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章 我更喜欢(粉红票40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301章我更喜欢(粉红票40加更)

    江涛在意凤大勇追求紫姗并不是出于嫉妒之类的绪,他顾虑的首先是宝宝:被凤大勇利用的话对孩子的伤害很大的,但是做为一个律师、一个男人,他不可能对宝宝说你爸爸很坏之类的话——那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

    其次就是紫姗了,排在宝宝后面就因为紫姗是个成年人,而她很清楚凤大勇的为人;对于凤大勇一厢愿的想法,也就是会给紫姗添些麻烦,说到伤害江涛认为应该是不会有的。可是紫姗现在已经很忙很累了,要工作要照顾孩子,再应付凤大勇岂不是累上加累?因此他才点破凤大勇的心思,想让他死了这条心。

    绝对和他对紫姗的心思无关。

    步出电梯后江涛自管自的走掉了,根本不再理会凤大勇;之所以能保持风度的对待凤大勇,就因为他是宝宝的父亲,不然江涛肯定不会在人前那么给凤大勇留脸面的。

    凤大勇看着江涛走掉心里又闷又燥,看江涛也就是很不顺眼了;但是江涛是个律师眼下还有事需要人家帮忙,所以他还真得不想和江涛翻脸,才把火气压了又压的。如果沈家的钱还给他了,今天他说什么也不会只对江涛嚷两句就算完了。

    抬头看一眼紫姗家的窗口,那灯光都透着温暖让他想起了从前和紫姗在一起的子:回家就有气腾腾、美味可口的饭菜;是啊,他错得太离谱了,所以要把错误改过来,一家人团聚后要好好的对紫姗。

    紫姗和他复婚后也就不必这么辛苦了,至少他可以分担紫姗不少的工作而紫姗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孩子;怎么说两个孩子呢,让他母亲照顾看实在太累了。还是紫姗比较有经验且科学。

    至于紫姗的想法,他想只要宝宝开口了紫姗不会不答应的,只要宝宝肯开口让爸爸妈妈在一起;此时他忽然想起江涛的警告来,下意识的看向江涛消失的方向,然后“呸”了一声就大步向外走去:孩子当然是要亲爸亲妈了。还有比一个家对孩子更重要的吗?

    江涛。他不过就是看上了紫姗吧,应该不是看上了人是看上了紫姗的钱:现在紫姗也是总经理啊。生意做得很不错,虽然比不上他从前经营的工厂,但是比起很多人来收入已经太可观了。

    他要提醒紫姗不要被男人们给骗了。而且给宝宝找个后爹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啊;想着想着已经走出小区来。想了想还是打算走远一些再打车,免得再遇上买东西的江涛。他向北向走去,走着走着他停了下来,看着一辆黑色的车皱起眉头来。过去敲敲车窗:“哥们,有意思吗?”

    那车跟着他可是有一会儿了。他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企图,但是不能再让其这么跟下去。

    车窗摇下来凤大勇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林大律师?!”他后退两步生出很大的戒心来:“你想要做什么?你已经和李紫姗分手了。”

    林浩看着凤大勇眼底闪过厌恶,但还是和声说:“是,我和紫姗已经分手了。正好遇上你,要不要去喝两杯?”见凤大勇摇头拒绝他加了一句:“沈家的钱想要弄回来,只请个律师是不管用的,我有好法子,要不要听一听?”

    凤大勇迟疑着:“用不着你费心。”他对林浩是没有半点好感,因为离婚的时候林浩可是让他吃了苦头的。

    林浩笑了笑:“是吗?本来我是想和你谈谈柳家起诉你的事——你还不知道?柳云的母亲已经请了我做律师到法院告你,要你把柳云后事所有的花销都给她;同时,她也在考虑要不要报警,我听她说她的女儿的死和你有点关系?”

    凤大勇的心头一跳:“柳母要告我?她凭什么?”

    “要不要去喝两杯?”林浩看着他继续微笑:“在大街边上谈事不太方便吧,不管是沈家的事,还是柳云的事,你认为呢?”

