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章 落荒而逃(推荐票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305章落荒而逃(推荐票加更)

    江涛在紫姗有事的时候总会在她边,什么样的事都难不倒他一样,也没有什么人是他应付不了的;可是病倒的江涛就不同了,在紫姗面前展现出了虚弱来:这个男人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居然还有怕的东西。

    虽然怕吃药这种事应该发生在小孩子的上,但的确是有大人也怕吃药的;有了弱点的江涛不但没有让紫姗瞧不起,反而心里莫名的踏实了一点儿;这样的江涛更加的真实,让紫姗感觉江涛亲近了几分。

    太过美好的东西总让紫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说她是自卑也好、说她是经历太多有太多的负面绪也罢,反正她认为太过美好的东西就算有,也不会落在她的头上;世上有几人可以有那种幸福?

    原来的林浩就很美好、非常的美好:紫姗是他的初恋,他了紫姗十几年,更是等到紫姗离婚后才表露心声,而且对紫姗是那么的关心与体贴;人长得很帅气、职业非常好、名声非常好——这样好的人最后证明已经是人家的夫。

    而当初的凤大勇也是那样的美好,那是她的初恋;虽然没有钱、虽然出农村,可是他给了紫姗想要的一切,填补了紫姗心灵上所有的空虚:像她的哥哥也像她的父亲,把她放在掌心里呵护着。最终证明,那样的美好只是初恋时的梦幻,本来就有着紫姗自己太多的幻想在里面。

    所以江涛一直陪伴着她、帮助她,那个冬雨后的第二天早也让她心生感动.但是她却没有再让自己多想下去;因为江涛实在太好,她怎么敢去碰触。

    但是现在的江涛却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起无赖来,只为了能不吃药;让人可气可笑却又向紫姗证实着他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虚的也不是假的,至少江涛并没有在她面前伪装过什么。

    真实的一切才能让紫姗放松下来,才不会让她过度的紧张。

    江涛接住休温表却没有要试体温的样子,看得紫姗眼睛又想瞪起来:“还不快点?”

    眨了眨眼睛,江涛很无辜的看着紫姗:“现在就试?”眼神就像宝宝一样纯粹,可是这样的眼睛让紫姗心生警兆.因为他这个样子的时候多半都会捉弄人的;但,江涛生病了还病得不轻,应该不会生出捉弄人的心思来吧?于是紫姗真得瞪起眼来:“当然。”

    江涛的脸忽然更红了,不过还是很认真的看着紫姗说:“行是行,可是人家也守如玉快三十年了,你可要负责任的啊......”

    紫姗一下子跳起来,脸同时红通通的,轻轻的“呸”了他一声落荒而逃;江涛这个坏家伙果然是要捉弄人,就算是生病了江涛还是江涛。一直以为自己在江涛面前占得上风的她,现在才知道想永远的占个上风可不容易。

    她跑到门外忽然又探过头来:“那个.你会试体温吗?”看到江涛一手在怀里一脸吓到、又包含着受辱的表,她大笑着去厨房了——小子,你以为能吓住姐?!

    江涛那里已经收起惊吓的表来,把体温表放好后躺得舒服喃喃的道:“真幸福,就算是病死了也是幸福死掉了;”不过下一刻他就纠结起来:“可是,紫姗就太劳累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他爬起来刚打开卧房的门,就被听到声音自厨房里探出头的紫姗给吼了回去;缩了缩头,他想了想还是乖乖的躺下了:紫姗不能生气的,而且这么凶的紫姗他也真得应付不来.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安全。

    不一会儿,紫姗端着一碗姜汤过来:“喝了它发发汗吧,退烧比吃药可安全多了.对体也没有坏处。”

    江涛看看姜汤皱着眉头:“我有点怀疑我上辈子得罪你了,紫姗。”他在紫姗的目光下连不喝也不敢说,乖乖的接过来一口一口的喝着:“你怎么知道我不吃姜的?我不记得对你们说过呢。”

    紫姗还真得不知道:“你不吃姜吗?可是炖菜的时候都有放看你吃得开心啊。”她是明知故问,因为有些人不吃姜只是不能直接吃而已,比如像现在姜汤。

    高压政策下江涛把一碗汤喝的干干净净,躺下后说:“紫姗你不要忙了,回去吧,公司里还有不少事呢。”不知道是不是吃药的缘故.他很快就睡着了。

    紫姗本来想拿粥给他喝.看他睡着了想想就随他了;病人睡一觉可比吃东西要大补,她还是不要打扰江涛的好。可是有一件事就难办了.江涛试的体温表两个人都给忘了,现在要怎么拿出来呢?

