼沈依依:因为那些钱,他眼中的沈依依更加漂亮了几分。

    存单是不可能取出钱来得,取出来铁定会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所以他放下存单后又去梳妆台找,却发现了宝石的戒指、项链什么的,装了一盒子,他的眼睛马上就瞪大了,也顾不得手指上的伤痛,拿起一样又一样的看。

    他当然不是喜欢首饰的男人,只是在这些首饰上看到了钱;再想到听说沈依依被人骗走了很多的钱及首饰,凤大勇在心里琢磨眼前的这些应该是沈家重新给沈依依的:大家大户就是不同啊。

    放下首饰凤大勇看向沈依依。越看越感觉她可,看着看着在他的眼中沈依依就变了金光闪闪的人儿:纯金啊,这分明就是一个纯金打造的人儿。谁如果娶了她那就是拥了金矿。

    想到沈氏集团的他心头一阵火,他不自的坐到上摸了摸沈依依的手,并不是有了色/心,只是对沈依依的小金手有着太多的祟拜了。

    想到他辛辛苦苦十几年才有多少资产?可是沈家呢?沈依依真是太让人眼红了,生下来就有无穷的钱等着她花,有无穷的财产等着她败家。

    看到沈依依的肚子凤大勇叹口气,这个孩子虽然不知道爹是谁却注定会是个有钱人,真是幸福啊;如果他能和那个孩子交换的话多好,从此他也能成为沈家的一员。

    凤大勇昏沉的大脑里闪过一丝灵光:他怎么就不能想办法成为沈家的人呢?如果他和沈依依是夫妻的话,那沈依依的钱不就是他的钱。那他在沈氏集团里也会成为一呼百应的人:比起从前的凤总来更让人尊敬啊。

    他就好像看到了将来风光的生活,抚摸沈依依的大手便和刚刚有些不同了;然后他就想到了今天原本要打算做得事: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会和沈依依在一张上的,更不知道处何地。

    和他刚醒过来药力还没有完全散去有关系,但也不能不说他本也是原因之一;就因为几张存单、一些首饰,他就想到了沈家女婿的份。然后他想起了自己衣袋中的药。

    ****

    紫姗和江涛、楚香等人回到了家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凝重,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事的安排总让他们感觉不安,但是除此之外他们谁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面对沈志的无耻威,紫姗他们也只能出此下策,同时也算是给沈依依、凤大勇一个教训:相信两个人醒过来后会纠缠不清吧?不知道是沈依依会把凤大勇打个头破血流,还是凤大勇会让沈依依吃亏了。

    那些,就不是紫姗等人能控制的,但至少他们都脱事外了——沈依依不能承认绑架的事,沈志也不会让她承认,在她处自己家中的况下她绝对不能指控楚香的;至于凤大勇,那就是送给她沈依依的免费出气筒啊。

    凤大勇能说自己要迷/紫姗吗?他当然也不能说,再面对沈依依的指控下,只能把气全出在沈依依的头上。

    乜静看看他们:“行了,不要管他们了;总之,他们不管发生什么也和我们无关了。宝宝那里,紫姗你要去看看才行,孩子一直心都不好。”

    紫姗想到女儿叹口气点头,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多想的时候,至少也要把宝宝照顾好才行;她看一眼江涛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推门去找女儿了。

    楚香见紫姗走开看向江涛:“不会、不会节外生枝吧?”

    江涛抿了抿嘴唇:“不好说。但是两个人都快醒过来的样子,我们总不能留在他们边,然后等着向警方交待吧?现在我们等结果吧,总之会比我们留在那里要好的多。”

    事真得节外生枝了,绝对和江涛、紫姗等人的预料不同,而且闹得那么大更是让他们极为吃惊,不得不再赞叹一次沈依依的脑子构造果然是和平常人不同。

    沈依依报了警——事自然是沈博告诉给紫姗的,而报警的原因是她要控告凤大勇强/了她!事发地点就是在她家中,而且她的确是被灌了药,同时脑后还有伤痕,至于凶器警方怀疑是碎了一地的瓷片。

    凤大勇被警方控制了起来,而沈依依却被匆匆的送进医院,她说肚子不舒服,又说自己见了血什么的,现正在急救中。

    沈依依做出来的事,对于沈志来说那就是迅雷不及掩耳,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事就已经发生了。

    沈志和杨国英的争吵让他心脏病发作了,还是护士们及时发现才抢救过来;刚刚离开抢救室,他就接到了沈依依的电话。

    心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因为他可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沈依依在媒体的报道中几乎消失的,但是没有想到他的好女儿却自己把自己洗剥干净后奉送给媒体。

    想赶过去的他是有心而无力,给两个儿子打电话却无人接听,给杨国英打电话对方直接把手机关机;在这种要命的时候,沈志只能通过公司的员工才能把话传给家人: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沈依依的丑闻,可是沈志为了通知杨国英和儿子们,只能亲口对秘书说明白事;处理完后,他气得翻了几次白眼差一点又进抢救室。

    沈志就算是想破头也不知道紫姗的前夫怎么会和自己女儿搅到一块去的,很想对沈依依大吼几声,可是他能做得只是大口的喘气,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说起来沈依依也是吓坏了,好像在梦中喝了一杯水还是果汁?反正她睡得很熟还做了一个梦,等到一睁眼看到就是边的凤大勇。

    她惊叫一声坐起才发现自己上没有衣物,拉起薄被来就看到上是血,到处是血!想到自己有孕,再看到凤大勇也没有穿衣服还用那么恶心的目光看着她,就算是没有脑子的人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沈依依也不是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倒是巴不得没有这个孩子呢;但是她很在意自己的命啊,在怀孕的时候出血有危险的可不止是孩子——曾经女的最大死亡率就是因为生产!

    她大哭大叫着冲进浴室,不理会凤大勇在屋外的柔声呼唤,穿上浴衣后就报了警:她先打得急救电话,然后才拨打了报警的电话,最后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

    沈依依没有听到沈志说什么,她只是说自己报了警了,自己受了伤,又说自己是被凤大勇用强什么的;话说得没有半点条理,哭得声音倒是极大,最终还是她主动挂掉电话,因为她还要通知沈博他们,想让他们过来狠狠的教训凤大勇。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