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章 小事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309章小事儿

    紫姗接到父亲的电话,才知道李荣轩的案子终于要开庭了;说起来能拖到现在紫姗就很奇怪了,还以为是郝淑芬真得有通天的本事呢,但最后还是要开庭,那应该是警方或是检方有什么需要调查的东西吧?不然不能拖得这么久。

    “爸,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她看着文件好像是随口问了一句,其实李耀旭打电话的用意她是最明白不过的;如果她能谅解李荣轩的话,那李荣轩的罪名就会轻一些;或者就如郝淑芬或是李耀旭所想的,让她去做个伪证说是自己不小心,受伤的事和李荣轩无关,那李荣轩很有可能被无罪释放。

    可是紫姗不会那么做。李荣轩从打人演变到敢拿刀子伤人,此事已经不是家人之间的打骂——他既然敢做那就应该承受这个后果。不要再说李荣轩是她的弟弟,如果李荣轩有当她是姐姐的话,那刀子就不会伤到她。

    九死一生之后她看到宝宝,想到有可能就那么死掉丢下宝宝一个人孤苦无依,重新走她儿时的路,她的心里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后怕;因此,李荣轩必须要付出代价。只有人们知道做错事必须要负相应的责任,才能让人在做事之前三思的;如果犯错的代价太小,只会让人一次又一次的犯

    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和李耀旭说话了,而且年节她也没有过去给李耀旭拜年;有些事她是真得看不开也放不下,相见不如不见的好。免得父女两人大过年的再吵起来。

    李耀旭叹了一口气:“你还在生爸的气?”

    紫姗看一眼电话,就好像能看到电话那端的父亲一样,然后她再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那个做什么。爸你如果没有事我就挂了,这里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呢,实在是太忙。”她真得不想对李耀旭多说什么,狠话说了又如何,那倒底是亲生的父亲。不管如何也让她长大成人、接受了教育。

    说说狠话也只是痛快嘴巴,她深知自己做不出来的,又何必再让已经是一病痛的李耀旭生气呢?少说一句就当是放过自己吧。所以她想收线不想就李荣轩的事再说下去,真得不希望李耀旭再为李荣轩开口求

    “还有,爸你知道的。我做不到。请你再次记起来,我也是你亲生的女儿。”她在李耀旭沉默了好一阵子不答话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底的话:“我不想求你待我如同其它人的父亲一样,我也不求你待我有李荣轩、李荣琪一半好,只求你发发慈悲不要为了李荣轩他们而牺牲我了;我也是人,活生生的,心也会痛的。”

    李耀旭终于开口:“对不起,紫姗。”他长长的叹口气:“我,不是为了荣轩找你求的,虽然我真得不想他做牢。倒底他是我的儿子;但是你也是我的女儿,这么多年本就对不起你,怎么还能再要求你为荣轩而委屈自己?荣轩,也应该得到一些教训了。”

    “我打电话来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自上一次之后我一直想打电话给你。可是真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接我的电话;今天算是找到个借口吧,也因为我的心真得很不好,忽然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他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过年之后经历的事,但最后你都平安过来了,我也就放心不少;紫姗。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孩子,爸——,没有事儿,就是听听你说话。那个医院的复查都做完了吗,听说是要做九次复查的,现在做了几次复查了?一切都好吧?”

    紫姗沉默了一会儿:“都好。你,体怎么样了,复健做得如何?”太过生硬,也太过客气,但总比父女两个怒目相向要好的多;就算是生份些,也不要再吵了,紫姗真得心累了。有父亲无父亲都好,只求他不会再要求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愿意或是做不到的事就好。

    “好,我都好,现在已经能站起来,拄着拐杖能走几步了;医生说我康复的不错,只要继续坚持也不是不能走路的,只是需要时间。”李耀旭说了两句后顿了顿:“明天,在区法院。”

    紫姗轻轻的答了一句:“你进出自己小心。”不会为李荣轩脱罪而去说假话,但她也不必去看李荣轩的受审过程;事最终法律会给她一个公平,看见与不看见都是相同的结果,何必非要去浪费那个时间?

