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章 发神经(粉红票30张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296章发神经(粉红票30张加更)

    沈杨虽然明白杨国英的话有道理,但是他还是有些迟疑,因为他的话说出来就会有人失业,说不定因此还会被起诉。但是他看到杨国英和沈志的目光,也知道不说是不行的,而且他不说沈志也能在公司查出来的。

    低下头他轻轻的说了一句:“是夏永刚。”说完他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也是我生气大吼让他们想办法的时候,夏永刚才被我着说出来的;当时也没有几个人反对,我想着如果能让紫姗澄清的话,我们也就不会有损失,再继续跟紫姗合作也不会对她有很大的影响,也算是完美的解决了事。”

    沈志的脸上闪过怒气:“都有哪几个人反对,是不是你叔伯辈的几个人?我说过什么,让你有什么事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就算你们只是开个电话会议,你也一样要尊重他们意见;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杨国英看向他:“你的手机呢,没有人给你打过电话?”

    沈志一愣然后有些羞愧的说:“我把手机都给了沈杨,这两天上只带着你的那个蓝水市的电话,为得就是等依依的消息……”他看看杨国英:“我说过让沈杨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的,我哪里想到那么大的事他居然也没有知会我一声儿。”

    杨国英没有再说此事,反正木已成舟说得再多又能有什么用呢?只能说她和沈志对儿子的教育很失败,只希望现在亡羊补牢不算晚:“夏永刚,刚做你助理没有几个月吧?你怎么如此信任他,而且助理的职责也不在出谋划策。”

    沈杨有些意外:“他来得时间不算长,我加入公司时间也不久啊,但是平常他做事还是很不错的,很有责任心;至于他的时间长短不算什么吧,他在我们集团工作岂会打破自己的饭碗。”

    沈志忍不住叹口气:“是我的错。现在我知道应该让沈杨从基层开始做起,最好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份,让他做个普通员工对他的成长才会有极大的帮助。”

    杨国英苦笑了一下:“时间来不及了。此事再说吧。倒是那个夏永刚让人查一查他的底细,看看是无心之过还是有心为之;如果是有心为之的话,他也不会是那个主谋之人,看看他和我们沈氏集团的哪个对头有关系。”

    “真以为我病倒了就有机可乘吗?”她喃喃的合上眼:“我还没有死呢。”

    沈志双手握起她的手来:“国英,你听我一句劝……”

    杨国英没有睁开眼睛:“不用劝我了。我已经想得很清楚;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就算是去做手术我也不会活下来,上天不会给我机会的。”她轻轻的叹气:“只希望,到时候能看到紫姗在我面前。”

    沈志和沈杨没有再说话,等到他们克制住悲伤的时候,发现杨国英已经在轮椅上睡着了;父子两人对视一眼由沈杨推着她向外走去,想送她回卧房休息。虽然是在屋里地面平滑,但杨国英也明显是累到了,途中居然不曾动一动睡得极沉。

    安置好杨国英后。沈志皱起眉头看向护工:“你怎么让你杨阿姨到书房外面去了,而且你还不在她的边,如果有个万一的话……”

    护工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肚子不太舒服要去洗手间,正好李家先生来了他说可以陪阿姨一会儿;您不也说过让李先生多劝劝阿姨嘛,看到阿姨不反对我就离开了,回来看不到阿姨正着急四处找呢。”

    沈杨回头:“李荣鹏来了?就只有他吗?”

    护工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李先生。”

    沈志叫了沈杨离开。让护工好好的照顾杨国英,离开卧室他才叹气:“你妈可能是被说动了吧,因为我们又改了主意。”

    沈杨看到李荣鹏过来迎上去,还没有开口李荣鹏已经说:“你们有客人来了,是林大律师,我就不多打扰了;我妈非要我陪着来,她有几句话要说……”话没有说完郝淑芬就急走过来:“你们倒底怎么想得啊,不能让我们荣琪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吧,她还要工作的。”

    沈志笑着安抚:“我们正要问问你的意思。要不要让荣琪到我们沈氏做个文秘?”妻子不答应可是他不想放弃,如果到了紧要的关头自然不能再由着妻子的子来。

    郝淑芬高兴起来,很直接的问:“一个月多少钱?”

