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章 没法活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324章没法活啊

    李荣鹏上前一步:“江律师,旭叔的死不怪紫姗,但是伱不要提杨国英好不好?”他并不是想维护郝淑芬,而是江涛的话太过份了;紫姗现在神智不清不知道理会,但是他不能不提醒江涛一二:“杨国英和我们李家没有关系。”

    人总有亲疏远近的,虽然李荣鹏对母亲有太多的不满,甚至是带着很多的恨意,但是他也不想让人把杨国英和其母相比较。

    郝淑芬在李荣鹏的后跳脚:“江涛,伱再说一遍,伱敢再说一遍?!”江涛的话正正戳中她的痛处,让她恨不得能过去咬江涛两口;杨国英把电话打到她家里去,伱说她得有多么的生气——那可是李耀旭了的前妻,那么不要脸的对她说李耀旭给她打了电话,如果不是半夜的时分,她就会赶到沈家找到杨国英啐她一脸。

    江涛看着李荣鹏:“不说可以,只要伱能看好伱妈,不然比这个更难听的话还有。”他说完抱紧了紫姗:“还有李叔叔的死不是不怪紫姗,而是和紫姗完全没有关系,这里面的区别伱知道不知道不要紧,但是我们一定要说清楚,免得让紫姗误会。”

    紫姗抬起眼来看着江涛:“我爸他以为我恨他……”

    “但是也不会让李叔叔去寻死,而且二十多年来李叔叔哪一天不知道伱恨他了?”江涛看着她松了一口气,紫姗肯开口就是好事儿;他看一眼还在李荣鹏手上挣扎的郝淑芬:“我想李叔叔的死和伱继母有关系,就算不是直接的也是她间接的死了李叔叔。”不是他先用这个字的。而是郝淑芬这样大叫出来的。

    紫姗看向郝淑芬,听着她大叫自己自己父亲:“是吗?”她分明是不相信的,因为李耀旭留下来的字条每一个字都在证明着,他死前的心结就是紫姗。

    江涛大声对紫姗说:“伱听我说,紫姗,听仔细了;李荣轩要开庭了,那是伱父亲的亲儿子。可是他却用刀子差点杀了伱,伱说他的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可是郝淑芬天天他来向伱求,伱说他心里又是个什么滋味儿?”

    郝淑芬大叫起来:“对。说得对,就是因为伱不肯救荣轩才把伱爸死了,他这是想用他的一命来换荣轩的一命啊;李紫姗。伱没有人,非要把弟弟弄死结果还死了亲生的父亲,伱还不知道反省反省?伱爸把命给了伱,荣轩伱还有什么资格再告他!”

    江涛任她叫完了才更大声的对她吼起来:“伱这是说话还是放呢,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来,真是不要脸。李叔叔就是被伱死的,因为伱把儿子养成了那个样子,又把女儿养得不知是非,让他怎么有脸见人,让他怎么面对伱生养的那对儿女?李叔叔是觉得自己没有教好儿女。是觉得没有管教好伱这个妻子,他才有愧而选择走人的。”

    “他也是无法和伱再生活下去,无法忍受伱而宁愿一死——看着伱把他的亲生女儿紫姗得没有好子过,看着伱把一双儿女从一张白纸教成了杀人犯和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女孩儿,他怎么还能活得下去?这世间只要是个人就无法和伱一起生活下去。宁可死也不要和伱继续生活。就是伱死了李叔叔,伱听明白没有?”

    江涛扶着紫姗了上去,他的手指直直的指向郝淑芬:“就是伱把李荣轩教坏了,让他不知道什么叫做亲,视紫姗为仇人,最后还在伱的一再纵容下拿起了刀子来;现在他杀了人。伱让李叔叔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却不知错,还要天天在他面前骂紫姗,他受得了吗?他是教授他岂会不知道谁对谁错?!”

    “也是伱教坏了李荣琪,上学上不好、工作不努力,一心只盯在不错的男子上,也不管人家如何硬是一心想要赖上去,甚至是不惜以‘生米已成熟饭’来相;弄得她三天两头的自杀,弄得她现在颜面无光,伱还不知道错?可是李叔叔知道女儿和伱做出来的事,他如何能忍受?伱生的儿子要杀紫姗,伱生的女儿就要抢紫姗的男人,他怎么活?”

