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章 钱重还是命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285章钱重还是命重

    柳母没有心搭理江涛,而且在她的眼中江涛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的那个,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如果现在让她看到是乜静、甚至是胖子,就算没有功夫浪费口舌,她也会狠狠的瞪一眼过去。

    本来打算拿江涛当空气的,可是江涛显然没有被人当成空气的自觉,开口就把柳母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看到柳母不再喊柳父了,江涛笑吟吟的:“我们也算是认识吧,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嗯,我是律师,对于离婚案子还是有经验的,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还可以介绍其它的律师给你。”

    柳母转过头来看向江涛,因为转得太快太猛差点扭到脖子,嗯,可能已经扭到了,因为脖梗有些痛:“原来是你挑拨的——这两天我家老头子出来偷摸见得人就是你吧?你就做这种缺德事儿,也不怕以后生儿子不长眼儿!李紫姗呢,她敢做不敢当吗,滚出来见我;李紫姗,你以为你不出来我就不知道这事儿是你指使的。”

    她叫嚣着,跳着脚,四处张望着的寻找紫姗;就在这么一霎间,她就把女儿的受伤,自己被丈夫训斥、威胁要离婚的事全扣到了紫姗的头上:新仇旧恨啊,她恨不得能马上抓住紫姗抽她两个嘴巴子。

    江涛淡淡一笑:“紫姗怎么会知道你们母女俩做过的好事儿,真是笨的可以;但是我不一样,你们做得事我可以查得一清二楚。没有什么能瞒得过我去。紫姗心慈手软可是我的心肠很硬,离婚只是对你小小的教训,你再敢对紫姗动一点歪脑筋,你就知道离婚真得只是小事儿,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事儿。”

    柳母看着江涛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心里就有点发冷:“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以为说两句话我就会怕你?老娘不是吓大的。胆子比你想得大。再说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敢拿我怎么样?”

    江涛听完她的话笑得更为亲切,微微露出的牙齿洁白的在阳光下反着光线。闪得柳母眼睛眯了眯:“我是律师,还需要我再提醒你嘛,我当然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而且我比你更清楚什么事是不能做得;喏,比如说你和柳老伯离婚的事,这就是可以做得。懂了吗?”

    柳母盯着江涛:“你不要得意,以为我家老头子会被你骗吗?他只是一句气话罢了。还有,不要以为有你出头,我就不知道此事和李紫姗有关……”

    “紫姗怎么可能在这里?我说过不关她的事就不关她的事,你可以想一想这事像不像紫姗做出来得,你很清楚紫姗的子;一切全是我做得,包括让凤大勇知道柳云和那个司机的好事儿。”江涛慢悠悠的说着话:“还有,你好像做过出纳吧。算一算到现在了也有十几年了吧,嗯,有些帐目有些问题呢。”

    他看向了医院的大门那里,柳父已经走得不见了影:“你虽然只做了一年多一点儿,可是你恐怕不知道吧。一般的帐目也要保存十五年呢;而现金帐则要保存二十五年——你的那点事想要查清楚很简单的,我现在就有证据。”

    见柳母张大了嘴巴,江涛微笑:“你说,这些是紫姗能做得出来得,还是紫姗能想得呢?我说过了,这些和紫姗无关就是无关。为什么要骗你呢。我这么做得原因就是想要你知道,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紫姗,无论是谁都不行。”

    “最后再提醒你一句,我很清楚什么事不能做,自然也很清楚什么事能做了;”他说完转向外走去,走得不急也不慢:“说真得,离婚真得只是小儿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很希望可以有再让你进一步了解我的决心的机会。”

    说完他走下了台阶回头看向台阶上的柳母又笑了笑:“我很希望可以让你知道,我倒底知道你们做过的肮脏事有多少,只要你肯给我机会。至于柳老伯为什么非要离婚,嗯,并不单单是因为眼下,我想你懂得是不是?十几年前你现金帐上的猫腻我都知道了——你不会认为我只是查了查你十几前的那点帐本吧?”