    她有的事要忙,真得没有那个功夫;再说她也不想面对李耀旭,更不想给郝淑芬发疯撒泼辱骂她的机会;倒不是怕,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

    李耀旭应了一声又沉默一会儿叮嘱紫姗几句就把电话挂上了。

    紫姗不知道他是最终没有把求恳的话说出口呢,还是他打电话只是说一说:说,其实也是抱着希望吧?但是希望她什么呢,不会认为时间长了一点儿她就会把事淡忘吧,那可是她的命,差一点死在李荣轩的手上,她怎么可能会淡忘。

    放下电话后她专心做起事来,并没有被李荣轩的事而干扰;楚香和乜静看她的样子也放下心来没有多说一句话,倒是安平说了一句:“要开庭了,按理说你这个事主是应该知道的,咋就没有人通知你呢?”

    紫姗也没有往心里去:“他是刑事案又不是民事案,让我知道做什么?”

    安平瞪起眼睛来:“公诉人要提起控诉,但你是本案的重要人证啊。”她见紫姗抬头的愕然:“我虽然不接刑事案但我是律师,你不相信就打电话问江涛吧;真是有异没人,现如今连我这个特聘律师也不相信了。”

    楚香头也不抬的看着报表:“同意你一句话,有异没人。不过,为什么没有人通知紫姗呢,是不是安平你弄混了?可能不需要紫姗去吧——不去更好,去了更闹心;我可不放心让紫姗一个人去,如果她当真要去我是一定要跟着的。”

    乜静歪着头瞧紫姗:“有异没人是一点儿也没有说错。不过安平说得有道理,我好像听我爸说过,事主是重要人证肯定要出庭的。”

    紫姗瞪了她们三个一眼:“你们就嘴坏吧,看哪天你们落在我手里。”她边说边打了电话出去:“要我出庭为什么没有通知呢?我应该有所准备吧——证词什么的其实都在警察那里,我不去也没有什么吧。”

    安平三个人一起瞧着她:“打电话啊,要不要我们避出去啊,免得我们碍事又碍眼啊。”

    紫姗再瞪她们一眼的时候,江涛的声音传了过来:“紫姗,中午我接你吃饭吧,东边新开了一家……”声音不算小,至少坐在她边的安平听得很清楚,把江涛的话一字不落的学了出来,引得楚香和乜静不断起哄。

    “答应不答应呢,真是为难啊;不答应吧,心里不舍得再说也显得做贼心虚不是?答应的话,那一样要被取笑啊。”乜静学着紫姗的语调说话,引得安平和楚香笑得趴在桌子上。

    “行,中午你来接我吧。”紫姗不甘示弱的抬高下巴:“姐就答应了,你们笑吧笑吧;姐和江涛只是……”

    “普通朋友嘛,你不要一再的强调,有句话叫做越描越黑知道不知道?”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反驳紫姗,紫姗的脸有点发红但还是不忘再瞪她们一眼。

    江涛听到了安平等人的笑闹:“又开玩笑也不知道腻。”不过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好,就这么说定了。”

    紫姗把笔投过去才让安平三个人不再起哄:“李荣轩的案子要开庭了,我是不是应该接到通知?”

    江涛更是惊讶:“当然了,你没有接到通知吗?我也不知道他的案子要开庭了——我知道了,坏了!”他好像在那边碰翻了什么东西,听到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

    紫姗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你怎么了?”她关心的不是李荣轩的案子,在江涛失声惊呼后她想到的反而是江涛出了什么事儿。

    “不是我,我没有事儿,只是水打翻了。”江涛着急的说:“当时那个案子是林浩经手办的,那个时候他是你的委托律师;后来此案一直在调查中,也不曾有人来打扰你,又有各种事,尤其是你病的那么重,我们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安平听到这里惊呼起来:“林浩现在依然是那个案子里紫姗的委托律师!天,我们怎么会忘了呢,我们怎么会忘了呢!”她给了自己重重一下子:“两个律师是紫姗的朋友,却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她把文件“啪”的一声合上,伸手抢过紫姗手中的电话来:“江涛,我马上去找你,我们一起去见林浩——肯定法院通知了他,可是他却没有给紫姗打过电话来;我们要开庭之前把他的全权律师资格去掉。”

    林浩和紫姗分手的时候,紫姗的体刚刚好还需要好好的休养,当时又遇上之滋味出事,一直忙到现在的他们真得疏忽了:当时真得只是一件小事,但现在却不再是小事了。

    ***推荐***

    书名:《田园喜乐》

    书号:2463009

    作者:沈瑞雪简介:夏三娘带着家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幸福生活!

    PS:女频首页PK榜有书名,点击书名直接到达,方便快捷!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