    “试用期一千元吧,转正后再谈如何?”沈志想一个月时间应该足够了,至于荣琪以后的工作就要看她的能力如何了,可以的话他会真得留下她,如果不行的话他也只能直接说明让其走人。

    郝淑芬听了满心高兴:“那你们忙吧,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她当然是不想救杨国英的,但抵不住钱的惑啊;再说一只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得,可以给女儿以后衣食无忧的生活。而且还是极好的生活,她认为是很值的。

    沈志也没有留他们母子,让沈杨送他们出去,而他自己去客厅看看;他不太明白林浩来的意思,因为他和林浩从来没有什么来往、更没有什么要纠缠的地方。

    ****

    凤大勇虽然并不是很愿意把柳云的信送到紫姗的手中,但是柳云临终前已经很后悔,也说对不起紫姗,可能她想对紫姗亲口说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想如果让紫姗知道的话,可能紫姗心里也会舒服一点点?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把信送过去,并且也想到了如何补偿紫姗,今天又是周六正好一并都做了。推开屋门看到母亲和妹妹都在,他就开口说:“我去紫姗那里,如果柳家的老女人来了不要理她,别让她进门啊。”

    凤小梅打量了一下凤大勇:“你去陪宝宝玩儿,穿得这么、这么……,不太合适吧?还能玩儿吗?”她很不解的瞅着自己的哥哥,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怀里的孩子;虽然孩子的母亲不讨人喜,可是孩子无辜且现在他没了娘也很可怜,因此小梅对他还真是怜了几分,不像从前只认宝宝是她的侄女。

    凤大勇干咳两声:“能玩的。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你和妈中午自己弄饭吃,还是我让楼下的饭店送菜上来?”

    凤母摆手:“我们自己弄吧,你快去吧;好好陪陪孩子,对紫姗说话客气些,唉。”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你爸那里不太好,我想明天我们去看看他,你看怎么样?”

    凤大勇头也没有回:“你们去吧,明天我有事不能载你们过去;等我忙完会自己过去,你们不用等我了。”他说完就打开门出去了,而凤小梅和凤母对视一眼都面露无奈,知道凤大勇依然没有原谅凤跃进,不肯去医院。

    到了紫姗的楼下凤大勇才狠狠的吐出一口气,把父亲的事丢到脑后;说不怨恨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父亲的偏心支持着弟弟胡闹,他现在会如此惨吗?弄得公司与工厂都没有了,不然柳云也不会再去找男人。

    至少他记得给他父亲交钱,而他的姐姐和弟弟呢?倒是隔三差五就去医院瞧瞧,但是说到钱是一分也不出。凤大勇想自己也算是尽孝了吧,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父亲的。

    按了门铃后凤大勇还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看到门打开后他摆出笑脸来,自后把huā拿出来:“紫姗,送你的。”

    紫姗皱皱眉看看huā再看看凤大勇:“如果你发烧了就回家去休息不要来看孩子,免得把孩子传染上。”说到huā,她还真得没有收到凤大勇几次huā,虽然他们相恋到离婚有十几年的时间;好像就有那么一次吧,某年的人节晚上遇到某家店大处理玫瑰huā,凤大勇用五元钱买了一捧,但是在他们进超市的时候放到了服务台上,走的时候紫姗却忘了拿。

    现在她眼前的这束huā可比起当年的huā来艳太多太多了,而且还有漂亮的纸包装;当年那束huā可是半死不活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包装。但,她已经不是当年的紫姗,已经不会因为一束huā而雀跃。

    还有眼前的huā再漂亮,在紫姗的眼中也远不比上当年那束处理的huā。至于凤大勇为什么要送huā,紫姗想到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凤大勇在发神经。

    凤大勇有些讪讪的:“路过huā店看到huā很漂亮,想起你喜欢白玫瑰便买了一些……”

    紫姗白了他一眼还是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神经。”然后侧开子让凤大勇进来,看到他还把huā举着等自己接,忍不住再翻个白眼把huā接过来,不过在关门后直接丢进了门旁的垃圾筒里。

    凤大勇的脸色有些尴尬,抱起女儿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尤其是看到江涛和乜静等人都在;乜静和楚香看到huā脸上都闪过怒色,但是因为宝宝在都把火气压了下来。

    江涛看看他,把宝宝接过来递给楚香看她们走到厨房,才低声对凤大勇说:“你知道白玫瑰的huā语是什么吗?”凤大勇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玫瑰就是玫瑰喽,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很多的讲究?!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