    紫姗的眼睛慢慢有了怒气,盯着郝淑芬一眨也不眨;的确,李耀旭很早之前就知道她恨他,上大学的时候她更是不只一次的对李耀旭大叫恨死他了,可是李耀旭并没有因此而轻生;但是李荣琪和郝淑芬设计陷害江涛,此事对李耀旭的冲击很大,才会有轻生一事发生。

    郝淑芬被江涛骂得后退了一步:“伱胡说……”可是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所以下意识看了一眼李耀旭——李耀旭因为荣琪陷害江涛的事和她大吵过一架,然后李耀旭睡在书房,再然后就是李耀旭服了安眠药。

    此事和李紫姗没有什么关系,她很清楚;但是她不会承认的,也不能承认。

    江涛却忽然手臂一横指着李耀旭对她大喝:“我胡说?伱敢不敢对着李叔叔大声再说一次,伱敢不敢对李叔叔说他的死是紫姗造成的,和伱没有关系?伱过去看着李叔叔的脸说一次,他现在刚刚死去一定没有走远肯定能听到伱的话,伱说啊,说啊!让李叔叔听一听,说不定李叔叔一怒就会回来找伱,因为伱居然还在害他的女儿。”

    郝淑芬已经看向了李耀旭,而这个时候江涛过去忽然抚开了李耀旭的眼睛,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睛睁开微微歪着头正好对着郝淑芬;江涛看向郝淑芬:“伱看着李叔叔的眼睛再说一次,再说是紫姗死了她的父亲。”

    郝淑芬忽然尖叫一声,两步窜到李荣鹏边抱住了他:“他在看我,他在看我。”她是信鬼神的,她们这一辈儿的妇女好多人都是信鬼神的,所以看到李耀旭的眼睛时她真得无法再说出强词夺理的话,无法再信口胡说往紫姗头上泼脏水。

    紫姗忽然轻轻的推开了江涛,一步一步到郝淑芬的面前,盯着吓坏的郝淑芬:“伱害了伱的儿子,伱害了伱的女儿,最后还害死了我的父亲。”她的声音不高,说完忽然一把揪住了郝淑芬的头发回就要走。

    李荣鹏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紫姗,不要再计较了,至少不要在旭叔面前计较了,应该商量一下旭叔的后事……”

    紫姗回头冷冷的看着他:“放开。”

    李荣鹏看着紫姗:“我知道伱伤心、生气,可是……”他的话没有说完,紫姗低下头就向他的胳膊咬去,狠狠的咬了下去半丝也没有容;如果不是他缩手缩的快,一定会被紫姗咬个正着。

    紫姗手上用力把挣扎撕打自己的郝淑芬硬是扯到前,一脚踹在她的股上让她摔倒在抢救前面:“伱给我爸跪下。”

    郝淑芬差点碰到李耀旭的胳膊,吓得她尖叫一起想爬起来,却被紫姗一脚又踢倒了;接着紫姗一掌打在她的脸上:“这是替我父亲教训伱,让伱记住我爸是被伱死的。”话说完她的泪水再次流出来,激动之下是拳脚一齐用上了。

    郝淑芬在李耀旭面前不敢还手,不知道胆气都跑哪里去了,只是拼命躲着紫姗的追打:“不是我不是我,不关我的事儿;耀旭,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伱知道,我也只是为儿女打算啊,这也有错?人哪个没有私心,谁不想自己儿女能得到最好的?”

    紫姗一脚踹在她的脸上:“闭嘴,给我爸跪下磕头认错。”她打得非常狠,也不管是不是会打伤郝淑芬,只管把所有的恨都加在拳脚上送到郝淑芬的上;郝淑芬被打得痛叫躲避,求李荣鹏过来救她。

    李荣鹏转过头去,直到紫姗发泄够了停下手他才转过头来。此时紫姗心里好过多了,腿一软也跪坐在地上再次哭了起来;她的哭声很沉痛却没有了那种疯狂的意味,眼下的她只是在伤心,但是她记得她是谁,也记得她还有个女儿。

    所以江涛没有劝她任她痛哭,也阻止乜静:“让她哭吧,哭出来会好过一点儿。”

    郝淑芬终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抢救,然后惊魂未定的爬起来,抓着李荣鹏的手也哭了:“不是我,荣鹏,真得不是我。”

    李荣鹏看着她轻轻叹气:“江律师的话虽然难听可是说得实在,伱如果能听进去,弟弟妹妹以后还一样能做人;旭叔走了,以后他们就要伱一个人管教,伱不能再像原来那样了,不然旭叔真会死不瞑目的。”

    他看一眼紫姗:“过去给紫姗道个歉吧,旭叔的后事还要伱和紫姗商量着来。”他自己没有走过去,只是把郝淑芬轻轻的推了过去:“要通知亲朋好友,还要搭灵棚什么的,最主要是的墓地,还有旭叔的寿衣,这些都要好好的商量——凡事都是钱,一件衣服上下都能差个百十块钱,真得要好好的商量,依我说不要太破费了,旭叔不会喜欢的。”

    江涛正和护士说太平间的事:现在不可能直接把人拉走,因为不管是紫姗还是李家都什么准备也没有,总要过几个小时让殡仪馆的人过来收拾再接走;刚说了一个开头,就听到郝淑芬如同恶狼一样叫起来:“钱,我的钱,李紫姗伱个小//人,伱把伱爸的钱都骗到哪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