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章 这就是强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262章这就是强迫

    沈博抚着脸呆呆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对于屋里没有一个自己人的事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完全没有了平常气势十足的公子哥模样;看来他也知道,没有了他那班“兄弟”他一个人是收拾不了紫姗这些人的,也明白紫姗几个根本不怕他后的所谓沈家。

    对于警/察要来的事他还没有去想,现在满脑子想得就是紫姗的话:他的兄弟呢?那些天天拍着膛对他说,就算是命不要也不会让旁人伤他一根汗毛的兄弟呢?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全都跑了,这还算是兄弟吗?这也算是讲义气?他有些茫然了,近几年的生活忽然在他面前褪去了那些五彩斑斓,露出原本灰暗的面目。

    难不成他这些年都被人骗了?沈博很难相信,他也不愿相信,因为如果当真如此他的人生就失去了意义与目标:他原以为他和他的兄弟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不论发生什么事,那些人也不会离开他;他是坚信这一点,甚至为了他们不惜和父母大吵大闹,以生命相胁。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那些对他信誓旦旦的兄弟们都已经跑得没有影了,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他就是再不愿意相信,也无法反驳事实;所以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任脑子里乱哄哄的,不回应紫姗的话、也不对江涛大叫着算帐了。

    当然从前无人敢对沈大少动手的,不过现在这个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

    紫姗看到江涛怒气未消,放开楚香和乜静拉了江涛到一旁轻声说:“就是一个孩子,自以为自己做事都是对得。听不进任何规劝的孩子而已;他没有对我如何,除了说几句狠话外连我的头发都没碰一根——坏是坏的,但真得是坏的有限。”回头看一眼还在发呆的沈博,她想到了李荣轩:“比起李荣轩来,他真得能算上可了。”

    江涛看看沈博忽然笑了笑,看着紫姗道:“怎么,有了菩萨心肠?”他的心还没有完全的舒展开,但是看到紫姗现在的神色,他还是很高兴的;紫姗边的“亲人”们实在让人心寒。他一直担心紫姗对血缘会看得极淡,淡到没有,还好并没有。

    至少紫姗并没有带着有色眼镜看沈博。当然,江涛还是很生沈博的气,他想了想:“做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不赞同你帮他隐下来;我真得不想看到第二个李荣轩。”

    紫姗歪了歪头:“我还没有想到那么远,你这一说我还真得有点为难——直得要把他交给警察吗?”她回头看一眼沈博:“我听他的话,好像是有人误导了他,让他以为是我把沈依依藏了起来。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如此坚信我知道沈依依在哪,甚至不惜把我掳走了。”

    江涛听到后微愣。然后马上道:“我去问问他,这个很重要的。”沈博并不是真正的危险,也不能形成真正的威胁,真正危险的是那个让沈博相信紫姗捉了沈依依的人;而江涛怀疑。那个人就是给沈依依出谋划策的人。

    紫姗看着江涛向沈博走过去,回头看楚香和乜静握住自己的手:“谢谢你们。”不止是谢谢她们的关心,更是要谢谢她们带给她的温暖,使她远离了孤独,让她生出生活下去的勇气;如果没有乜静两个人在的话,她独自一人的奋斗不只是苦。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一点也不相信的存在。那她如何能教得好宝宝?

    乜静和楚香让她相信了友,从而让她对世上的感还不是那么的绝望,才有了今天的她;说实话,紫姗可不想变得愤世嫉俗。

    楚香抱住她:“你吓死我了,我当时手脚就凉了,电话听筒都掉到地上;紫姗,紫姗,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不为了旁人为了我们母子你也不能有任何的危险。不行,以后进来出去的一定要有人陪着你才成。”

    紫姗笑了:“哪就到那个地步了。”

    乜静的眼圈也是通红的。听到她的话打了她几下:“你倒是心宽,知道不知道我们心都要吓出来了;这个该死的沈博。说什么也不能饶了他。”

    紫姗看看和江涛说话的沈博,现在他的样子就好像是死了半个的人一样,很乖很老实的回答着江涛的问题,没有了趾高气扬,也没有平里的神气活现;她回过头来,还真得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交给警/察:倒底,他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她。

    包厢的门再次打开,并不是饭店里的经理或是服务生,而是沈志和杨国英。

    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到过杨国英了,猛然间紫姗都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来:杨国英瘦了一大圈,保养得宜的脸上现在全是皱纹不说,皮肤也松松垮垮的;最主要的是她整个人没有了精气神,完全不像原本的杨国英了。

