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章 游戏开始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306章游戏开始了

    江涛感冒了,乜静等人当然都知道,并且同时知道紫姗去照顾过他一会儿:据紫姗和江涛的话,就是照顾了一会儿,也就是做了一锅米粥而已;倒不是乜静这人多心,也不是楚香和安平这两个人太过八卦,而是紫姗和江涛怎么看都有些怪异;怪异到让人不能不怀疑的地步。

    乜静低声对胖子说:“我看有些不对劲儿啊,病了一场后这两个人很不对劲儿。”

    胖子就算是个男人也感觉到了,看一眼紫姗和江涛:“是不太对劲儿;”他扬声对江涛说:“你不用去工作吗?我要是你的老板肯定会把你踢出大门的,不务正业。”

    江涛“嘿嘿”一笑:“不忙不忙。”话说完还看了一眼紫姗,却在紫姗要抬头的时候马上低下头看手中的合约,怎么看都有些心虚的样子。

    胖子叹气:“真得出事了,江涛人都不机灵了,平常哪里会让我讨到便宜,居然变得这么老实好欺负,不是烧坏了脑子就是有问题。”

    楚香和安平也在嘀咕:“紫姗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啊,时不时就偷偷的瞪江涛一眼,可是又不和江涛的目光撞上;我看这里面一定有内,很深的内啊。”

    几个对视一眼脑袋差点撞一起,低声说:“不会昨天两个人闹翻了吧?是江涛表白了紫姗拒绝了,还是江涛发烧说胡话让紫姗生气了?江涛明白着是来赔罪可是又不敢说的样子,紫姗那里明明有气却又不好意思发出来,这两个人不会就这么别扭下去吧?”

    乜静一拍手:“要劝劝他们,都是朋友就算说错做错说开也就行了,还真生气不成?我去给他们说……”她刚站起来,那边紫姗已经开口了:“江涛你上午有事嘛,没有事跟我出去一趟吧,那个沈杨约了我出去谈合同的事,可是安平今天要上庭。你跟我看看沈家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

    江涛答得那叫一个干脆,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看得乜静等人张大了嘴巴你看我、我看你,然后胖子摸了摸头:“真是奇了怪。要一起出去为什么谁也不敢看谁呢?这两个人倒底怎么了?”

    ****

    柳母一大早刚出门,就被人泼了一的水,从头到脚整个人都**的;可是那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臭不可闻,弄得她差点憋气憋死过去。她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啊,刚起就被人坏了兴致。

    “你做什么?!”她的眼睛睁不开,可是去拿手绢吧。手绢也是湿得,而她用手抹了一把脸,才勉强睁开一点眼睛;今天她约好和柳父见面,可是精心打扮过得——女儿死了,但是她还有儿女啊,一大把年纪了她是绝不肯离婚的,当然是想挽回柳父的心来,没有想到刚出门。她新的衣服、起个大早化的妆都毁了,她怎么可能不气急败坏:“你以为老娘……”看清楚泼她的人后,忽然间她就失了声音再也没有骂出来。反而有些慌乱一双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好了。

    “骂啊,你怎么不骂了?”对方也是个老年妇女,虽然长得不如柳母好看可是人家人高马大,只听她开口说话中气十足,就知道人家的体也是倍棒:“不认识我了吗?平常见了我左一句‘宋姐’右一句‘宋姐’叫得真亲啊,怎么现在哑巴了?”

    宋大妈的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盯着柳母恨不得咬下她一块来:“口口声声的好姐妹,我还真得傻啊,不知道你这个姐妹指得是什么姐妹!”她丢下盆子接过后人递过来的扫帚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敢勾搭我老公,还生了个女儿出来。当我是个死人嘛。”

    她的大嗓门真是声震四野,引得邻居们都出来了,可是又有不少人被恶臭熏的回去了,就算这样看闹的人也不少了,还有楼下上来的、也有楼上下来的,瞅着这出大戏每个人都看得津津有味儿。

    柳母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宋姐你误会了。你真得误会了……”

    宋大妈又伸手,后人就把一个塑料袋递过来,被她狠狠的撕开拿出一件内衣来抖了抖:“这是谁的啊,我的尺寸可不是这样的!”她拿出一件抖抖就掷到柳母的头上,一件又一件后她拿出来的却是个男人的内衣:“我呸啊,居然不要脸的送我家男人贴的衣服,还要在上面绣上你的名字——让大家看看清楚我有没有冤了你。”

