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章 福祸无门(粉红票90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林浩走了,他三步一回头的走了;可是他第一次回头看到的是紫姗和江涛肩并肩走向楼门的影,再回头看到的只有空的楼门,然后不管他回多少次头看到的也只有紫姗家窗户。他没有看到紫姗对他的凝视,没有看到紫姗伫立在风中目送他离开,更让他痛到心底、怒到恨不得杀人的是:他直到走出小区都不曾看到江涛离开。

    看不到江涛走出那道楼门,可是等了足有一个小时,他也没有看到江涛的车离开!林浩感到自己的心碎了,粉碎了一地。紫姗居然如此的绝,江涛居然如此的无耻,这两个人却曾经都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除了这些之外,他心中一直燃烧的熊熊之火就是他被江涛打了,可是他却在警/察面前维护了江涛,还被江涛以他打了自己的真相为要胁答应永远不再见紫姗——就算还为了其它的某些原因,可是最为直接的威胁就是江涛的“自首”。

    有多么的窝囊?他狠狠的给了自己两记耳光,打得自己不知道是嘴角还是嘴巴里什么地方破了,流出了血丝来:他真得好恨好恨、也好恼好恼。他居然被人如此迫,居然就此离开自己心的人,他仰天大叫起来。

    行人道上不多的几个人都被他吓到了,不管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都远远的避开了他;他很清楚这些人把他当成了疯子,可是他不大叫几声说不定真得会成为疯子。那个江涛,那个一直不曾认真工作过的江涛,让他丢了多大的人?让他的人生有了多大的污点?不,他林浩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还是败在一个他从没有放在眼中的律师手中。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江涛的车停了下来。

    看到江涛林浩真得是双眼都红了:“你等着,江涛。我明天就让你连律师也做不成!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江涛看着他皱了皱眉头:“律师公会不是你开得。我没有错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林浩,不然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有什么话都说开了,你不要再胡闹下去。对紫姗对你都是好事儿。有些事不可能回头的,但是你还可以和紫姗做朋友啊。”

    “滚。”林浩却不想听江涛废话:“我会让看看我的本事。”他拿出电话来打给自己的助理:“明天给我约律师公会的张大律师。”放下电话他看着江涛狞笑:“他欠我个人呢。我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让你做不成律师。”

    “一个小三生下的儿子,没有了工作、在律师圈里声名狼藉之后,我看你还能不能得到紫姗的心!”林浩盯着江涛:“我会让你后悔的。你很快就会知道抢了我的女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江涛看着他:“你要败坏我的名声?”

    “哈。用得着我败坏吗?你就是一个小三的儿子,这件事是事实啊,你抢兄弟的女人,这也是事实啊。”林浩看着他:“你还太嫩了,以为在紫姗面前迫我就能赢了?我告诉你什么才叫做赢,嘿嘿。”

    江涛叹气:“看在多年交份儿上。我再说一次我和紫姗还是朋友,现在紫姗心伤未愈怎么可能再交男朋友?就算她能好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男人了——林浩,你应该后悔,你应该愧疚的。我打你是我不对,可是我真得应该打得再狠些才能打醒你。”

    林浩哪里肯听他的话:“害怕了?现在你就是跪下求饶也不管用了,江涛,你完了;我说你完了你就完了,你的律师执照很快就会被收回,你马上就会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只能回去向你家老子摇尾乞怜讨口饭吃。”

    “或者你让我看看你的硬骨头,就是饿死也不回去,哈哈。”他狠狠的吐了一口水在江涛的车上:“你要付出代价。”

    江涛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好吧,你要如何随便你。我看你很生气很难过吧,因为我打了你可是你还要对警/察说没有——你真得不想喝点酒?行,行,我不说了,我走。”他说完开车滑进了车道,喃喃的道:“是福是祸全在你自己,林浩。”

    林浩见过江涛后口更难受,烦燥的扯开了衣服,抬头就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家便利店,想到江涛提到的酒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然后他找到了让他解脱的东西。

    拿着一瓶打开的酒,一边走一边喝,林浩再次大吼大叫起来;在这样的发泄中,感觉好受了不少,所以更加大口的喝酒,更加大声的咒骂:后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骂些什么,直到他看到有辆车停在路边。

    他看着那辆车忽然暴怒起来,冲过去举起手中的酒瓶就砸了下去,车上的人没有防备可是手不错,并没有让他得逞;可是他却对阻止他的人拳打脚踢起来,不停的喝骂:“你们全是笨蛋,全是笨蛋,居然给江涛那个卑鄙的人做帮手,你们知道不知道他在利用你们!”