    柳母的眼中已经出现了惊恐,看着台阶下的江涛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她没有想到她认为已经成为永远的秘密之事,会在这个年轻人嘴巴里那么轻松的吐出来。最让她胆寒的就是江涛的最后一句话,她不敢相信可是却没有半点勇气开口反驳或是质疑。

    江涛对着她点点头:“我只是不小心在和柳老伯说话的时候说漏了,嗯,还不小心把公文包忘记带了,正巧里面有一点当年的……;你好自为之吧。”他这次转过去没有再回头,相信柳母是不敢再有任何的小动作了。

    倒不是他不想把柳母弄进牢里去好好的再教育,只是他的能力有限,如果做到那一步的话,他需要找的人很多、而需要做得事更多:并不是知道一点儿柳母当年贪污挪用的事就能让她服刑的。

    就像他所说得,他知道什么事是能做得,而什么事是不能做得;现在所做得已经足够吓破了柳母的胆,他认为这样就很好。

    柳母的后背已经全是冷汗了,看着渐行渐远的江涛,她心里只有惧//最快文字更新www.shumilou.com无弹窗无广告//意:李紫姗边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人!可是为什么她一直没有注意到此人呢,从前她一直以为林浩才是最可怕的,现在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现在她真得知道事和紫姗无关,因为李紫姗真得不是这样的人。

    柳母站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不过柳父当然是找不到了,再想起手术室中的女儿,她最终还是转过去:柳父所说的离婚一事,她原本还真得没有太放在心上,认为他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是现在她知道柳父不是在说着玩儿,可是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挽回。

    如果柳父真得知道了,柳母的眼皮一跳脚步有些踉跄,差点在光滑如镜的平地上摔倒:她怎么能够开口,怎么能向柳父说她不想离婚?她真得无脸说,虽然她真得真得不想离婚。

    这个婚,难道真得离定了吗?想到那个可怕的年轻人,柳母的心缩了缩,记得起了他开始所说得那句话“这是个小小的教训”。从来没有后悔过纵容女儿的她,第一次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阻止柳云和凤大勇在一起。

    凤大勇也被柳父要离婚的话震惊了那么一小下,不过他认为柳父的决定实在太对了;他想到柳云,再想想柳母和柳父的现在,他更是下定决定不会和柳云过下去:看到柳母就看到了柳云将来的样子,他可不想自己一辈子毁在这么一个女人的手上。

    柳母很快回来了,可是不等她开口凤大勇就恶狠狠的问道:“是个是那个/夫给你打的电话?”

    凤大勇也很纳闷啊,他没有给柳家打电话,而紫姗他们不可能多此一举,可是柳家的人来得如此及时,能给他们通风报信的人只有一个了:就是那个逃走的司机男。

    柳母本来精神就有些恍惚,被凤大勇一喝她吓得不轻:“什么……”可是看到凤大勇恶狠狠的目光,想到自己只是孤一人丈夫根本不在边,她还是没有再说下去;可是被凤大勇这样瞪着她心里也不舒服,原本心头就很不是滋味的她烦燥起来:“你还没有给我说小云为什么会受伤进手术室呢?”

    凤大勇冷笑:“你都来了,你那个心目中的好女婿还能不告诉你?还有,你给我闭上嘴巴,不要用那张嘴脸对着我,不然我一个忍不住不客气你可不要后悔——你女儿做了什么你最清楚,现在我不找你们算帐你还敢向我大呼小叫?滚一边去。”

    柳母的火气拱了上来却不得不压下去,看一眼手术室坐到旁边去,可是心里除了挂着女儿外就是挂着柳父了,想打电话过去却又不敢。

    凤大勇却是怎么看她都不顺眼,而且是越看她越有气,不时的就拿话刺她两句;而柳母虽然平常泼妇,可是很能认清形势,居然在凤大勇的冷嘲讽下一句话也不回。

    终于手术室的灯亮了,医生们出来后看到凤大勇轻轻的点头:“大人和孩子都保住了,可是况不太好;如果再有个万一的话……,总之你们不要刺激她,让她能好好的休养,如果度过危险期就会母子平安了。”

    柳母听到女儿的况不乐观本就没有好心,再听到“母子平安”几个字下意识的看一眼凤大勇,却正好迎上凤大勇满是怒火的眼神,她连忙对医生说了几声“谢谢”就去看柳云了。

    凤大勇却是看也没有看柳云,转就走了;走了没有几步他又冲到柳母边:“钱。”

    柳母抬头:“什么钱?”

    “你女儿住院的钱,保那个该死的野种的钱!难不成你还想让老子付钱吗?!”凤大勇吼起来,喷了柳母一脸的口水。

    柳云在病上本来是半昏半醒的,被凤大勇一声吼得清醒了不少:“那个……”她努力想睁开眼睛,可是没有睁开又因为凤大勇和柳母的争吵而着急,再次晕了过去。

    医生说过了,不要刺激她,可惜的是凤大勇不在乎她的生死,而柳母居然一听要钱就寸步不让,完全把医生的话抛到了脑后:算不算是柳云的可悲呢?但是她向来也是一切向钱看得。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