    她说到这里眼里就含上了泪,对着看闹的人就说起了她和柳母之前的事:她和柳母一家人早就认识,她的老公还是柳父的好友,两家人一直都是有来往的;她老公没有大本事但是知冷知的,她也没有后悔跟了他。

    虽然天天推着小吃车辛苦了些,虽然冬天冻得她手红肿、夏天晒的她皮肤发黑,可是这些年来她是任劳任怨从来没有想过其它,只是想着把几个孩子拉扯大、看着他们结婚生子,再然后还想着存下钱给孙子孙女儿。

    却没有想到她一直以为的幸福生活都是假的,这些年来他老公的一直和柳母鬼混,上班的工资有一部分花在柳母的上不算,而他的奖金之类的几乎全给了柳母——就是因为她老公赚得少,所以这些年来她才那么辛苦。

    说到伤心的地方宋大妈哭得双眼通红,自然又给了柳母一顿扫帚;而柳母真得没有什么可分辩的,看到她的内衣被宋大妈扔得满地都是,她哪里还有脸见人?更不要说开口说话了,她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

    宋大妈发泄了一通后就走人了,只是她走的时候对柳母恶狠狠的说:“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隔三差五我只要有时间就会来找你算帐!不要指望着去找那个不要脸的给你撑腰,我打断了他的腿现在正住院呢。”

    说完宋大妈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后跟着的自然是她的儿女们;对于宋大妈的辛苦她的儿女这些年来都看在心里,在此事上当然是站在了其母这一边——而且他们长得都很像宋大妈,尤其是人家那两个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

    两个儿子晃了晃拳头:“你让我妈过得不痛快,你以后就不要想过得痛快。”

    柳母看着人家走一声也没有敢吭,不说宋大妈的泼辣,就是人家儿子两个斗大的拳头也让她头皮发麻;对,她也有儿子,可是她的儿子和女儿现在都不和她说话了,都和他们的父亲一条心,没有人会给她出头的。

    看闹的人也随着散去了,就连和柳母住得最近的邻居都没有安慰她一句;柳母摸索出钥匙来想去开门:现在她当然是不能去见柳父的,要收拾干净不知道得花多少功夫呢。

    “要不要报警啊?”平静的声音传到柳母的耳中让她子一颤,一直不敢抬头的她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的是江涛和紫姗立在那里;紫姗看到她还笑了笑:“你要报警的话我们可以代劳的。”

    江涛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聚到一起说个清楚,嗯,还真是个不错的茶余饭后的谈资,相信报纸上会有地方登此事的。”他笑得眯着眼睛很和气的模样:“被人欺负了没有不报警的道理,是不是?我来替你打过去。”

    柳母尖叫起来:“不用了!不用你们好心,今天的事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她看着江涛眼中全是怒火,可是却又不敢对江涛恶口相向。

    江涛看着她很认真的点头:“就是我。我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我是认真的,可是你却没有听进去嘛;今天也只是个开始,你不要着急咱们慢慢来。”

    柳母看看自己上,再看向江涛真想给他跪下:“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去找李紫姗的麻烦了。”她说着话大哭起来。

    江涛摇摇头:“游戏要不要开始由你决定,可是什么时候结束却要看我的心;现在你后悔晚了些,如果你不去找凤母的话也不会有你的今天。”

    紫姗柔声细语:“我想宋大妈不会这样放过你的,因为我对她说过这么一番话——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气坏自己的子还不是自己受罪?以后你只要想起此事来感觉生气,就去找柳母打她一顿出出气;就算不是因为此事而生气,只要心不好你都可以去找柳母打一顿,让柳母分担你的烦恼。”

    “如果心好了也可以去找柳母打她一顿,让柳母分享一下你的快乐;如果没有事做也能去找柳母打她一顿,正好可以解解闷;如果太忙累到了,还一样去找柳母让儿女们帮把手,权当一个消遣。”

    “吃饱了打柳母一顿就当是消食娱乐了,饿了打柳母一顿就是做个饭前运动,天晴打柳母一顿那是感谢老天长眼,下雨打柳母一顿那闲着不也是闲着?”她说到这里笑着看柳母:“你说我说得在不在理?宋大妈是听进去了,所以你以后的子也不会太无聊的。”

    柳母听完之后全哆嗦,指着紫姗:“你、你……”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她的恐惧还有她的愤怒了;恨?她现在还有那个时间去恨紫姗吗?只宋大妈就足够她喝几壶老酒的了。

    ******

    粉红票再有4张就可以加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