    张红看着烂醉的林浩,头痛的和同事把他架进车里:“林浩,你再这样我们要告你袭警了。”可是这样的话根本不起作用,林浩就是不停的挣扎,拼了命的扭动,居然让他挣开一把就抓向了张红的脸。

    如果张红不是闪避的及时,脸肯定被林浩抓伤了;张红的同事无奈,只能取出手銙来给他带上,费尽力气才把他塞进车里;回头看向张红,同事关心的问:“没有事儿吧?”

    “没事,回去吧。”张红叹气,今天晚上真得和林大律师有缘份啊,刚回去还没有把车停稳就接到了报警,赶过来没有想到所谓的喝醉了的疯子就是林浩。一个醉鬼你想和他说道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一切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

    林浩第二天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在警/察局里:做梦也没有料到,昨天晚上他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最终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被带到警/察局,还过了一整夜。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他心头又冒起火气来,要知道他才~~书书网www.vsexs.Net-更新首发~~受害者啊,他被人打了。

    可是打人的那个警/察却没有捉来,反而把他捉来呆了一个晚上!他堂堂的林大律师无缘无故的被捉到警/察局来——铁定是有人在使坏啊,很有可能就是江涛;嗯,当然也有可能是紫姗,但,应该不会是紫姗吧?

    林浩的神色变化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他倒底想到了什么,直到有警/察走过看到他睡醒了:“醒了?没有事儿了吧,以后少喝点,如果你伤到人或是伤到自己都不好是不是?而且就算伤不到人,吓到人也不好啊。”

    “谁昨天晚上把我带来的,我要投诉他!”林浩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嚷了起来;当真以为他是落了毛的凤凰了,想抓就抓,今天他就要让人知道他林浩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警/察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好声好气的说:“还没有醒酒,还是酒后风啊;行了,你如果醒过酒来了就走吧,以后少喝点;如果没有醒过酒来,或是头疼你就再躺一会儿——我们打了早饭来,给,这是你的。”

    林浩看也没有看早饭,还是嚷着要见领导,非要投诉昨天晚上带他来的警/察不可;他大闹起来出口伤人,警/察气得离开去找张红了:就没有见过这种人,还想说他几句,让他以后注意点、收敛点,不想他比谁的脾气都大。

    张红来了之后,林浩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气更大了:“我就知道,我刚刚就猜一定是你把我弄来的;说,是江涛给了你好处、还是李紫姗给了你好处?!”他的两只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来,唾沫星子四处飞让张红不得不后退几步。

    “林大律师,你醒酒没有?醒了就回去吧,或者说你有什么事要说现在说也可以。”张红还是公事公办,并没有把昨天晚上林浩又是要砸车、又是要伤她的事当成一回事儿,喝醉了嘛——看得出来昨天晚上的事有猫腻,她不想办事就那么一刀切,所以才没有对林浩提出什么控诉。

    可是林浩完全不领,指着张红就骂了起来,最终把张红得只能把他领到自己队长那里;不过最后的结果却不是林大律师想到的:他被控有袭警,限制了离开蓝水市的〖自〗由,要等待进一步调查。

    这是警车也没有事儿、张红也没有伤,不然他林大律师今天都不可能离开警/察局。他茫然的走出来,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后来听到行人的谈话才想起来,今天是他应该去上班的子。

    急急的拦下出租车赶到事务所,却已经迟到了;不过林大律师在事务所的声望很高,倒也没有什么人和他记较,只是他到中午时给律师公会的张大律师打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林浩只能让助理记得下午再联系,因为晚上这顿饭对他来说很重要——他不要再在事务看到江涛,而且也不会再让江涛在律师圈子里呆下去,就是要让江涛走投无路!但他没有等到张大律师的回答,事务所就接到了林浩被控袭警的通知:林浩的工作当然只能停下来,他在能证实清白之前不能再工作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