    看看江涛的口.紫姗的脸微微一红,还真得不好意思去“非礼”人家江涛:该死的,怎么原来没有发现江涛长得还可以呢?她连忙把目光转到旁处去——可是不知道体温是不放心的,怎么办呢?

    最终还是有的老办法,紫姗把手背放到江涛的额头上;可能是紫姗的手背有凉意让睡梦中的江涛感到了舒服,他居然在紫姗的手上蹭了蹭,霎间让紫姗的子就僵住、手掌飞快的抬起,脸当然就是通红了。

    看看江涛还在熟睡中,紫姗知道那只是他无意识的举动,偷偷的“呸”了一声后再次仲出手去,这次却怎么也无法像第一次那样心平心和了,心跳得总是快了那么一丝。

    额头上还是火的,显然病不会那么快好。紫姗收回手轻轻的吁出一口气来,看一眼江涛确定他的确在睡,心下莫名的松口气;现在离开显然不是好主意,江涛需要有人照看着,在他的烧没有退之前,离开多少总是有点危险的。

    枯坐无聊的紫姗游目四看,发现他的桌上有几本书,就随手抽了一本打开:我恨你,更恨那些药!!!

    很大的字,很用力的字迹,很大的惊叹号。

    紫姗再看一眼才知道是笔记本,只是用了一本书的封面而已;虽然不知道那一句倒底有什么意思,但是紫姗能猜到江涛讨厌吃药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怕苦那么简单。

    看一眼上的江涛,她发现熟睡中的他眉头皱得好紧好紧,脸上的表也并不像刚睡着那样的平静,反而带着几分苦意:就好像他在睡梦中承受着什么痛苦一样。

    江涛倒底有过什么样的童年,自小到大他的心路历程是什么样的?紫姗忽然发现自己这个朋友真得不合格,因为她一点也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起要问过;虽然揭人的伤疤是不礼貌的,但是她真得不曾关心过江涛的过去。

    每个人都有过去,只不过不是每个人的过去都只有欢乐。

    她原本想放下那本笔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翻了一页,然后又翻一页,直到看完;看完的她的眼眶里含着一些泪水,再看向上的江涛转过脸的她流下了泪来。

    上面记载一半是江涛的儿时,一半却是他认识紫姗之后的事;儿时的江涛是苦难的,因为吃尽了大人孩子的白眼,不管他怎么努力、学习成绩有多好,也得不到老师真心的喜欢。

    一个完全没有朋友、孤独的童年,比紫姗更加残忍的童年:紫姗尝到的只是来自于家庭的苦,可是江涛尝到的却是来自于所有的人给的苦难—包括他的那个母亲。

    江涛之所以厌恶吃药,是因为她的母亲就经常吃药,并且还强迫江涛一起吃药:只要她不开心了就吃药,然后就强迫江涛陪她一起吃,因此江涛小时候有两次被送进医院洗胃,就是被强迫吃下了太多的安定。

    后面所写的东西是紫姗想不到的,江涛记下了他和紫姗之间的点点滴滴,很多很多都是她不记得:某天她的一个微笑,某天她的一个小小皱眉……,就是这样的琐碎,可是每一个她之后都有着他的绪——因为她笑了,所以他那一天很高兴;因为她皱了眉头,所以他那一天猜测着想着能让她开心的办法,并且他的那一天不开心。

    没有什么誓言,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表达,甚至江涛不曾在笔记中写一句“我紫姗”或是“我喜欢”紫姗之类的话;有的只是每天每天紫姗的琐事,很小很小的一点小事,在紫姗的记忆中都不存在的小事,却都记在他的笔记里。

    紫姗把笔记轻轻的放回原处,回头看一眼江涛辩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儿了;是的,她已经听过两个男人对她亲口说过“我你”,但是最终他们的人是他们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是对人说“我只是紫姗的普通朋友”,可是那笔记却不是一个普通朋友会写得。

    挂在嘴边的是那样的不可信,是不是这样默无声息的才是最为真实的?

    呆呆的看着江涛的睡容,她自己并没有找到答案;因为她自己也清楚,答案并不在江涛的脸上。

    江涛睁开了眼睛,迎上的就是紫姗直直的目光,他眨了眨眼睛发现紫姗并没有发现他睡醒了,而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喂,看我看得这么入神吗?不会是被我的睡容被迷倒了吧?”

    紫姗才惊醒过来,想瞪一眼江涛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放弃了,只是很狼狈的转过去:“我去看看稀饭好了没有?”

    江涛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紫姗,你这算不算是落荒而逃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