    凤大勇最终还是上了林浩的车,不管是沈家的事还是柳云的事都是他极为在意的,他打得主意是听听再说;他可不想被林浩牵着鼻子走,也不会被林浩利用的,因为他很清楚林浩对紫姗的感:他和林浩可是敌呢。

    如果让林浩知道他现在正努力想和紫姗复婚,天知道林浩会做出什么事来;想到刚刚那个江涛,再看看林浩:他相信林浩铁定不会只是警告他而已。现在,他倒是有些相信江涛的话了——对于江涛所说的威胁他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对江涛真得不了解,否则他现在就会知道他最大的敌人不是林浩而是江涛了。

    凤大勇到家的时候是迷迷糊糊的,连他的母亲及妹妹对他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进去,倒在上就睡着了;到了第二天起的时候,头痛裂的他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和林浩一起去喝酒喝醉了。

    叫了两声却没有人应,他勉强爬起来出去自己倒杯水喝;推开房门看到的却是小梅和柳母坐在客厅里,而柳母一脸的泪水、小梅低头不语。他的母亲和儿子却没有看到,应该是躲进屋里了。

    凤大勇对柳母没有半点好感:“你来做什么,出去。”

    柳母看着凤大勇:“你真得这么狠心不管柳云,那怎么说都是你的妻子。”

    凤大勇不想再和她纠缠,倒完水喝了就回房:“小梅,让她滚出去。”

    柳母气呼呼的站起来:“怪不得柳云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你,就是知道你是个混蛋!”她手里抓着的正是柳云写给紫姗的信:“好,咱们法院见。”

    凤大勇看到自己的公文包就放在沙发上,也就知道柳母怎么发现的信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柳母的威胁:“告吧,你去告吧;今天你来找我就是因为林大律师不接你的案子吧?有本事你就去告吧,想要我一分钱是门都没有。”

    柳母气呼呼的站起来:“我不但要让你把安置柳云后事的钱拿出来,还要你把柳云的应得那一分钱财拿出来分给我!你们是夫妻,你的财产有一半是柳云的,而我是柳云的母亲,按着法律来说柳云留下来的遗产只要没有遗嘱我就能分一份的!”

    凤大勇一愣他还真得没有想到这一点,等到他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只听到柳母摔门的声音;他摇摇头回屋:“这事儿要好好的问问律师,该不会是她诈我吧?”他总感觉柳母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

    小梅叫住他:“哥,昨天有人送了花来,指名是给你的。”

    凤大勇很意外的抬头:“有人送我给我?谁?”他长这么大还真得没有收到花,送出去的花倒也不算少了——虽然只给紫姗买过一次花,可是他当初给柳云可是没有少买花。

    “紫姗嫂子。”小梅的声音有些轻,说完看了他一眼:“哥,你昨天是不是惹紫姗嫂子生气了?你又做了什么啊,就不能平平静静的过子嘛,不为旁的只为宝宝你也应该少招惹紫姗嫂子才对。”

    凤大勇已经笑了起来:“你说那么多做什么,你也喊紫姗嫂子嘛,不想她真做回你的嫂子?好了,花在哪里?”他就知道紫姗对他没有完全忘,虽然从前他是做错了,可是柳云一死他的错几乎可以算是抹掉了。

    小梅看看他指了指角上的花瓶:“那里。”顺着她的手指方向,凤大勇看到了一大束怒放的黄色玫瑰!花很艳,每一朵都在拼命的展示着自己的美丽,使得那个有些暗的角落因为它们都光亮起来。

    是玫瑰!凤大勇高兴极了,三步并作两步行到花前深深的嗅了嗅,不过玫瑰并没有什么香气,但他还是沉醉了:玫瑰唉,虽然他不懂多少花语,但是他知道玫瑰代表的意思就是“”;就算白玫瑰的花语有点特别,但那本意也是示

    他昨天送了一束白玫瑰过去,而紫姗嘴巴上不饶人却还是让花店送来了玫瑰,这是什么意思,啊,还用得着再猜吗?太明显了也很直接,实在让他心喜若狂;原本他以为要再追求紫姗要费很多的心思、要用很长的时间,却没有想到会手到擒来,一束花就搞定了。

    紫姗就是这样的实在,不像柳云那样要左哄右哄的,只要给紫姗一点点的关心她就会很满足;凤大勇忽然间有点志得意满,伸手抚了抚花朵,对小梅说:“想不到你嫂子真是个长的人啊。”

    满是感概,但是语气里透出来的喜悦小梅当然听得出来。小梅看着他的大哥皱了皱眉头:“你不知道黄玫瑰的花语吗?”

    凤大勇心很好,所以虽然对又有人问他花语的事有点不高兴,他还是笑着点头:“玫瑰嘛,我当然知道的,你大哥没有那么落伍跟不上潮流的;说起来玫瑰我也送得不少了,不过平常送得只是很常见的红色,像黄色这么明媚的还真是没有送过人。你嫂子的眼光总是很好,这花的颜色很漂亮,比起红色的来更好看,我更喜欢……再有10粉红票就又能加更了!(未完待续)RQ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