    准确来说,现在的杨国英更像是一个活死人。紫姗没有想到杨国英会变成这个样子,在她的心中一直以为杨国英是那种坚硬如铁的女人,就算是天塌下来她也不会皱眉头的,至于沈依依做得事,她应该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当回事才对;现在看来她还真得想错了,杨国英不管如何依然是有血有的人。

    怜悯?不,这种绪紫姗不是没有,但是对杨国英她是生不出一丝丝来得;杨国英所做得一切让紫姗的心何止是冷?所以她认出杨国英来后,也只是微微有些吃惊,然后也就移开了眼睛。

    沈志看了一眼沈博,先和紫姗打招呼:“看到你没有受伤我就放心多了,此事是小博不对,我做为父亲……”他长吸一口气推开了沈杨:“我没有事儿。紫姗,现在我知道我说什么也晚了,说什么也不弥补你受到的惊吓与伤害;但是做为一个失败的父亲,我还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他说完弯了弯腰,很郑重的道了歉。

    乜静的眉毛却几乎要竖起来:“你以为你道个歉就可以把沈博领走吗?就能抹煞掉他对紫姗的所为吗?你们再有钱又怎么样,我们再穷也同样是人,和你们一样的人,命也是一样的,安全也是一样的……”

    沈志对乜静点点头:“对不起,容我打断一下。我来只是知道了沈博所为,原来沈依依行事就很过份,但是当时我很忙,加上她所做得事至少没有明目张胆的违法,我便只让沈杨来看着她。现在……,唉,养不教父之过,不管是沈依依还是沈博都对不住紫姗,让紫姗受了委屈,我这个做父亲如果还只是一味的护短,这个儿子不如不生的好。”

    “我只是想能把他亲自交给警察,”他看着紫姗:“做为一个父亲来说,面对儿子做下的错事我真得无脸多说什么,只是想请求你们许我亲自把他交给警察。”说到这里他偏过脸去,再也说不下去了。

    乜静和楚香对视一眼,还真得不好对沈志再说什么;如果人家只是来诚恳的道歉,她们还真得不好意思得理不饶人。

    紫姗看着沈志:“沈依依的失踪与我无关。”

    沈志点头:“我知道,我们从来没有那么认为过;报警也只是出于做父母的担心,就是再生气那也是骨,我、我……,总之,对不起了,紫姗。”一对儿女造得孽,让一辈子在人前都是抬着头的沈志,不住的一次又一次对紫姗等人低下头;他不得不如此做,并不是为了他的名声,而是为了他的儿女。

    紫姗点点头:“我们已经报了警,还请见谅;”说到这里她看一眼沈博:“他并没有伤害我,我想您如果有时间应该和他好好谈谈,并好好的相处。”对于沈博真得让紫姗生出一种恨不出来的感觉,才会对沈志多说两句。

    最后她抿了抿嘴唇:“对不起,关于之滋味的事……”现在事大白,面对沈志的时候她想真得应该道个歉。

    沈声摆了摆手:“给依依一个教训没有什么不好,而且我很欣赏你的做为。”

    杨国(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英一直在看着紫姗,可是紫姗的目光只落在沈志和沈杨的上,始终也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她终于等不得上前两步:“小姗。”

    紫姗转过了去:“江律师,我们要不要等警/察来?”其实那意思再明白不过,她不想和杨国英说话。

    江涛刚要开口,就看到杨国英跪了下来,把他吓了一跳的同时连忙避开,同时也拉开了紫姗:怎么说杨国英都是紫姗的生母,这一跪自骨子里来说,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住。

    紫姗看到杨国英跪下,先是一呆如果不是江涛急忙拉她一把,她最先的反应不是躲开而是感到好笑:有多少人对她跪过了,郝淑芬、林浩等等,这些人只要做错了事,或是想要她的帮助、或是想要她的原谅,在她面前一跪就要抹煞了那些过去!

    从前她们有错的时候,也都是问也不问她一句话,就凭着她们的喜怒哀乐对她任妄为,强迫她不得不接受她们的安排与不公;现在她们还要强迫她,还是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强迫——跪,嘿,这对国人来说还真是有着特别不同的意义;但是,她真得不想再被人跪,因为她真得不想再被任何人所强迫。(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